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館「天大喜事」與文革「芒果崇拜」

2017/1/8 — 14:57

本是北京文物統戰、梁振英連任工程一部分的「西九僭建」,由於梁氏被DQ,美夢成空,現在由林鄭繼承。好好的一個概念 -- 在香港建設故宮博物館分館,只因中港政權各懷政治鬼胎,變成了大多數港人認為的醜聞。一句網上評語,足夠點出問題所在:「在香港蓋一間公廁也要事先諮詢,為何蓋博物館卻不用?」

當然,錯不在文物;港人不齒的,是特府有見不得光的居心。這個居心,林鄭說溜了嘴:建館既是中央的意思,諮詢過程若有強大反對聲音,那就非常尷尬。如此小心避免在中央面前失掉政治面子,這位兩朝元老確如她言不及義的一句話那樣:官若有求膽自小。其實何止膽子變小?以敢對著權力說真理的標準比照,林鄭這位AO出身的公務員之首,心態已變得和中國古老傳統裡的家臣沒兩樣,名義上的司長、實質上的二門小廝或者大丫嬛。

與一些AO的這種急變相映成趣的,是本地老左派的恆久不變。故宮博物館香港建分館的消息傳出後,劉江華局長興奮不已,對著媒體聲稱那是「天大喜事」。且不說這些半生崇尚馬列毛的反封建急先鋒共產黨人「忽然傳統」的十足虛偽,大家只要想起文革期間那件如出一徹的「天大喜事」,便會忍俊不禁,看出二者之間深刻的關聯。

廣告

1968年,文革小組授意工宣隊反攻紅衛兵控制的清華大學,之後不久,巴基斯坦外長訪華,帶了一籃芒果送给毛澤東。毛從來不吃水果,於是隨手把那大約四十個當時在中國極為罕有的芒果轉送進駐清華大學的工宣隊;芒果後來又分發到北京各大工廠。這一下子不得了,《人民日報》一吹,全國登時開展了一個十足瘋狂的政治芒果崇拜熱。有些工廠把芒果泡入福馬林防腐液;有些廠用石膏做出芒果模具,複製蜡芒果作為聖物到處分派;甚至還有一間工廠包了專機把一個芒果轉送給上海的工人階級。轉眼間,全中國都開始崇拜芒果,舉行類似宗教儀式一樣的慶典:民眾手捧裝在玻璃神龕裡的複製芒果列隊遊行;路人們向芒果鞠躬致敬。後來,芒果開始腐爛,是怎樣處理掉的呢?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绥在回憶錄裡這樣寫:「 革委會將蠟弄掉,剝皮,然後用一大鍋水煮芒果肉,随後舉行了一個儀式,每個工人都喝上了一口用那神聖的芒果煮出來的水。 」

無疑,當年毛贈芒果予工宣隊、今天北京送故宮文物予特府的梁和林鄭,引起不同時空裡的「左派積極份子」的心理反應都一樣,都是同性質的「天大喜事」。共產黨人的文革意識或潛意識從來都沒有變。

廣告

特區政府二十年管治落得今日這般田地,年輕人大部分厭惡中國、不小的一部分更要求民主自決、民族獨立,甚至筆者說的「大中華港獨」也自自冉冉呼之欲出,有齊上述兩種善變與不變的官員主理特區政事,乃主要原因。

圖:CHINA INSTITUTE GALLERY

圖:CHINA INSTITUTE 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