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乎。是革命》:因為我們都愛香港

2015/5/28 — 20:45

圖片來源:Una So

圖片來源:Una So

約了江瓊珠和郭達俊在政總「門常開」廊下、鋪著木地板的咖啡店。原先希望能拍些與題材有關的照片,但最後被婉拒了,不過訪問繼續在這裡進行,畢竟不久以前,許多的故事和血淚,都在這地方上演。悶熱的華南黃梅天,雨後仍不見陰涼,即使站著不動,汗水還是不住滴下。江瓊珠與筆者都早到了,她到露天座位坐下,先處理一些事務,邊說著電話,邊用印花手帕抹汗。

製作人江瓊珠和郭達俊由佔中籌備階段開始,緊貼事件拍攝,追訪不同身份年齡的七個主軸人物:啓導和平佔中的戴耀庭;「保衛香港自由聯盟成員」何芝君、黎則奮和韓連山;長毛梁國雄;本土行動的朱凱迪;以及學民思潮的周庭。商討日、非暴力抗爭演練、十八區毅行、622全民投票、以至7月2日遮打道靜坐511人被捕等等,一連串訪問,記錄了前雨傘的狀況:有一班人在香港的政制困局中,嘗試以非暴力手法爭取生而為人應有的普選,把「公民抗命」這概念,以近兩年時間,慢慢在市民的詞彙和心中植根萌芽。

而去年9月28日前後發生的事情,已成了香港人爭取民主不能磨滅的重要註腳,亦是兩位製作人的預料之外。他們帶著一部SonyAX2000攝錄機和腳架,在130多天內,穿梭記錄佔領區的人與事、感受和反思,最後剪輯成了片長三小時的紀錄片《幾乎。是革命》。

廣告

江瓊珠是首先想到英文名字《Almost a revolution》,想不到首映前數天,才發現這亦是一本關於89民運的英文書書名。「好早時本來係諗『Approaching』, 諗諗下又覺得『幾乎係』啦、『唔係真係』啦、又『接近係』啦,個感覺係咁樣。」

拍檔郭達俊則認為,雨傘運動有很多面向跟以往不同,包括價值和運動方向,故此所謂「Revolution」,說的未必是政制或政治上的革命,而是要整體來看。約三百多人出席首次公開放映,他在映後分享時說:「當然『Almost』,大家都知道點解啦。」說完後,全場靜了數秒,大家都似無奈地,輕笑。

廣告



想像與現實局限

映後討論時,有十多名觀眾舉手發言。除了感謝製作人的努力之外,不約而同都提及希望在片中看見的片段--主要是關乎佔領時發生的衝擊和警察暴力的震憾血腥鏡頭;學聯升級的轉折;或佔領區中人與人之間的溫馨場面等。

出席者大多曾參與雨傘運動,筆者當時感到,大家都似渴望這部紀錄片,能完整地記下他們在雨傘運動時的經歷和感受;當他們的自身經歷沒有被呈現或篇幅不多時,於是感到有些失望。可能《幾乎。是革命》的片名是這般宏大,人人都希望它能成為對香港最重要公民覺醒運動的一個全紀錄。

「 可能佢地肉緊囉:愛之深、責之切吧。」率直的江瓊珠說。「我覺得正常,每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嘅雨傘運動。我地係有局限,真係一部機、兩個人,就係咁啦!」

二人組要拍波瀾壯闊的三區佔領運動,人力資源不夠,忙得頭暈轉向,亦唯有咬實牙根盡力而為,並以經驗搭夠。他們早於佔中籌備時開始拍攝,很多事件在周末發生,至少能配合他們的局限。後來部份場面,如以航拍獅子山上掛的「我要真普選」直幡,則要外借。「我比較接納我地自己嘅局限。我覺我地用到幾多、拍到幾多,就用嗰啲footage(片段)去講故事。紀錄片都係咁,唔係話全部要好大場面、包含好多角度。」

映後談亦有人指,片中年輕人聲音不多,甚至質疑在社區放映時,會帶出怎樣的討論。對此,江瓊珠回答:「我不大同意睇唔到年輕一代。後期多次嘅衝擊、佔領,拍的全部都係我地唔識、喺現場嘅年輕人,唔同思維、唔同想法嘅年輕一代,呈現到向比我地聽佢諗緊咩。」她說。「我覺得其實係啲side characters好好睇,好睇過嗰七個主角。」

達俊則認為,雨傘運動各個層面都十分豐富,有許多元素都可以拍,「但若你要我地做一條片、包含(所有元素),或者(要滿足)參加過運動的人之期望,對我們來說是太沉重了。」兩位製作人都認為, 有其他不同類型角度、關於雨傘運動的製作出現,《幾乎。是革命》只不是這個龐大公共記憶庫中的其中一部份。

江瓊珠(右)及郭達俊(左)於《幾乎。是革命》映後分享會(攝:Una So)

江瓊珠(右)及郭達俊(左)於《幾乎。是革命》映後分享會(攝:Una So)

路線之爭 

由學聯、學民思潮領導的79天佔領,在過往社運中並不明顯的路線之爭,逐漸浮現。這部紀錄片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立體地呈現了運動內部矛盾及路線分岐的辯論。片中觸及長毛初期質疑戴耀庭,為何要樣樣跟計劃做足; 又有人對商討日成效有疑問。

