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測界政改民調如箭在弦

2015/5/19 — 10:48

思政築覺成立以來一直推動的業界民調即將進行!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下稱建測界)的政改民調將會在今日(19/5)展開,謝偉銓議員將聯同四個專業學會舉辦統一問卷的調查。無論民調結果最終顯示選民有甚麼傾向,思政築覺都希望在這關鍵時刻表明我們對業界民調的一些看法。

功能組別只是政權隨意劃圈

筆者經常聽到有人會問,為甚麼建測界由幾個專業拼合而成呢? 建測界這一類「專業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雖然比起其他功能組別有較多「個人票」,但說到底,功能組別就是政府因應自己的政治利益劃地為界的工具,在不同行業之間隨意劃圈,一向為人詬病。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各組別選民人數不均。建測界於2012年登記選民數目為6,781人,選民基礎不算廣闊, 屬「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一類。(參考:教育界:92,957票;會計界:25,174;漁農界:159票;金融界:128票)過往建測界的議席,一直由親建制人士壟斷,而且行業性質跟財團及政府有緊密關係,以至是情願或不情願,在社會議題上也較為保守或偏向建制,可見建測界本來就是一種用職業劃分來製造建制派優勢的利益結構,目的是為了製造多個建制派有利勝出的小圈子議席。所以絕不能說若界別選民的民調結果認為要「袋住先」,就等於市民要「袋住先」。

廣告

功能組別民調真的代表業界?

廣告

建測界民調代表業界嗎?建測界由四個專業(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及園境師)組成,只有已考取專業資格的會員才能登記成為業界選民。但業界從業員又豈止如此?就以一間小型則樓為例,除建築師外,由正在考牌的準建築師、建築設計師、實習生、到繪圖員,哪一個不是業界從業員?就因為選舉法例一紙條文,老行尊即使在業內從業多年卻未必有權投票。所以無論民調結果如何,代表的都只能說是「界別選民」的取態,說這是等同廣大市民的意願當然不恰當,就算說這等同是業界共識,相信無票在手的從業員也一定會大聲說不。

「選民」與「代議士」是功能組別的唯一倫理

儘管業界民調不代表市民,不代表整體業界,但對謝偉銓議員來說,畢竟能反映合資格選民的訴求。謝議員身為由選民選出的代議士,以選民取態作為基礎去考慮投票意向,正正是代議士基本的政治倫理。回看謝議員在政改第一、二輪諮詢論壇時,突然政權附體,由代議士身份變成執政者,一鎚定音,宣佈「社會各界任何偏離8.31決定的討論和意見都是不設實際的」,即使論壇上有不少反對意見,謝偉銓議員之後在參加者中抽取聊聊幾個意見,就決意隻手遮天,支持政改。相比起這樣偏聽的諮詢和草率的立論,利用民調去了解選民取態明顯是更客觀更科學而可行的方法,在本質上不公義的功能組別中,至少滿足代議士機制裏程序上的基本要求。 

更進一步,即使選民取態與謝議員相左,謝議員亦曾經答應以此為投票的重要參考,想必不會臨時拋出「代表性不足」、「沈默的大多數未表態」、「國家大義」一類的砌詞,輸打贏要吧。希望業界在政治表達上也能展現一貫專業,這正正是我們思政築覺「行出來」的原因。

踴躍的參與就是強大的力量

倘若最終選民取態跟我們預期有天壤之別,思政築覺則必定會檢討由三月成立以來我們的工作做得夠不夠、好不好,是否未能向業界和公眾清楚解釋此政改方案之害。但民調結果實非我們最為擔心之事,我們更關心的是業界踴躍參與的程度。謝偉銓議員雖然表示這次民調會是政改投票的重要參考,但投票意向是否跟從,就要「視乎回應率」。我們花資源、花時間做民調,絕不能讓業界議員揮一揮袖,拋下一句「回應率低」就無視我們的意見,跟隨自己個人意願投票。甚至往後的日子任何的議題,議員就能以「業界唔熱衷」為由拒絕再諮詢,久而久之議員的投票就會繼續「自由發揮」,此等後果我們絕不能坐視不理!所以只要有你足夠的參與,你的意見就必定有用!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及園境師,缺一不可,我們一起讓議員聽聽業界的聲音吧!

民調不是「零和遊戲」

最新的大學民調顯示市民大眾對政改方案反應一直保持兩極化,業界民調的結果也可能有近似情況。若果立法會議員單純以民調結果作為權威而通過方案,必定造成社會嚴重撕裂,後果堪虞。我們認為民調不是「零和遊戲」,而是讓我們看清楚社會不同聲音的工具。議員不應該只按照自我意志投票,但更不應該是舉手機器。若果民調顯示業界就政改方案嚴重分化,謝議員更應該三思,阻止方案通過,爭取更多的時間和空間讓社會凝聚共識,那才是專業之道。更何況除了贊成和反對以外,還有棄權票可投。

立此存照,民調於我們絕不是輸打贏要的零和遊戲,但必定是據理力爭的平台!



思政築覺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