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廉署完成UGL案調查 律政司指不夠證據控梁振英、周浩鼎

2018/12/12 — 18:11

前特首梁振英涉收取澳洲UGL公司近5,000萬元,之後又透過民建聯周浩鼎修改立法會調查委員會的文件。廉政公署今日發聲明,稱已完成UGL案調查,律政司決定不作檢控梁振英及周浩鼎。律政司解釋是因為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提出檢控,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他接受款項。另由於沒有利益衝突,梁振英不作申報亦不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周浩鼎在FB發文回應,稱尊重廉署及律政司就事件所作出的調查及依法獨立作出的專業決定,希望事件告一段落。

廉署:諮詢委員會同意無須進一步調查

廣告

廉署今日的聲明提及兩宗案件,包括是梁振英UGL案,以及周浩鼎被指干預立法會調查UGL案。廉署稱已就兩宗投訴完成調查,有就調查結果已向律政司徵詢法律意見。律政司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向上述人士提出檢控而達致合理機會定罪。

廉署已於今日將調查結果呈交負責監察廉署調查工作的獨立「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審議。在審閱有關報告及法律意見後,委員會同意廉署無須作進一步調查。

廣告

律政司:戴德梁行知情 無合理機會達致貪污定罪

律政司隨後發聲明解釋,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檢控。對於梁振英就UGL收購戴德梁行進行談判時,與UGL簽訂協議收取400萬英鎊,律政司指證據顯示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接受款項,梁振英與UGL的收購談判亦符合戴德梁行利益。由於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這些款項,或該行為屬於《防止賄賂條例》所針對代理人接受利益的罪行,故此沒有合理機會就有關梁振英貪污的控罪達致定罪。

稱無利益衝突、無申報不構成行為失當

至於梁振英沒有申報利益的問題,律政司指由於梁振英沒有利益衝突,因此沒有法律規定需要申報他在成為行政長官之前,與UGL所簽訂協議而會獲得款項的金額。故此沒有申報並不構成任何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周浩鼎提交梁振英修訂 律政司:不影響委員會運作

就周浩鼎被指干預立法會調查UGL案,律政司認為提交「專責委員會」關於主要研究範疇的修訂來自梁振英,修訂並不會影響「專責委員會」的正常運作。故此沒有足夠證據證明這種不當行為嚴重至足以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律政司理據詳情,另見報道)

梁振英曾透過周浩鼎改立會文件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有澳洲傳媒報道時任特首梁振英在2011年參選特首後,仍以戴德梁行董事身份與澳洲 UGL 簽訂秘密協議,透過提供顧問服務、協助挽留員工、不作競爭等安排,換取400萬英鎊(當時折合近5000萬港元)報酬,部分款項在上任特首後收取。

2017年5月立法會調查 UGL事件的專責委員會爆出干預風波,委員兼副主席周浩鼎提交的議程修訂文件被揭曾經特首辦修改,梁振英當時亦承認是他本人向周「提供」修訂文本。及後多名民主黨議員均到廉署舉報事件。

廉政公署聲明全文如下:

廉署已就前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及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被指稱涉嫌觸犯貪污以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的投訴完成調查。有關投訴是源於(一)梁振英與UGL Limited達成一份協議,並按該協議收取款項;及(二)梁振英及周浩鼎被懷疑干預立法會『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 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的調查。廉署就有關調查結果,已向律政司徵詢法律意見。律政司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向上述人士提出檢控而達致合理機會定罪。

根據既定程序,廉署已於今日將調查結果呈交負責監察廉署調查工作的獨立『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審議。在審閱有關報告及法律意見後,委員會同意廉署無須作進一步調查。

廉署知悉律政司會發表聲明,闡述決定不對涉案人士提出檢控的主要原因。

律政司聲明全文如下:

廉政公署已就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及立法會議員周浩鼎的涉嫌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指控作出全面調查。有關指控源於(一)梁振英與UGL Limited(UGL)簽訂協議,及在他擔任行政長官期間接受該公司的款項;及(二)梁振英及周浩鼎涉嫌介入「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專責委員會」)的調查。

律政司仔細考慮廉政公署提交的調查報告及相關資料後,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檢控。

檢控準則

根據《檢控守則》,檢控人員在決定應否提出檢控時須考慮兩大問題:第一,是否有充分證據支持提出和繼續進行檢控。第二,若有充分證據,進行檢控是否符合公眾利益。除非檢控人員信納在法律上有充分證據支持提出檢控,即這些可接納和可靠的證據,連同可從相關證據作出的合理推論,有相當機會能證明有關罪行,否則不應提出或繼續進行檢控。而驗證標準則為是否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就本案而言,不對上述人士提出檢控的決定完全是建基於證據不足的考慮。

律政司的決定

現有證據顯示,於二○一一年年底,戴德梁行董事梁振英就UGL收購戴德梁行進行談判時,與UGL簽訂協議,收取400萬英鎊以「不作競爭、不作挖角」。部分款項是在梁振英擔任行政長官時收取的。

所有證據顯示,作為收購安排的一部分,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與UGL簽訂協議並接受UGL的款項以「不作競爭、不作挖角」。 此外,梁振英與UGL就有關UGL收購戴德梁行的談判亦符合戴德梁行的利益,因戴德梁行當時正面對財政困難。由於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這些款項,或該行為屬於《防止賄賂條例》(第201章)第9條所針對代理人接受利益的罪行,故此,並沒有合理機會就有關梁振英貪污的控罪達致定罪。

至於沒有向有關當局申報利益的指控,由於梁振英沒有利益衝突,因此沒有法律規定需要申報他在成為行政長官之前,與UGL所簽訂協議而會獲得款項的金額。故此,沒有申報並不構成任何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有關周浩鼎提交「專責委員會」關於主要研究範疇的修訂來自梁振英,這些修訂並不會影響「專責委員會」的正常運作。故此,沒有足夠證據證明這種不當行為嚴重至足以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此外,為了完整起見,案中也沒有足夠的證據可證實梁振英和周浩鼎觸犯其他刑事罪行。

律政司不對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檢控的決定,是依據《檢控守則》和適用法律而作出的。

律政司對上述案件的決定作出解釋,讓市民對這宗公眾關注的案件有全面和充分的了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