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德江是香港公敵

2016/5/24 — 20:48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完成三天訪港行程,上飛機一刻。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完成三天訪港行程,上飛機一刻。

5月17日至19日,在中共黨內分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以「巡幸」的心態來香港「視察」。

一、擾民畏民

人還未到,民主派議員參加晚宴要先填表及提供個人資料一事已經搞到集體杯葛,然後當局又只邀請其中4人參加宴前酒會,更不准他們㩗帶手機,完全匪夷所思。

廣告

此外,張德江還搞到香港民怨沸騰。君悅酒店多天不接受訂房及餐廳不接待客人;會展清空,原本的亞太雲端科技博覽暨數據中心會議要改在機場博覽館,食肆停業一天;會展對開沙中線及中環灣仔繞道地盤停工4日;每日8000警力護駕,幾乎五步一崗,根本草木皆兵,搞到人心惶惶,影響上班生活;灣仔封路改道,充斥各式各樣的交通及人流管制;區內道路及行人天橋遍佈警員、柵欄、警語、水馬;示威區遠離酒店而且擺滿展板遮擋視線。這是哪種貨色的「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簡直就是破壞社會安寧而毫無必要的擾民舉措!

廣告

香港人紛紛批評張德江「擺官威」、「怕就別來」、「擾民」、「打爛工人飯碗」,還拿他跟1975年訪問香港的英女皇親民形象互相對照,然後高下立見。特區港共政權有關當局儼如告訴大家:張德江是一頭身懷重磅炸彈的瘋狂畜生,而眾多擁有「手中棍」的「慈母」必須用肉體及水馬來保障爆炸時的周邊安全。真是荒唐!

二、殺人罪犯

有識之士紛紛指出張德江在2003年沙士(非典型肺炎)爆發時,擔任廣東省委書記,隱瞞疫情,封鎖消息,欺騙全球,導致疫症擴散襲港,害死包括謝婉雯醫生在內299位無辜香港人。由此可見,張德江堪稱香港抗日重光以來殺害香港人的最大屠夫。血債未償,血漬未乾。

然而,張德江首日踏足香港,甫下飛機,竟然趕緊聲稱自己當年與特區政府共同抗擊非典型肺炎並且取得勝利。這番欺世謊言旋即激起沙士互助會會長林志釉反駁。後者嚴正表示整個抗疫工作只是靠香港的醫護人員、兩間大學、所有市民共同抗疫,跟張德江完全無關。依我看來,林會長相當厚道,尚未說出張德江根本就是殺人犯這個客觀事實。

這個在1978年遠赴北韓修讀經濟的腦袋,撒起謊來絕不嘴軟,殺起人來絕不手軟。下令在廣東太石村暴力鎮壓殺人,下令在溫州動車事故現場即時掩埋車卡和活埋傷者,又在孫志剛事件、東洲事件、南方都市報案等事件當中,作出種種罄竹難書的惡行,張德江根本就是反人類的罪犯。大家都應對他的過去有全面而清醒的認識。

無論如何,今天的香港警察已經成為了中共黨國的犬牙,蓄意放縱而不逮捕和起訴張德江,實屬瀆職無能,應予嚴正譴責。張德江自己已經在18日晩宴中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任何人凌駕法律,也沒有違法者可以任何理由逃避法律制裁,希望特區政府及司法機關,切實履行維護法治的神聖職責,嚴明執法,公正司法,絕不能姑息縱容違法行為,社會各界對衝擊法治底線的行為也應嚴厲譴責」,既然如此口口聲聲,香港警察為何還不立即逮捕、調查、起訴他?此外,有些香港人對於張德江訪港一事漠然而不感憤怒,若無其事,究竟這是因為無知抑或冷血?奴才與幫閒,正是這樣點滴煉成的。

三、以毒攻獨

這個罪犯聲稱自己的任務是「看、聽、講」,但試問誰人不是天天這樣做?所以他這句台詞堪稱廢話之最。況且他在行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全是精心安排的靡靡之音、樣板對答、感恩戴德、一面之詞,就連老人院內的人和事也不例外。有膽的話,為何不找一眾反共的人公開辯論?張曉明不是說張德江很有廣闊的胸襟嗎?

