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言論

2015/5/13 — 19:41

廣西社團聯會誘騙中學生支持政改方案,手段之拙劣,昭然若揭。耐人尋味的是,陸續有網民拍攝短片,指中學生有支持政改方案的自由,譴責廣西社團者,都是只許泛民發炮、不准建制還手的虛偽之徒。考試臨近,但有幾句話,不吐不快。

建制言論常見以下邏輯:「你都可以講野啦,點解我吾可以講?」但是,言論自由是一回事,自由是否運用得宜是另一回事,前者保障發言者不因言論被政府逮捕或他人傷害,與後者無涉。錯用自由,口不擇言,遭群起而攻,是行使言論自由可能的後果,超出言論自由所保護的範圍。李國章早前接受褚簡寧訪問,褚說李言論太惹火,李回答這是他的言論自由,恐怕就是昧於自由本身和自由是否運用得宜的區別。畢竟,我們都有權做錯事(a right to do wrong)。

建制中人又會說:「咁你有你嘅意見,我有我嘅意見,你憑乜話我亂講野?」政治之事,見仁見智,但部分言論,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早已超出合理分歧的範圍,舉例如下:

廣告

一,你所說的並非事實。不同意講粗口是侮辱,可能是意見分歧,將侮辱讀成「悔辱」,就是犯了一個小學生都不會犯的錯誤。又比如說,有人說因佔中堵路,未能見親人最後一面,事後證明,當日紅隧行車如常,天人永隔的故事,子虛烏有。

二,你所支持的行為不合乎最基本的道德,廣西社團聯會誘騙中學生支持政改方案,即是一例。支持他人攻擊爭取民主的示威者,並興奮高呼:「打得好啊!」是另一例。

廣告

三,你的論點不合乎最基本的政治倫理。例如,早前蔣麗芸議員說,法庭常客,動輒控告政府,又假託他人,申請法援,浪費公帑,濫用權利。這番言論,反映了蔣議員對法治理解不深,但比起說警察拉人,法官放人,還是比較高明。李力持云世無真普選,亦系天荒夜談。民主制度,固然因地而異,但不論是政治哲學或國際法,對此都有大約的定義,不合乎此等定義者,即非真普選。

寫這樣一篇短文,都是常識了,旨在釐清一些奇怪的論調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