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測規園界CoVision16:應做就去做 譬如合作社房屋

2016/12/11 — 20:53

城市規劃師林芷筠、建築師黎永峰、建築師關兆倫(左至右)。(攝:Una So)

城市規劃師林芷筠、建築師黎永峰、建築師關兆倫(左至右)。(攝:Una So)

五年前,出身測量界、打著「齊心」口號的梁振英開展特首選舉工程,稱會拿著「一張櫈,一本簿,一枝筆」聆聽意見,而重中之重,是解決最困擾小市民的房屋居住問題。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三十名選委中,逾二十名有份把梁捧上特首寶座,難怪這界別一直被視為其「票倉」。過去幾年民怨四起,今次此界別有多達92人爭這30席,與衛生服務界94人爭這30席,同為為競爭最激烈的界別。

五年後的12月9日下午,就在選委戰前夕,他震驚全港宣布因家庭原故,放棄連任。

「意外𠺢!」源自姚松炎立法會選舉班底的建測規園界名單「Covision16」召集人關兆倫聽到這消息時,擔心會令周日選委投票日失焦,又想這可能是誠信「負數」的梁所出的其中一招。於是火速出帖呼籲選民「不要鬆懈」,重申「要換制度、要真普選」的目標。

城市規劃師林芷筠、建築師黎永峰、園境師高嘉雲(Gavin Scott Coates)(左至右)。樂觀的阿峰說,會一步步、正面地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跟其他人有點不同。有些人要看到有收成才會去做;我們是覺得,應該去做就去做。未必會因為會得到什麼結果𠺢。」(攝:Una So)

城市規劃師林芷筠、建築師黎永峰、園境師高嘉雲(Gavin Scott Coates)(左至右)。樂觀的阿峰說,會一步步、正面地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跟其他人有點不同。有些人要看到有收成才會去做;我們是覺得,應該去做就去做。未必會因為會得到什麼結果𠺢。」(攝:Una So)

廣告


民主派組成「民主300+」在今次選委戰搶灘,這一著,對於主力推動議題而非以「Anything But CY(ABC)為主打的「CoVision16」,相信影響不大。這界別另有三張名單,包括公共專業聯盟主席吳永輝領軍的「專業。民主。起動」和提倡公民主導 2047 前途談判的「L5 @ 建。測。規。園」。

在添馬公園與維港對望,任職建築師的黎永峰自言必須參選,與在立法會選舉爆冷的姚松炎有關。這名學者攻下建測規園界這個傳統「梁營票倉」後,他的團隊開始著手兌現選舉承諾時,發覺要左右政策和社會氛圍,誰是特首是關鍵元素。過去兩年香港改變很大,尤其是經歷雨傘運動,阿峰認為,現況是大部人生活依舊,是有小部份的人清醒了過來。「 而出來參選、搶佔選委會,是要告訴人:我們是不會走數的。」

本來名單想組成30人全票,但找人出選確實不易,在寧缺勿濫下,只找理念相近的人,核心源自姚的助選團隊,包括關兆倫、阿峰和城市規劃師林芷筠Camille等。團隊規定有人想加入,要在48小時內沒人反對,才能成為新成員。

同為「本土研究社」核心成員的Camille說,過去十年,由天星皇后保育到反高鐵等跟發展有關的社會運動中,很多一路走來的抗爭者,包括以八萬多票當選的新東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身體力行的參與帶起了很多人的反思和覺醒。「可能開始時只有很少人,對業界年輕的一班衝擊較大,我們作為規劃師或測量師等會問:是為誰去建設?為何政府的大型基建計劃,在沒有足夠理據下仍強行開展? 開支預算只是個猜度?」她說。「業界其實很少和很怕談及政治,選前我們對姚教授能否選上也不是太有信心!我很驚訝有不少人支持民主和改革、不喜看到從前(這界別立法會議員)謝偉銓沒足夠理據就『撐梁』。這些是在業界看到的改變。」