張德江一方面強調香港必須在「一帶一路」政策下的經濟「機遇」,另一方面又強調香港人要團結支持行政長官梁振英及特區政府的工作,全是毫無新意的「黨八股」,不值一駁。儘管有些人挖空心思,希望透視張德江有無暗示中共屬意梁振英連任特首,但請恕我沒有這類浮想連篇的興趣。

不過,他這次「巡幸」還有一個發言重點。他表示堅定支持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反對「自決」和「港獨」(張曉明事後在機場發言中還加上「本土」一詞)。他反覆用手指指向前方,激動地表示:「大家是坐在一條船上;香港好,大家都好;香港亂了,大家跟着一起『買單』」;「甚麼自決,甚麼港獨,那些東西,根本成不了事,我可以這樣判斷,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我也相信絕大多數香港市民不贊成」。他在前一天晚宴時還表示:關於香港出現的「本土問題」,極少數人打出「港獨」旗號,不是「本土」問題,而是「以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至於這是否違背了「一國兩制」的初心,以及這對香港是褔是禍,「相信廣大的香港同胞心中有數」。

身為中共第三號領導人物,親自說出這樣的話來,不以為恥,就連找個屬下或喉舌傳話作為緩衝都不要,希望大家感到一錘定音,乖乖服從,真是無知無恥,充滿語言暴力,毫無政治智慧。他這番話有兩大弊病。

首先,如果香港人不得「自決」,難道要接受「他決」、「黨決」、「槍決」?香港人要有甚麼樣的政治領袖和政治制度,竟然需要由遠在北京中南海吸氧氣罩的幾個中共高層老人來「決定」,有理嗎?在2014年《白皮書》和人大831決定之後,《基本法》的所謂「高度自治」和「普選」已中共被棄如敝屣,撕破面具。如果香港人繼續戀棧《基本法》這些條文,不能自拔,那就只會淪為接受「他決」、「黨決」、「槍決」。香港年輕人高唱《獨家村》、《雞蛋與羔羊》、《主旋律》、《廣東歌》,難道大家看不出香港人對「他決」的厭惡嗎?為甚麼自己的命運不能自主而要「聽黨由命」?套用張德江自己的說法,這對香港是褔是禍,「相信廣大的香港同胞心中有數」。

再談「港獨」。真正實現「港獨」,當然就必須廢棄《基本法》,脫離中國統治而形成獨立的國家。但是如果大家只不過是談論和研究「港獨」議題,就根本不會構成違法。張德江聲稱有人打出「港獨」旗號,就是「以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此言嚴重扭曲事實!客觀事實擺在眼前:提倡港獨的人士至今沒有「行分離之實」,而是「研究行分離之實的可行性」或者「談論行分離之實的理念、條件、手段、好處」,完全不是「行分離之實」,否則張德江之流早就已經帶軍隊來香港鎮壓,而不是參觀老人院舍和創新科技了。如果他說連和平研究或理性談論都不行,那就是嚴重干涉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果真如此,他不但是草菅人命的罪犯,更加是戕害自由的暴君。更重要的是,張德江聲稱港獨的主張「根本成不了事」。果真如此,他又喊甚麼香港亂、要埋單、行分離之實?一件「根本成不了事」的事又如何能夠「行分離之實」呢?以毒攻獨,可以休矣!有病就去看醫生吧!

四、聽取彙報

此外,為何香港政務司長、財政司長、律政司長需要向訪問香港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彙報工作」?究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有何法定權力要求香港特區三位司長向他「彙報工作」?究竟香港特區三位司長有何法定義務要不定期地、隨傳隨到地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彙報工作」?如果有,請拿出法律條文給大家看看!

