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個雷動計劃必須回答的問題

2016/9/12 — 15:30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民主反對派守住分組點票和政改方案的否決權。討論的焦點立即就轉到由戴耀廷教授發起的「雷動計劃」(簡稱「雷動」)上。

雷動在選舉前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反而因為選舉時引起「雷動」的震撼,令我們驚覺,這個動機良好的計劃,可能在理論層面以至操作上,仍有不少討論的空間。本文就是想提出幾個相關的問題,希望能在討論中令我們更好思考如何對抗西環配票機器。

正當性的問題:另類掌心雷?

廣告

西環配票機器其中一個絕招就是所謂的「掌心雷」。我們對「掌心雷」深痛惡絕,是因為它操縱選民的投票行為,剝奪選民的自由意志。但為何我們批評「掌心雷」不是正當 (legitimate) 的選舉操作,卻又對雷動安之若素呢?難道雷動不也是一些非候選人的旁觀者,透過一個機制去左右甚至操控選民的選擇嗎?是否所有能令我們戰勝西環配票機器的計劃,都值得我們無條件的支持呢?

有人或會解釋,說雷動只是策略性投票,和「掌心雷」不同。但雷動不是策略性投票。首先,策略性投票是選民個人的取捨,誰是心水,誰是心水以外的「替代選擇」(alternative choice),以至根據什麼的資訊去決定自己的心水是否勝算太低而要被棄保等等,不論我們是否同意選民將策略置於單純表達意願上,歸根究柢這仍是選民的個人選擇。

廣告

但雷動不同,雷動是一個非候選人的中央配票機制,有一個中央的機制去決定推薦名單,有一個中央的機制去發送名單,甚至有中央的資源在選舉日賣全版廣告。雷動不是選民的個人抉擇,而是一個直截了當地左右選民抉擇的外來機制。作為一個非候選人的機制,雷動真的有這個正當性去這樣做嗎?

而且,雷動也明顯在替選民決定何人是他們的「替代選擇」,方法就是將所有的民主反對派,不論他們的政見有任何重大的分別(例如就全民退保的看法),都一律標籤為「非建制」,所以互相都是彼此的「替代選擇」。試想,在沒有雷動時,游蕙禎和劉小麗的支持者,或鄭松泰和尹兆堅的支持者,會否視另一人為自己心儀候選人的「替代選擇」呢?恐怕不會吧?

另外,雷動明顯也不只考慮候選人的勝算。正如黃洋達和黃毓民的民調支持率在譚得志和游蕙禎之上,但雷動卻建議選民投票給支持率較低的譚游二人。

所以雷動不是策略性投票,而似乎更像是「非建制」的另類掌心雷。或許有人會說,策略選民並非盲從指示的老人家,而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選民。但若一個人沒有經過自己的分析比較,純粹根據雷動「告急」的指示投票,到底那個人是一個飽讀詩書的專業人士/博士,還是目不識丁的老人,真的有那麼大的分別嗎?

權力的問題:誰可以掌握這倚天劍?

撇開正當性的問題,我們還要問關於權力的問題。由於雷動似乎的確能影響選舉結果,這就是一種權力。用戴教授自己的說法,雷動是一把可以對付西環配票「屠龍刀」的「倚天劍」,那麼我們必須問,誰有資格掌握這把威力無窮的倚天劍?掌握這權力的人,最終會被權力腐化嗎?

戴教授本人固然是謙謙君子,但其他人則未必。而且若這個計劃在操作層面上能日臻完善,必然會在戴教授之後由其他人掌控和操作下去。我們不能將一個牽涉龐大政治權力的制度建築在對某些人的信任上,制度本身必須提供制衡的機制。這樣我們才能確保不會有人為了得到雷動的推薦,而做一些見不到光的枱底交易,在我們以為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時,將她出賣給披著羊皮的野心家。

實際操作的問題:只有這個配票方法嗎?

不少聲音認為面對西環的配票機器,雷動是不可或缺的,否則只會重演上屆和今屆新西「贏了票數輸了議席」的結果。但這個推論忽略了一步,就是配票其實有很多方法,不一定非靠雷動不可。

不必詳說不同的配票方法,隨便舉兩個例子應已足夠:第一個方法,就是所謂的「選票責任區」的配票方法,呼籲住在大選區(如新界東)內不同分區(如沙田和大埔)的支持者,按所住的分區投票給不同名單的候選人。另一個方法則仿效台灣,呼籲選民按出生年份,或身份證某些數字,去平均將選票分配。

這兩個方法明顯比雷動準確得多,也減少不確定性,起碼不會像雷動那樣依賴兩天前的數據,然後容許數萬甚至數千選民左右其餘選民的選擇,或在港島或超區那樣,從本來穩勝的候選人身上過度搶票,令本來危險的候選人無端也無謂地成為票王,卻將本來穩勝者陷於險境。

其實雷動的效果和過去數屆某些候選人在最後關頭突然告急一樣,所有關於某候選人急或不急的情況,其實只是純粹猜度,但卻可能在救一個候選人時失落另一人,甚至兩人都失落掉。雷動是否真能做到準確配票,其實還需要不少數據支持。

當然,雷動和不同配票方法的可行以至有效性,可以有更詳細的數據和討論。但若認為雷動是惟一對抗西環配票機器的方法,以至我們必須忍受雷動一切不足之處,則明顯並不準確。

結語:動機良好並不足夠

不少評論都對戴教授在一盤散沙的民主反對派無法協調時站出來力挽狂瀾讚不絕口,對這點我並無異議。戴教授本身是一位謙謙君子,雷動的動機亦良好,但這並不應令我們不去就計劃的正當性,會否令計劃落入野心家手上,以至一些實際操作提出問題。

面對西環強大的配票機器,我們必須找到對策,但我們必須謹防在和怪獸戰鬥時,令自己也成為怪獸,或在我們不能在未成功推翻強權前,讓野心家透過一個以守護香港為名的計劃操縱選舉,甚至令本來動機良好的計劃「好心做壞事」。若單純因為今次雷動沒有闖大禍,或因今次雷動令某些老泛民落選就不再深入討論下去,恐怕只會令我們不能找到一個真正可以對付西環配票的正當方法。

最後損失的,當然只會是香港,和香港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