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派甩轆皆因懼怕群眾

2015/6/26 — 11:30

【文:尹兆堅】

周三晚,一個新聞網站爆出了建制派議員在政改表決前的WhatsApp群組通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積極參與,有違主席應該保持中立的原則。至此,政改表決為何會出現8比28這「精采」票數的脈絡已大致呈現。

假設建制派「等埋發叔」的說法是真實的,那麼問題出於劉皇發抱恙,沒有長時間留在立法會等候表決。有傳媒報道,他原本準備上周四約下午2時抵達,因為政府與建制派原先預計的表決時間約為5時。但是建制派機關算盡太聰明(也可以說是蠢!),刻意要等候可能會提出中止待續的陳偉業發言,結果對方沒有要求發言,自己未能靈活反應,於是表決提早至中午12時左右進行,劉皇發就遲來一步。

廣告

細看建制派的WhatsApp內容,他們當天全副精神就放在控制表決時間之上,其他問題根本全沒關注。假如建制派對表決時間作較安全的估算,要求劉皇發及早到場(或在附近酒店租一個房讓他休息也可以吧?),根本就不會「甩轆」──更根源的問題,如果建制派不是嘗試刻意操控表決時間,就更加不會出事。

相比起政改能否通過,又或能否留下41票贊成對28票反對的紀錄,政改何時表決根本是微不足道的枝節問題,但是建制派(包括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為甚麼要花全副精神處理後者,捨本逐末?這正好反映他們的心魔──懼怕群眾,而這也正是表決「蝦碌」的根源。

廣告

眾所周知,建制派不想方案在晚上7時後表決,而想在上周四或周五日間表決,是因為他們恐怕晚上立法會門外聚集數千甚至上萬反對「袋住先」的群眾,他們離開時會給人指罵得灰頭土臉。但若是理直氣壯,又何懼指罵?正因為自知理虧,他們不想面對難堪場面。

懼怕群眾的另一面,是動用大量資源去動員群眾,來抗衡自發的群眾。於是,我們在立法會門外也看到大量建制社團的支持者和操內地口音的「把人」。他們表達支持「袋住先」的意見,我們尊重;但是,他們大部分到黃昏時分就「夠鐘」離開。而且,建制派也不是不知道自發群眾和用資源動員群眾在本質上的分別,即使兩邊陣營同在,仍難免會心虛。於是,他們給這種恐懼佔據腦袋,作出「豬一般」的思考和決定。

政府和建制派如此懼怕自發群眾,連表決都「蝦碌」,由他們繼續壟斷政治權力,香港將陷入不可管治的局面,已是肯定的事實。

 

作者簡介:葵青區議員、民主黨副主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