這件事再次證明:除國防和外交事務之外的「高度自治」已經不復存在,「中共干預」已成家常便飯,「法治精神」已經岌岌可危。張德江還要賊喊捉賊,大言不慚地表示:「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是社會穩定的基石,是自由的底線,基石若動搖,底線若退讓,如何保持繁榮穩定?」「希望特區政府及司法機關,切實履行維護法治的神聖職責,嚴明執法,公正司法,絕不能姑息縱容違法行為,社會各界對衝擊法治底線的行為也應嚴厲譴責。」請他自己用這些話,來檢視自己要求香港三位司長「彙報工作」這件事,究竟於法何據?如不獨立思考,奴才與幫閒就會是這樣煉成的。

五、冷笑四人

多名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應邀與張德江在晚宴前的酒會見面,其中包括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公民黨梁家傑、民主黨劉慧卿、工黨何秀蘭、衛生服務界李國麟。會面後,他們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表示已向張德江傳達香港面對的問題(包括李波事件,以及香港人對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莊嚴承諾」感到「落空」),表示特首梁振英是香港問題的「罪魁禍首」並要求撤換梁振英,建議設立「港是會議」以加強特區政府、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與香港各界之間的溝通。

張德江回應空泛。有記者問梁家傑會面的整體氣氛如何,他以「Civilised」及「Nothing Unexpected」來形容。他又指張德江一定做不到到埗後提及的「真聽、真看、真講」,這是因為梁振英以反恐之名,「包圍」張德江,所以要看看張德江行程的第三天能否「突破重圍」。乍聽之下,張德江儼如梁振英的囚徒,一副慘相。

要傳達問題?要複述時事?難道張德江不知道李波是如何「被失蹤」的嗎?要三方會議?難道張德江真心喜歡跟民主派溝通嗎?抑或只是把他們當猴子耍?對於這些問題,這四位議員充其量只是幼稚。但是,他們竟然進一步說梁振英是香港問題的「罪魁禍首」,這就恐怕就不是幼稚那麼簡單了!

罵太監不罵皇帝,就是懦弱;聲稱千錯萬錯只在太監,更是撒謊。不論基於任何理由,這種撒謊都是不能接受的。共產黨有句術語叫做「轉移鬥爭大方向」,就是希望大家:反梁不反共,罵梁不罵習。他們四人在酒會內的言行,不論其內心如何設想,正是起了「轉移鬥爭大方向」的惡劣客觀效果。「罪魁禍首」又豈有可能是梁振英?自欺欺人,徒惹冷笑。

他們四人本應怎麼做?要麼不出席,拒絕他的邀請,表示絕不服從;要麼趁此機會進場,大罵共產黨與習近平扼殺香港的民主與自治,越境綁架李波,挑戰人權法治,甚至可以勇敢地開展肢體抗爭,表明承擔法律責任,務求登上國際新聞頭條,讓全球矚目。換言之,若非漠視他,就要羞辱他,讓世人清楚知道中共獨裁專制的反應和後果。可惜,他們不但錯過了這個難得機會,更加轉移了抗爭方向,變相把「梁振英不可連任」這個緣木求魚地乞求開恩的議題視為重點。依我看來,老泛民主派人士恐怕已經無法承續今後香港民主運動的應有方向:本土自決、反共抗暴。纏綿在共識、妥協、溝通、博愛、和平、企盼的溫柔鄉之中,獨裁專制根本不會自動消失。多讀人類歷史,例子層出不窮,大家莫再自欺欺人。

君不見香港眾志、社民連諸位年輕勇士,早已看通看透,繼而奮發抗爭。香港人應該給予他們掌聲和鼓勵。

趁張德江訪問將軍澳一間老人院,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副主席黎汶洛及秘書長黃之鋒等人,早上衝出東區隧道前的馬路,企圖攔截張德江車隊,希望直接向張德江表達港人爭取自決的訴求,以及「撕破警方和政府偽造出來的太平盛世」,但遭警員制止,並被警方以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拘捕,被帶往觀塘警署。

至於社民連方面,則發動展示巨型示威標語的猛烈攻勢。在獅子山腰掛上巨型「我要真普選」黃色直幡,在張德江必經的北大嶼山公路旁、東涌小蠔灣及青馬大橋附近展示「我要真普選」巨幡,在安達邨迴旋處上方山坡懸掛一幅巨型「我要真普選」橫額。事件導致前後至少七名勇士被捕。

勇士未必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莫論成王敗寇,只談是非對錯。他們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假以時日,精進手段,時機成熟,地動山搖。畢竟他們如此犧牲和奮鬥,一眾老泛民人士還應無動於衷或視若無睹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