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柴大專校長聯署致學生函件的妄言謬語…!

2019/7/25 — 19:04

筆者七月初離港外遊擱筆數週,遠在外地一直關注著香港人抗惡法的風暴浪潮,一起一波的不同形式抗爭行動持續不懈,深感憂喜參半……早前(21/7/2019)元朗「恐怖襲擊」事件後,赫然得悉 11 位大專校長向學生發出聯署函件,表示對元朗西鐵站一事感到「非常震驚(very shocked)」和「深深悲痛(deeply saddened)」,並呼籲學生「為個人安全著想而遠離(stay away for your personal safety)」將於本周六(27/7/2019)舉行的「光復元朗」遊行云云。較之於教人用藤條打仔用水喉通打女的石姓虛偽無恥「廢老」,筆者以為這一班竊據大專院校高位的校長更為「一無是處」,堪稱「廢柴」,竟然寫得出內容如此荒唐離地,滿紙廢話的短函!

縱觀短短的這一則文字,用詞含糊而語義不詳,沒有直接指出相關人士和具體情況,有著仿效警方公關人士的狡辯痕跡。所謂「非常震驚」到底是有感於白衣暴徒的「無差別攻擊」站內民眾,抑或由於不滿警方疑似「放軟手腳」的消極處理態度,又或者是因為認為那些半專業行兇者只是手持藤枝木棒而沒有揮刀掄斧,手段未算「乾淨俐落」?!如屬前兩者,這班「廢柴」應該對白衣暴徒或者警方人士提出義正詞嚴的譴責;如果是只想表示有關後者的「關注」和「憂慮」,實在不必向學生發信,直接向何姓妖孽追數索償好了!

所謂「深深悲痛」到底是因為眼見那幾十位無辜市民受到肆意襲擊,還是由於目睹江湖大佬「飛天南」揮棍追打市民時突然心臟病發,暈倒昏迷呢?!如屬前者,這班「廢柴」理應更感到憤怒莫名而必須直斥白衣暴徒的惡行,否則只是流下兩行鱷魚淚而已;如果是後者的「物傷其類」感觸,便只須索性向和勝和堂口的坐館致意問候。貴為最高學府領導人的行文用語何以如此閃爍這般諱忌?!更重要的是這則短函正正顯示出這班「廢柴」根本完全不認識和不了解那些年輕大學生,好像在過去這一段日子裡瞎了眼,聾了耳和盲了心,不曉得年輕大學生在艱難抗爭路上的心思作為,滿以為用家長式勸喻訓示,或者假道學的悲憫口吻,便能夠輕言淡說的講服他們「遠離危險和保護自己」!筆者真的認為這班「廢柴」早已慣於龜縮在空調的辦公室,大學堂奧竟然淪落為不食人間煙火的避世之所!

廣告

須知大學固然是培育人才和鑽研學術的黌宮,更是人文精神、道德良心和社會公義的燈塔。筆者一向對民國年代多位大學校長的敢言風範和錚錚風骨十分景仰,可是環顧當前香港的那班骨頭軟化和脊樑歪斜的大學「廢柴」,薪厚位高而聲隆權重,卻只是親近政府當局的應聲蟲,既不察民情民意民憤,也缺乏與年輕大學生身同感受的同理心態,更遑論對香港本土社會有強烈的使命感,以至有所承擔。如今這一次全民抗爭運動中積極參與的大多是年輕人,肯定有相當比例的大專學生,都是香港不同大專院校的在學學生或者校友,委身全情投入,為了香港的前途和命運,付出沉重的青春代價,可是,這一班大學領導層的「廢柴」從來沒有與年輕學生並肩同行,卻一直只是隔岸觀火!

從政治風向角度看,當前的林鄭被棄如敝屣是政治現實,特區政府已日薄西山,管治明顯失效,相繼有人跳船割席。走進商界多年的學者沈旭暉罕有的出櫃揚聲,在訪問中指出悲劇後已無中間派,林鄭必須「好自為之」,而建制的法律學人陳弘毅也再度開腔,表示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究元朗西鐵站一事。況且,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逃犯引渡條例》修訂問題的始末詳情和前因後果而言,了解真相,改善施政,從而避免重蹈覆轍,本來就是簡單不過的道理,這班「廢柴」本來就是識時務的「有識之士」,難道還要裝聾扮啞,不敢直言明說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