映後談有觀眾指,呈現這些矛盾的來龍去脈,若再次爆發大型運動,或能有助理順各派張力。

「其實一路都有,唔係話佔領之後。佔領當日已有人話,大家企晒喺度拍掌、等差人拉晒啲學生去,咁又得咩野呢?之後又有啲話要上大台講野,話點解你地唔做第二啲野?點解要跟程序去做?」江瓊珠說。「嗰陣時,alternative(另類) 意見已不斷在蘊讓。」

鏡頭下,主張行動升級的勇武派一連多晚在夏愨村,揚言要拆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台,不同觀點的群眾在雨傘廣場爭論至清晨。江瓊珠認為,不同派系被形勢所迫而演化出來,出現路線分岐是十分自然的事。

「你會睇到啲emerging(冒起)嗰班、所謂勇武本土,除左喺網上之外,你只有喺現場度講,喺度傾仲透明添。」她說。「有些人覺得不服氣,來參與運動,但竟然不能伸張他們的政治意識,就隨著形勢發展去表述自己...有人覺得:點解你地攞晒光環,我地就來打生打死?我是明白和諒解的。」她認為,即使學聯在激烈的討論中會被質疑,她反而覺得,讓參與者知道得更多是好事。

「我覺得係種政治能量來?,好難得有人咁關注自己香港將來嘅命運,佢肯咁樣喺度係因為肉緊,唔係都返去打機啦!」她說。「點解佢地咁鐘意政治?唔係真係天生?嘛,係成個社會形勢迫到...或者係同輩、周圍氣氛影嚮,咁都係佢地嘅選擇。我覺得係好?。」

她指,片中亦呈現了在運動中、在各方協商交手,政治考慮充斥各層面。「成條片係非常政治,包括你地以為係同路人嘅人,都喺政治裡面去互相較量。就算所謂同路人都有意見分岐,但係正常?嘛,政治就係會有意見分岐。」

Be water

對於近日有創作單位如學舌鳥和香蕉奶遭網民炮轟,被指責為「抽水」、「左膠」,資深製作人郭達俊坦言,有心創作的人不會太介懷這些反對聲音,而評論是否有基礎或觀點,相信大家都會看見,作品出台,就必會招來評論,創作人無必多作解說。「作品出左來之後,一定會有人評價、評論。」他說。「有啲人覺得要做啲野、拍啲野,through一個作品去講啲野,佢覺得要做就做,唔會受到依家網上好多人,一出來就比人罵「抽水」、「做咩做呢啲野」而限制,呢啲講法一路都有?啦。」

以於創作空間會否收窄,江瓊珠認為是以後的事,眼前可以做、要做的事多得很,實行「做左先算」。「我諗唔洗睇得太遠,見步行步,有得做、就做左先...到時有咩壓制拑制,又會有另外一個運動,所以我覺得all right。」她笑著說, 突然拋出李小龍的金句:「有咩做、做左先,Be water呀嘛佢地話,喺雨傘運動學到返來既!」

「我哋愛香港呀嘛」

江瓊珠認為,香港人的公民意識,的確在雨傘運動中覺醒,如果要評價在那79天裡發生的一切,她會以「美好」二字形容。「我覺得,喺雨傘運動發生過嘅野、睇到過嘅野,要我評價嘅話,我覺得都係美好?!」

「我唔知係咪真係好似啲細路咁講,即係岑敖暉咁講:佢地係被催淚彈催出來嘅一代。如果係,咁咪好囉!一次催淚彈就令大家醒覺,催生左一代人,咁就好正啦。」她一邊笑著說,這時政總有名的喜鵲叫聲、清亮地嚮起。「運動係講持續性,唔係講一時烟花燦爛,係要睇將來嘅committment。」

當初,兩位製作人是心感需要把這些重要片段記錄下來,《幾乎。是革命》就是這樣誕生的。「主要係因為我地愛香港呀嘛,真?!好緊張佢呀嘛!」她微笑道。「咁係我地參與嘅方式,我用呢個方式去參與呢個運動。有啲人用送飯的方式,有啲人做黃絲帶,有啲人去衝前線,咁我咪去做紀錄,都係大家用唔同嘅方式去參與個運動。」

訪問後記

香港容易做banner
無論社運還是革命,行動力和創意絕不可少。江瓊珠指,對於夏懿道和周邊地帶,在928施放催淚彈後能立刻掛上一條條巨型直幡,為市民打氣,她從英國來的友人深感驚奇。「佢地話喺倫敦係冇可能,第一搵人做banner都有排搵啦!香港咁方便,所以你有條件咪做(創作)囉。佢地話英國好難做到banner,星期日發生、等星期二啦!」她笑說。

中環有兩個月亮?
片頭有一幕,搭起一個個帳蓬的夏慤道天橋上,人來人往,一把巨型黃傘下,人們在談笑。傘旁,有兩個巨大的月亮奇異地暉照著。郭達俊指,曾對製作片頭的朋友說,感到現場有種很超現實、荒誕的感覺,最後這朋友把這個意念,透過村上春樹的《1Q84》中的雙月來表達。「這跟我的感覺吻合, 在中環一些很現代的寫字樓,看到人們在帳蓬附近散步、很悠閒似的。那時的香港就是這樣夢幻,香港去到一個這樣荒誕的地步。」

江瓊珠:「有人真係問,係咪有咁大個月亮!」大家笑起來。筆者記得放映當日,漆黑中觀眾看到這幕時,「嘩...」,會場中嚮起了長長的一陣驚嘆。可能,大家都想親眼在那消失了的地標,再看見這奇景吧。

======================

《幾乎是,革命》第二場
放映日期:5月29日(五)
時間:7:00-10:30pm【設映後座談半小時】
地點:錄影太奇Videotage
地址: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 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fb event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