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庭園今夕驚風雨,猶幸立雪遠「程」門 — 破解「君子劍」三式

2015/10/6 — 10:48

香港大學  (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  (資料圖片)

港大校務委員會風波已令江湖從此多事,宵小鼠輩如屈婦人和王「大盜(導)」之流的三腳貓功夫不值一哂,李沙皇和盧寵兒赤膊的硬橋硬馬,以至金刀梁耍弄的虛招花式,還是無足可觀。 可是,如今「老李飛刀」竟不惜虛發,揮「智劍」狠刺陳文敏,更放下身段不吟「哲詩」而打油,戟指小輩馮敬恩;一派宗師程大教授亦出手亮劍,直斥「劣徒」葉建源。 如此風聲雨勢,江翻浪湧,煞是好看!  筆者不曉「哲道」,未敢在天命大師階前弄斧,自忖同是教育專業界,便只就程介明教授的長文討教三招兩式。

程教授大文(註1,下稱「程文」)洋洋灑灑近三千字,題為〈程序‧理性‧法治〉。綜觀全文,程教授以絕大篇幅用上直述語句講及港大副校長委任過程的「程序」問題,在客觀學術理論推介中滲入主觀定見,因此夾雜既是且非、亦真也假的論述、解說和提問,看似淡寫輕描,骨子裡卻是利刀尖槍。 另一方面程文對「理性」和「法治」這兩個並行兼重的命題卻只用上不足五百字的評斷和詰難語法,少費力氣便擺出大興問罪的架勢。  程文佈局兼備硬朗和陰柔,理性語言的修飾混和著膨脹的情緒反應,正是「君子劍」的「天花亂墜」大格局劍招特色,旨在字裡行間掀起文氣劍風,對讀者造成思路混亂和是非難分的錯覺。

程文不得不承認「正常情況下,校務委員會會很尊重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但補充說「校務委員會還可以考慮其他的因素,特別是非學術性的因素(例如程序、資源、政策改變)」,可是,卻對潛在的政治干預因素避而不提,而其實這正是社會大眾的關注,以及要求校務委員會明確交代的關鍵所在。 此外,程文雖然指出「有報章把可能的人物擺上了,破壞了機密原則,而且公開評論抨擊,在校外向校內指點」,但是並沒有進而就始作俑者的舉動作出涉及政治動機的合理推論,反而暗批陳文敏「當事人不服氣,出面反擊」。 再者,程文雖然承認「校委會提出“等埋副校”的非慣例方案,變成了社會輿論焦點,進一步把校委會推到政治漩渦之中」,卻竟然未有和不敢指責校委會所提借口的無理和荒謬。 這是「君子劍」一招「棉裡藏針」,言辭鋒芒看似婉約溫軟,卻避重就輕,不時在關節要害上下暗勁挑筋斷脈。

廣告

程文雖然絕口不提整件事情經過內裡可能的政治因素,卻筆鋒一轉針對學生「發難突襲會議現場……違反保密原則,選擇性公開披露委員言論,也等於對委員進行政治公審」,多番引述「外部的政治壓力」和對學生公民抗命行動引申為「例如把異見通通當成不正義,“逆我者亡”,而且成為政治理由……」,顯示出其偏頗和轉移焦點的手法。   此外,程文一直堅持說校委會「沒有違反程序」,相對於葉建源同日在《明報》〈港大校務委員會任命程序中的致命錯誤〉一文(註2,下稱「葉文」)所指校委會在過程中的兩大錯誤:「對物色委員會的工作表現出極度的不尊重……」;「……部分校委會委員隨意地以其外行的意見或輕率的個人感受,凌駕於物色委員會的專業意見之上……」,以及葉文結論「偏離既定制度和行事習慣的結果……整個決策過程既不公正,更加深公眾懷疑當中有政治動機的疑慮,完全不符合公眾期望……」,恰恰反映出程文下筆出招的歪理。  這是「君子劍」的「欲蓋彌彰」劍式,姿態大度泱泱,貌若翩翩,狀似狷狷,劍鋒卻是借勢顛倒黑白是非。

金庸筆下善用「君子劍」的華山派掌門岳不群以名門正派自居,為了修練《葵花寶典》竟斷然自宮和殺害弟子,清譽英名盡毀。 以學術地位來說,中國教育研究專家稱譽程教授當之無愧,但是以學者耿直風骨而論,筆者有所保留,因此,雖然上過他幾節教育行政的課,猶幸未有立雪「程」門,尚且保留一點坦然!

廣告

 

 

註1:程介明〈程序‧理性‧法治〉一文刊於2/10/2015《信報》「時事評論」欄

註2:葉建源〈港大校務委員會任命程序中的致命錯誤〉一文刊於2/10/2015《明報》「觀點」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