姚松炎效應
這班年青人一談起姚松炎,都對他的行動力以至願景心服口服,這名被林鄭月娥稱為「難相處」的學者,對於貌似「難搞」的問題不會退縮,一句口頭禪「咁啫嘛!」,就成為迎難而上的推動力;又認為不能輕看姚以一介學者成功達疊的影響力。

「主要是姚松炎當選!」阿峰說。「之前業內的人認為專業人士不應就政治發聲;但他們看到他當選後就出現改變。」他的三位老闆原不知阿峰參選,當收到競選宣傳單張,才認出自己下屬就是其中一位候選人,於是主動說支持他的名單。「喂我見到你喎!他們又拿著單張逐個問下,又問點投、幾時投,點解還未收到投票通知書。其中一位老細說支持他入到選委會有些行動,但最重要是想清楚、不要讓人『有痛腳』。」他笑說,想不到如此反應熱烈。「那一刻真的很犀利!他們做不少政府項目,但可能因為我們細公司,有較少經濟上考慮,因而較敢於作政治表態吧!」

「不少上一代的人不明為何這麼多人投姚松炎,因為他打破之前(業界)議員對施政是沒大影響力。姚是論述困局根源,然後提出倡議。有些人覺得他離地,其實是他們不敢面對問題真正的處境。」Camille說。「聯繫匯率嘛脫勾!痴線啦!合作社房屋?政府點肯啊?是純粹會想政府肯不肯就ban了,而不是想方法去對應問題 。」

今次此界別有多達92人爭這30席,與衛生服務界同為為競爭最激烈的界別。雖然參選,但始終是在參與只得1200名選委「小圈子選舉」。「其實第一日決定去選也在掙扎,我知是沒意義、是欽點的喎,民主派贏極也只是少少,關鐽發揮什麼作用?不知啊。」她說。對此,阿峰亦不無矛盾:「選到也是無用的,阿爺吹雞其實是咩都做不到。但我們就利用這一個月時間,去宣傳究竟專業人士有何願景去把這城市變得更美好,希望帶出這訊息,這是參選價值之一。」

「這是唯一的平台可以這樣做啊!除非我們再次在夏慤道搭起帳蓬,這制度根本沒有其他平台。」團隊中較資深、以港為家35年的園境師高嘉雲(Gavin Scott Coates)接口說。在他們的政綱中,廢除功能組別是最終目標,而他深知單憑靜坐示威,並不能改變這個「荒謬」的制度。「我們相信不是每個人都支持建制。我們想作出改變,而姚的勝出告訴我們,很明顯地我們並不孤單,有很多人抱著同一想法。事實上我們參選已是一個宣言。」

「在很多方面,香港漸漸失去方向和其光輝,它需要重回正軌。」他坦言,因循著50年前陳舊的基建主導的發展模式,但這城最需要的是,在環境質素和城市空間上有所改進,嚴重的垃圾處理問題亦要好好面對,以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為目標。「但現在政府要填海建島和興建更多基建,但究竟對誰有利?人口又不會持續增加,除非人為地讓更多人移居這裡吧。」眾人笑了,他笑說:「啊原來因為這樣要起那些基建!否則這是全沒理由的。」

而現時任教港大的Gavin,曾為西報政治漫畫家多年,一直關注政治發展。「這些是我們的目標,並且期望你(特首)達成。我們不會成為你的『小狗』,不是你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高嘉雲(Gavin Scott Coates)(攝:Una So)

高嘉雲(Gavin Scott Coates)(攝:Una So)

廣告

說到身體力行,自言深受姚影響的阿峰是「天光Ride」發起人之一,提倡在市區以單車代步返放工,剛於月前起動;近年又與朋友合組工作室,參與設計社企在深井的「光屋」計劃,活化舊紗廠廠房成基層居民暫居住所。「若有了第一個勝利,除了投票外,我們或能做得更多。我常常喜歡做一些給人帶來希望的事情,有實際行動去爭取我們想要的,例如在馬路上以單車代步。即使被選上,只不過時很微小的一步。」

