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七年前

2016/6/4 — 10:25

2009年由維園出發的六四悼念遊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09年由維園出發的六四悼念遊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一公立醫院醫生】

那是一個初夏的星期天早上
剛入大學的第一個暑假
清早, 風和日麗, 多天前已約了中學同學回母校踢球,應不應爽約?
電視機重覆又重覆的報導新聞
哥紅著眼睛盯著電視機, 一屋沉寂
我應繼續看新聞, 還是去踢波?
踢波發洩, 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   *   *

廣告

同學們, 居然也到齊.
撞著一班學弟, 就鬥波吧
不知何解, 可能鬱悶太久, 悲傷憤怒無處宣洩, 今天, 腳腳七注。
砰!
波省中學弟面上.
學弟破口: “ X ! 中國人不省中國人呀! “

*   *   *

廣告

下午
一班幼嫩的中七畢業生, 本想去集會, 但最後到了一人家中,熱烈地討論著國家民族。
幼稚的觀點, 胡亂的分析, 無根據地的謠傳.....
“廿七軍, 打回去, 或可改變局面啊....”
“殺害自己人民的, 五年不倒, 十年也會倒...”
狹窄的房間中, 討論着當前時勢,也狐疑着那已成為歷史的將來。

*   *   *

數星期後, 媽媽見我無所事事, 踢我去新加坡領事館排隊,
拿移民申請表

*   *   *

朋友傳呼我
膽粗粗搞了一個問卷調查
醫學生在這一天後, 如何自處?
set問題, 寄信 (還沒有手機的年代)
結論是: 我們卻要挺起腰板, 邁歩向前......

*   *   *

二十七年後的今天,去不去維園也好,但總不能説與我無關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