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代年輕人的六四ㅤ社會需要延續下去的謙卑寬宏

2019/6/4 — 18:55

六四燭光晚會

六四燭光晚會

想講少少昨天在 Facebook 所見,有關六四嘅事。

有些朋友分享了一段新聞,班中學生見到記者問六四就落荒而逃、又或者不知所云、又或者煞有介事話「呢度係上水喎」,然後大家對學生有點失望。

希望不是我多慮,但我在想,是不是應該對小朋友們多一點寬宏。

廣告

《蘋果日報》影片截圖

《蘋果日報》影片截圖

廣告

舉個小例,對相當多人來講,相信沒有幾多個知道「四五」事件是甚麼,就是 1976 年的天安門事件。我哋間番開個時間距,這是在三十世代的人,出世前十年左右發生的事,對此我們未必有認識。那麼,也實在很難,隨意扑咪就叫一班二千後出生的人,對六四回答到些甚麼。

所以,學生有不知所云的對答,幾乎係預料之內。坦白講,即使是政治圈,也不是很多人喜歡歷史;更何況一般學生;而且香港學生本身就很怕講嘢,怕公開地表現自己的見解。黃之鋒之所以是怪胎,就是因為他有很大的政治熱情,很喜歡講嘢到大家覺得佢煩,而這從來都不是普遍學生的特質。

大家都會同意歷史需要傳承。這也是晚會以外的東西為甚麼這樣重要,有資訊性的,有故事性的,譬如紀念館、報哀音、昨晚我看了的六四劇場……對象已不單是一群經歷其中的人分擔無比的悲痛和責任,整件事情不再是相對了然,不言而喻。

對我這一代,託二十周年打後 Facebook 媒體興起,讓當日的二十世代參與其中,香港人對八九民運的記憶和反應,本身就和我們這群人一起長大,以至是政治啟蒙的介入點。我自己的政治開端就是耳濡目染下,九十年代香港人對大陸的加倍不信任。

十年過去了,即使政治風起雲湧、身份認同轉變,但昨日新聞出的調查,18 至 29 歲年齡受訪群組中,「支持平反六四、認為中國政府當時做法不對」的比率,數字仍冠絕其他年齡組別。

他們都是對未變壞的香港還有記憶的年輕人。時間進一步後移,如今面對的卻是「芝士奶蓋返深圳的一代」,即便如此,左一句「呢度係上水」,右一句「我哋會唔會比人斬頭」,顯示佢哋唔認識歷史,但清楚知道身邊發生甚麼事。

如果他們恥笑「我哋會唔會比人斬頭」,那麼「中國的現在,不應成為香港的未來」就是切入點;扣緊未來之爭、價值之爭,是應有的方向,譬如台灣那張民主黑熊對抗坦克熊貓的製圖,就很意象化;自由廣場的坦克人吹氣公仔,也很醒目。如果他們答不出甚麼事由出來,也確切是社會和教育制度所致。

每代有每一代的事,論點可以辯論、方向可以傳承,但記憶和感受是未必能全然複製的。

但反過來,如果我們不謙卑寬宏,也就很難讓謙卑寬宏在社會延續下去。

(有間學校是我小弟母校旁邊的姐妹學校,某幾個小朋友算係半個師弟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