訪問前數小時,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早前入稟覆核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包括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面前的幾位一點也不擔心會成真,反相信因而醒過來的人,會愈來愈多。「好嬲,第一件事講粗口啦!」關兆麟說, 認為此舉是梁振英用以打擊香港人。「他就是要用這些怪招令我們放棄。其實話了咩比我地知?再打下去的話,他便會輸,是很恐懼才會走這步,可能是他迴光反照、最後一著。他連任機會很小,只想博一博。」

言猶在耳,梁振英在投票前夕、12月9日下午宣佈不競續連任。

合作社房屋:市民居住權優先
在公屋和居屋供不應求之下,除了倡議棕土先行、遏止囤地等政綱,他們的重點議題,就是通過把炒賣誘因剔除的「合作社房屋」,去解決住屋問題。這亦是姚松炎競選時提出、在瑞典和德國十分成功的居住模式。

「精髓是:成本價、不可以賣出,有的只是居住權。」同為思政築覺」成員的建築師關兆倫說。這概念是倡議由政府提供土地,市民成立合作社或通過中介機構,以成本價建房,一生有一次這樣的機會重掌居住權。這模式曾在香港出現,只是不為人所知。

早前團隊到訪位於西貢、真實版的「合作社房屋」,六十年代因建水塘而要搬遷的一班居民,當時經團體幫忙,通過這模式成就了他們數十年來的安樂窩。不少人可能欣羨這種單純的居住權,不賺但亦不蝕,又不怕加租迫遷;但有居民竟「呻笨」,指若當年在外買樓,今天可能「發了達」。「我問他,用四百萬買128呎會點?他又不答。很典型上一代覺得年輕人出來不要想這些,做十多年工再想買樓。但他不明白,我根本不想這樣。」阿峰說。「當然我們也明白,他現在地方殘舊了也沒有錢做維修,對他來說也是困局。」

「很多人會講現況,說香港私樓愈劏愈細,親建制的會說:所以要搵多啲地啦!我們就說:房屋政策不變的話,起好樓大家也負擔不了。我們的出路,就是要有新的房屋類型。」Camille說。

「切斷投資價值和住屋真正需要,是『勁超好』的出路!」對這居住模式有憧憬的阿峰,現時跟父母和哥嫂一起住,坦言兩兄弟都無力買樓,當他跟哥哥講述「合作社房屋」理念時,哥哥聽完便說:我等你啊!我不買樓了!。「如我們兩家能一起住在合作社房屋便好了,也是我畢生追尋的理想啊。」他笑著說。

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政府政策上的推動和支持。根據「本土研究社」資料,現時高價賣地所得,全數撥入「基本工程基金」,進入用以興建新的基建的「資金旋轉門」。關兆麟認為,部份收益其實可嘗試用以解決迫切的居住需要,例如發展「合作社房屋」,而非不斷投資基建。這計劃仍有很多細節需要討論拆解。

「例如若政策出台,我們也擔心如何成立合作社、如何傾設計和實行、誰分到哪單位?以香港人現在的思維是突破不了這框框的。」阿峰說。不過,新的解決住屋問題方法,也要有開放的思維配合,即使偏離現今大眾習以為常的置業模式,這或是契機,當有些先行者看到願景,嘗試倡議前行,社會的演化往往如此達成。

從前「買樓」是人生階梯的一步;在大陸熱錢推高樓價下,現在卻連中產甚至專業人士也沒法負擔,經歷香港過去盛況的Gavin說,建築的目的不是成為某些人的「投資保險箱」,而是為人提供理想的生活環境。「情況的過態,令很多不是太理想化的人也憤怒起來。」

乘著地產商推出128呎「蚊型單位」的城中熱話,他們早前論述「奇則」細小單位的影片竟吸引逾7500個like,他們製作時用的是161呎的例子,誰知現實中竟是「低處未算低」的更為荒誕。「大陸資金流入香港買地,對我們的潛台詞是,再不行『合作社房屋』,大家一齊『攬炒』。」心直口快的阿峰說。

由東北發展、建高鐵收菜園村,到橫洲棕地不用、要收綠化帶建公屋,香港的土地規劃條例千瘡百孔,也往往成了官商鄉黑圖利、迫遷非原居民的漏洞,與市民「安居樂業」的理想愈走愈遠。所以他們的政綱重要一環,是修訂《城市規劃條例》堵塞漏洞;並要改革城規會,令決議更民主化。
「我們要在發展、規劃層面站得較硬,不能隨便轉,否則土地又回到私人市場。如農地,現在搞到變成棕地再變貨櫃場,但又沒人理,開了先例又不規管。」阿峰說。

