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文署過濾「國立」  世上最可怕的叫:識做

2016/3/22 — 13:42

康文署過濾藝團場刊中的「國立」二字,引起藝術圈很大反彈。(圖中背景劇照,是糊塗戲班攝影師 Joshua Cheung拍攝。)

康文署過濾藝團場刊中的「國立」二字,引起藝術圈很大反彈。(圖中背景劇照,是糊塗戲班攝影師 Joshua Cheung拍攝。)

康文署自動過濾「國立」二字,招來各方責難,但真正可怕和令人擔憂的,是此事並無「聖旨」、而是有奴才「識做」。

本港藝術演出多如牛毛,若在康文署場地演出,文宣場刊都需要經康文署「檢閱」一番。一年下來恐怕有近萬本場刊,要經康文署審核,而每本場刊都有很多字、很多圖,每個製作又有很多工作人員,很多不同的Profile。

誰會如此高明,事先下令必須避免「國立」二字?

廣告

設想即使政府高層有意要戒「獨」,在執行上也不可能每事必問,將所有可能涉「獨」的一切字眼圖像符號都明令禁止。最終還是要執行的「知所進退」。

乎識做者也: 

廣告

「上面」只需輕輕提一提、「下面」自然會無限聯想主動配合。

「上面」要七分、「下面」往往做夠十分。

久而久之潛移墨化,變成「潛規則」,心領神會;「上面」甚至不用開口,就會「下面反應好大」。

「識做」的可怕處是啥?

一也,有形的黑手終究有其限制,不可能隻手遮天;但只要下面的人「識做」,就可以慢慢達至全面掌控,蓋因「識做」者會主動揣摩上意,有時甚至連「上面」覺得無甚了了的,下面都會矯枉過正。

二也,有「識做」者, 自能區分出「唔識做」者,掌權的只要賞罰分明,「識做」有賞、「唔識做」有罰,自自然然 「唔識做」者告退,「識做」的就會愈來愈多。

最終,一個地方一個城市,只需要一個腐化的「老闆」,再加上一批「識做」的奴才,就會全方位腐化、敗壞、崩潰,而且速度超乎想像地快。

難以置信?

才不呢,類似的人辦,類似的事例,不是每天都在發生嗎?

「你要識做呢。」
「你明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