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庇護黃台仰李東昇 涂謹申:德審批嚴謹,反映評估港人權狀況持續下跌

2019/5/23 — 13:15

涂謹申,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涂謹申,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因旺角騷亂而被控參與暴動的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去年獲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署批出難民庇護資格。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今早出席港台節目時表示,中國及德國都有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對難民審查有嚴格要求,他認為黃台仰及李東昇獲德國批出難民資格,反映這個歐盟領導國家對本港政治環境的憂慮,對香港亦是打擊,影響本港聲譽。

涂謹申出席港台節目《千禧年代》時解釋,難民的定義受國際公約約束,任何人去到締約國申請政治庇護,該國就有責任去審批,視乎該申請人返回其原居地,會否受到政治、宗教或其他原因迫害。他指中國亦是簽署國,但回歸前港英當局和回歸後的中國政府,都沒有把這條約引伸至香港實施。

審批難民制度嚴謹 有「國際手冊」跟隨

廣告

涂謹申解釋,審批程序嚴謹,有「國際手冊」跟隨,締約國亦要聆聽申請人覺得會遭迫害的理據。締約國再作出評審,以決定是否批出難民身份,「在德國制度內,(批出難民資格)即係話呢兩個人(黃台仰及李東昇),他們相信二人返回香港,係會被迫害,這就是結論。」他認為事件對本港是個打擊,「經過國際媒體報道,德國事實上又是大國,歐盟的領導國家,她的制度又很嚴謹,不是輕易批出(難民資格)... 實際上政治難民的審批,全世界都是同一個標準,好嚴謹。」

他又解釋,德國審批難民的並非總理默克爾決定,不是她對中國態度較強硬就會批出難民資格,「(聯邦移民與難民局)是個半司法體系組織,不是一個政治決定,是一個法律決定 ... 它是半司法機構,按程序批出 ... 不是由一個政治人物決定。」涂謹申相信,黃李二人在申請難民庇護時,有呈交自己涉及暴動罪的文件,自己證供等供德國政府考慮,亦會提出和他們有類似控罪和言論、政治信仰人士,遭本港法院判刑的情況。

廣告

DQ、馬凱、佔中九子案 影響對港人權評估

涂謹申亦指,估計黃台仰亦會把自己遭受監控、母親遭跟縱,以及可能被擄回內地等言論,向德國審批當局透露,再由德國聯邦移民與難民局核實。他分析,本港過往有一些因言論而遭禁制活動的情況,並不符合《國際人權公約》,影響德國決定:「你睇返佔中案 ... 判詞都話戴(耀廷)教授和平喎,他呼籲啲人出嚟,個個人出來(示威)又係和平;於是乎宣揚的人和平,被他宣揚出來的人又係和平,但最慘根據我們法律係可以告,律政司又果真檢控、而個官又果真根據呢個審訊事實,話呢個係有罪行為,然後最後又必須判監。這個《國際人權公約》所說的言論自由失去了,和平集會為何要坐監?」他指德國都會審視這些資料,認為香港保障人權方面不符標準。

涂又舉例,過往英國曾以被告不能獲得公平審訊,拒絕引渡一名涉及種族滅絕的非洲政治領袖回國受審,反映歐洲國家的人權標準。

他認為黃台仰的庇護不會引起「庇護潮」,因為申請不一定獲批,部份國家會扣押申請者,另外亦要視乎涉及刑責刑期,因為如果是短刑期,服刑完畢仍可在港生活,但一旦接受政治庇護,就要面臨永遠通緝。

涂最後指,DQ立法會議員,以及拒絕為《金融時報》記者馬凱延續工作簽證等,絕對影響香港形象,而且外國政府是持續評估。他舉例 10 年前本港飛虎隊購買衝鋒槍,而歐洲有公約要求締約國不准賣武器給鎮壓人民的政府,「當時德國領事問我,飛虎隊會不會攞支槍去射殺人民?我答佢我相信唔會,最後德國照賣槍予警察。幾年前(香港警察)想再買另一批槍,(德國)唔賣,亦已經沒有來找我。」他指飛虎隊只是對付恐怖份子,但德方仍擔心有這風險,「你雨傘運動有攞支槍出嚟嘛!」反映德國對本港人權狀況的評估是持續地下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