測量師汪整樂氣憤的是,前兩年(政府)不住說沒有地,原來在不少地方如橫洲,可建屋的大量棕地卻成了停車場,政府一直默不作聲。「是姚松炎愈揭愈多問題,才知政府原來一直沒特別說、分散注意力。市民有時是較善忘的,但我們做這行是知的,有些問題根本沒拿出來,直至現在被揭才說。」他又說,從未見過公務員會高調出來參選選委會,今次有例如「公務連線」等,反映政府內部有矛盾,令公務員成為磨心,即使不滿政府施政方針也要推行。

汪整樂(攝:Una So)

汪整樂(攝:Una So)

真心話恐懼鬥室:Senior也有開明的
有些人會說,對社會看法的分岐來自「世代之爭」,但在「CoVision16」一班年青人看來,團隊中較資深的有Gavin、南區區議員和城市研究者司馬文(PaulZimmerman),和汪整樂,再加上姚松炎,對事情的理解、願意聆聽和思考,與年齡層根本沒關; 不肯思考的,很給口號式理念「洗腦」。「如在街上喊『反拉布、保民生』,把兩件事拉在一起,但又不想為何反拉布可以保民生。我相信全世界很多人也是這樣,清醒的人永遠較少。」阿峰說。

阿峰異想天開地笑說,如果把這班「駝鳥」困在同一間房,一定要講真心說話否則會被電,然後問:你信不信單車代步或合作社房屋可行?「他們現在說什麼也沒代價的,很想他們認真答一次,不要不去想就BAN你!」他說。「很多senior會說『唔work𠺢!香港高地價政策!』說到好像高地價政策是『物理現象』,如一百度會水沸一樣!」

參選會帶來改變?
至少在民主派功能界別名單「寸土必爭」的攻勢下,過往一向不用出力便當選的建制派,今次也要與他們一樣,出來街站派單張、玩facebook宣傳。由上屆梁振英特首競選辦成員鄔滿海牽頭的「G18+」, 在網絡上的手法、設計以至深藍主色,均與「CoVision16」十分相似。

如果真的入到「小圈子」,阿峰坦言未知會如何做,主要是看候選人政綱是否跟他們的理念一致 ;不排除最後會投白票。「在選委會投白票,已是最激烈的行動了(在這機制下),暫想不到有哪些其他的去表達『小圈子』選舉有多不公。」

自言較悲觀的關兆倫說,相信未必有生之年會看到這些改變,「但也是要做的,可能要很長時間,歸根是因政制問題,政制改革才會有突破。」而樂觀的阿峰,則說會一步步、正面地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跟其他人有點不同。有些人要看到有收成才會去做;我們是覺得,應該去做就去做。未必會因為會得到什麼結果𠺢。」

這個熱血的「城市單車使用者」說。「有點像出去爭取市區單車代步的人一樣。他們常說,又沒有泊位、返公司又沒有沖涼等,又話窄又沒單車徑就不去做。但問他們應不應該因空氣污染問題而推動?他們會覺得應該,『但都係爭取不到啦!』就不去做,不去理件事係咪啱。」

「(天光Ride)這種這樣高行動力的事情,我是受EY(姚松炎)影響,而我也在影響那些人,人數不多,但真的有人不同了。我不會低估這件事。」他說。「我們也不個會期望(選舉)會有些什麼結果,但一定要行出來。」

CoVision16
姚松炎 Edward Yiu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早前入稟覆核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包括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在選委會投票日前夜,民主派在遮打花園舉行晚會支持四位議員,並呼籲有票的選民以手上一票,投給民主派名單。(攝:Una So)

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早前入稟覆核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包括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在選委會投票日前夜,民主派在遮打花園舉行晚會支持四位議員,並呼籲有票的選民以手上一票,投給民主派名單。(攝:Una S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