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的朋友,良弓可藏、走狗可烹!

2019/8/2 — 19:39

建制派回應昨政暴力事件(民建聯直播片段截圖)

建制派回應昨政暴力事件(民建聯直播片段截圖)

【文:43.自己動手屎浸大刀】

「蜚(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司馬遷《史記·越王勾踐世家》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意思不作多解,小弟斗膽問問各位建制人士,知否對阿爺而言你們在香港的作用是什麼?是否願意做這被藏之弓或是被烹的狗?

廣告

可以說,香港的法制體系和大陸大不同。类似立法会,在祖國的人民代表大會,但凡阿爺提出的意見,必是鼓掌通過,哪怕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然而在香港則大不同,即便現在在立法會上建制已掌握控制法案通過的能力,但畢竟在議會內外非建制人士的聲音仍然是不能小覷,因此無論是地區深耕、還是議會雄辯等,還是需要各位去努力穩住支持者、拉攏中間派,儘量低成本地獲取最大利益。可以說,這依然是一種香港「法治」給大家帶來的好處。

我是一個在體制內的大陸燦,我很清楚對阿爺來說,最好「別把自己當什麼一回事」,先別說什麼「一朝天子一朝臣」,哪怕自己辛辛苦苦把阿爺交代的任務做到萬二分滿意,但彙報總結時,第一句「大家好」之後必定緊接「領導英明」,最後講完「謝謝大家聆聽」之後還要補充一句「謝謝領導給我機會學習」—因為我很清楚,領導賞我口飯,不是因為我貌勝潘安,也不是因為我精明能幹,更多的只是因為我「聰明伶俐」能討領導歡心罷了—「人治」,讓我只能為奴。

廣告

但是,我仍渴望「自由」,可以不用因為領導「唔 like it」而惶恐終日嘅自由,這也是大家今日抗爭的原因之一。對於你們,當然可以以個人利益為優先考慮,正如陳健波議員所講的「收成」,但請記住,其實我們爭取的自由和你們保護的利益,並非互相對立,因為無論你我都需要捍衛的「法治」啊!試想想,如果明天香港是掌權者誰說算,自然朽木病犬都可作「良弓走狗」,阿爺還要你何用?或者我們要感謝「香港慈母」林鄭特首和「我地嘅偶像」何律師,逼到阿爺揭咗一隻「底牌」—如無阿爺撐腰,誰敢越級屌老二?但我相信,他們也不過是另外的弓、狗罷了,「嚴正執法」?

因此呼籲建制人士,莫做弓、狗!如願同行,一起為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