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設民主中國就是放棄香港

2016/4/28 — 17:12

作者認為撇開理論層面,就算在實際操作層面上,「建設民主中國」也會阻礙推動香港的民主的進程。(資料圖片)

作者認為撇開理論層面,就算在實際操作層面上,「建設民主中國」也會阻礙推動香港的民主的進程。(資料圖片)

學聯決定退出支聯會,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代表年輕一代揚棄「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自香港於九七淪陷以來,北京公然粗暴撕毀所有對香港人的承諾,這個結局其實一點也不意外。

令我意外的反而是今時今日竟然還有人支持「建設民主中國」,甚至認為這不等於放棄香港。

「建設民主中國」和一國兩制的深層次理論矛盾

廣告

建設民主中國有兩個重要的前設,首先,我們和「中國」血肉相連,所以有幫助他們的道德責任。其次,我們影響「中國」的制度,會對我們的制度有直接的影響。

但這和一國兩制的前設在理論層面上相符嗎?一國兩制的最重要理論前設,不正是一國只是形式 (formality),而兩制才是實際 (substance) 嗎?而「兩制」的意思,不就是說我們和北方社會有一道不能逾越的鴻溝,兩者的制度應該是徹底分開的嗎?若然,那麼聲稱我們畢竟和深圳河以北血肉相連到一個有道德責任的地步,聲稱改變北方的制度會直接改變香港的制度,豈不等於認同北京那個「以一國先行」的扭曲版一國兩制嗎?那豈不正是從根本否定真正的一國兩制嗎?

廣告

一國兩制是香港和蠻荒落後的北方人為鄰的天然保護屏障(註一)。「建設民主中國」拆毀一國兩制,就是拆毀這道天然屏障,也就是放棄香港。

「建設民主中國」阻礙推動香港民主

撇開理論層面,就算在實際操作層面上,「建設民主中國」也會阻礙推動香港的民主的進程。

這是因為建設民主中國只有兩個方法,一是或明或暗推翻北京政權(註二),二是透過和北京政權談判將之改變。

但兩者均會阻礙推動香港民主。

選擇或明或暗推翻共產黨政權,必然會招致北京還擊,變相因為一個無關痛癢的目標而削弱推動民主的力量。同時,這也令北京合理地相信,推動香港民主並非主要目標,推翻政權才是,於是更令其合理地對香港的民主運動加以阻撓。

事實上,香港人不必主動做什麼「建設民主中國」的行動,單單爭取《基本法》下的雙普選,已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北京疑心生暗鬼,因為害怕其他省縣自治區爭相效法,就公然撕毀承諾,強行在兩年前的 831「落三閘」。

相反,若有人選擇和北京談判,則必定要建立和保持互信,不能撕破臉皮,也因此無可避免要妥協。這令我們可以爭取民主的方法剩下談判桌一途。但面對這樣的政權,我們真的相信單靠嬉皮笑臉的談判就可以爭取我們本來應得的嗎?堅持談判,不正是民主派多年來總是綁手綁腳瞻前顧後的原因嗎?我們這些年來的慘痛經歷還買不到什麼教訓嗎?

結語:是時候拋棄民族主義的迷思了

「建設民主中國」只是源於一種盲目不顧現實的民族主義,因為這種盲目的民族主義,我們才會無視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其實建立於港英的殖民地年代,無視香港和北方社會之間巨大的鴻溝,也無視本來用來保護這鴻溝不被逾越的一國兩制,變相認同「兩制的前提是一國」這個扭曲的謊言。

這種盲目甚至令我們看不見這種主張如何阻礙推動香港的民主。「建設民主中國」,就是放棄香港。

只有拋棄「建設民主中國」這種民族主義的迷思,香港才可以重新出發。

 

註一:當然,今日的香港人已經厭倦了這種「兩制的前提是一國」的語言偽術,進而強調本土以至爭取港獨,這是合情合理的發展,但真正的一國兩制依然是區隔文明和蠻荒的底線。

註二:暗的方法包括如 Larry Diamond 提出的偷運載有民主書籍的 USB 偷運進中國,或支援北方的民運和維權人士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