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一世紀的焚書坑儒

2018/2/6 — 12:27

其實我不是議員,但在這半年間,陸續收到一些相對低調的學界及文化界朋友反映共同的困境,都相繼在不同程度被三中商出版及發行「杯葛」。

不少用心的本地出版,有的試過收你數百本在倉內一本也不擺上店面囤貨,有些新書一上架就只擺一星期在櫃上無人注視的角落,原有仍能銷紙的出版突然在店內失去蹤跡,有的過往一直都有持續出版但開始拒絕合作,大大阻礙了在大書店內原有仍有些有效通路的思想傳播。

當然這一切都可訴諸商業理由。但有些朋友間接透露半年前三中商換了中聯辦主管,已開始全面對店面上架書籍進行政治審查,任何有批判角度談及雨傘、社運、香港前途、本土、中國,儘管篇幅少得可憐或奇貨可居,也會被過濾下架。當然在什麼都可以被無故篩選的年代,這亦不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

廣告

過往三中商分店仍在選書擺書相對上店面自決,原來今天亦已經逐步中央集權化,由幹部高層主導各分店的選書。於是,近日大家再行三中商會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擺在眼前大部分的出版依舊貌似會與當下的社會政治環境的話題帶些關聯,但寫的作者與內容的角度已大大的面目全非。書店內有人感到身處盛世,有人覺得我們正身陷一場文化浩劫。

一直以來,三中商店面及發行壟斷是死症。雖然做書業都會知道,除了是好書以外,你不能透過擺一本政治垃圾書在當眼處,就能騙讀者買你本政治垃圾書。我亦相信三中商大量歌功頌德的自家出版、一堆堆平面化香港地方歷史的著作,都是賣得相當差勁的,這可能與歌功頌德的人本身不看書有關。但這不計成本的空間部署意圖不在硬銷自己,而是消耗敵人,隔斷本地文化接觸與最新思潮。當下人心回歸的政治工程,同時卻就意味著文化思想的日益操控。

廣告

一個城市,不能再吸收本地自主思想的養分,就很容易隨意嫁接或者枯萎,這是很重要的,無關排他。

廿一世紀的焚書坑儒,不再是對知識分子直接的殺戮,而是用海量的自家出版來淹沒你的出版,讓你無法駁通物流已足夠將你的思想活埋。這不僅對現今具社會批判的知識出版是場新的挑戰,亦是對一般讀者如何吸收時代思想的考驗。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