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把反對派神化了

2017/7/19 — 19:06

2017年7月19日立法會財委會後,多名非建制議員聲援被DQ的多名前議員。(立法會直播片段截圖)

2017年7月19日立法會財委會後,多名非建制議員聲援被DQ的多名前議員。(立法會直播片段截圖)

我常覺得政府的支持者是在給反對派派高帽。

他們把香港的種種沉疴痼疾,都說成是反對派在立法會擾亂所致。然而立法會的權力其實甚小,以我所見政府的倡議幾乎全部落實,例如高鐵、港珠澳大橋、蓮塘口岸等等(不管他們的估計、準備和計劃再爛再粗疏)。

至於填海,其實東涌也一直填了不少,政府現在如打算以天文數字在東大嶼建造人工島,我也不信是立法會可以阻擋得住。

廣告

有人以23條立法失敗,來說明反對派的阻力。可是我想起董建華本來是想霸王硬上弓的,只是到最後關頭商界的田北俊變節而已。現在的遊戲規則,根本是有利建制派的。

亦有人痛恨拉布,但以備受矚目的反高鐵運動來說,財委會第一次會議是2009年12月18日,通過議案是2010年1月16日,前後不足一個月,只開了四次會。我想以這個造價接近一千億,廣受爭議的項目來說,議會本來也要討論起碼兩三個星期吧,所以不論那時如何拉布,其實並沒有阻慢了多少進度,後來建設慢條斯理以至巨額超支,是出於政府或港鐵辦事不力及當初規劃不善,只是此時不見建制支持者同樣義憤填膺。

廣告

所以一切其實都只視乎政府的施政心力而已,它的確是「有志者,事就竟成」。香港現狀的主要責任,應歸功或歸咎於港府、中央或支持政府的建制派。我是這樣看的。有時甚至乎可能因建制派以及親建制傳媒監察不力,致使現在的居屋又現鉛水。

以我所估計,香港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壞。一方面是港府或建制派也不見得有識之士充盈,部分庸才依然出任高官以至議員。另一方面我們可循基本生活來分析,就會知道情況不容樂觀。

先談食住行(衣服實在太濫太便宜了,這方面大家從來都不會有問題)。食,因領展或地產商壟斷和追求年年加租,甚至加幅勝於通脹,你的負擔只會越來越重。

住,因房屋建設速度永遠追不上新移民來港的巨額數量,故樓房只會越來越缺,而政府卻從來不肯考慮在補足現有的數十萬伙短缺後,才再吸納移民。人滿之患一天比一天嚴峻,團結香港基金甚至倡議大幅增加大陸移民。

行,人口增加和近年旅客及其行李箱大增,均令港鐵越來越擠迫。政府卻大手投資對外連結管道如高鐵、港珠澳大橋和蓮塘口岸,如果當初把這些資源、建築工人和建材分配到改善本地交通,也許我們的生活才會舒適得多,例如建設本地快速高鐵:麗城→荃灣西→荃灣→荔景→美孚→鑽石山→觀塘→將軍澳→康城(橫線);落馬洲→上水→大埔中心→石籬→美孚→南昌→旺角→炮台山→北角(縱線),那就能大幅疏導沿線乘客,還可縮短車程。但現在我們只會在港鐵車廂裡感到呼吸困難。與此同時,蓮塘口岸則將會車流寥寥,高鐵乘客則不足東鐵一成,本來它的確建到錦上路就夠了。

此外,因長官意志均重大型工程,需求迫切的行人天橋和隧道,以及上山的扶手電梯和升降機等儘管造價遠為便宜卻是受到冷落,故不少居民可以到西九龍乘高鐵上深圳之餘,還總是要望著對面馬路或護土牆輕嘆。

醫療,眾所周知,公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據說都被大陸人士佔了越來越多的床位,港人延醫誤診的情況只會惡化。

教育,在施政者的高明領導下,它經常就只像一個亂局。

康樂,在「見縫插針」的思維下,傑志中心等體育用地政府也打算收回,鄰近市區的郊野公園亦打算徵用,市民將失去晨運的園地和各個「市肺」。

其實你客觀一點,就會發現政府不能給你希望,甚至只會帶來絕望。反對派有時會大鑼大鼓,明知在立法會票數有限,勢孤力弱,也希望能在民間振聾發聵,但可惜我只見成效越來越薄弱矣。加上媒體尤以免費電視又越來越接近政府喉舌,還有大量建制資金支持的網路平台,你的聲音又怎及他們大呢……六人DQ後,換上另外六人,你以為香港會變得怎樣?

你覺得你能拍掌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