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曉明戴罪宣旨

2017/1/3 — 16:55

元旦日播出張曉明接受央視專訪(央視片段截圖)

元旦日播出張曉明接受央視專訪(央視片段截圖)

失蹤多天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突然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專訪,元旦日播出,向香港人「開年」。張曉明表示:

(一)「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舉世公認,香港「回歸」20年「風采依然」, 「原來人民擔心變的都沒有變,而變的大都是應該變的,或者是大家希望變的」。

(二)「一國兩制」有「三條底線」,全是應有之義和基本規則:不容任何人從事任何形式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活動;不容挑戰中央的權力和香港《基本法》的權威;不容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顛覆活動,破壞內地的社會政治穩定。在此前提下,中央及內地人民「要充分尊重堅定維護香港實行的制度,不能干預純屬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

廣告

(三)香港全社會需要強化上述「底線思維」,應該正視近年「激進分離力量」在港滋長冒升現象,遏止港獨。

(四)習近平對香港事務非常重視,中央政府一定會繼續全力支持香港。

廣告

一、宣讀聖旨

如果我估計沒錯,廖暉前秘書兼中聯辦夕陽主任張曉明現在的處境是:留黨察看,戴罪宣旨!君不見張曉明連正常地走出來拋頭露面,以及在香港記者之前受訪侃侃而談都做不到,顯已奇怪。況且整個央視錄影畫面,猶如數個月前李波的錄影片段一樣,做法反常,足見張曉明涉嫌失寵,疑似受控,照稿讀出,不敢造次。

況且他在講詞最後一部分畫龍點睛,可圈可點:「習近平對香港事務非常重視」,暗示他剛剛所講的全部都是習近平的意思,全由習近平安排他宣旨,再安排由姓黨的央視播出,而他現在只不過是個演員喉舌;「中央政府一定會繼續全力支持香港」,暗示有了中央支持,張曉明本身可有可無,恐將「功成身退」。張曉明出局走人,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二、賊喊捉賊

更重要的是,張曉明既是「中央」喉舌,又是「內地人民」,如果真有義務「充分尊重堅定維護香港實行的制度,不能干預純屬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那麼他為甚麼竟然會對葉劉淑儀說「我支持妳當立法會主席」?難道立法會主席不是由立法會議員互選產生的嗎?張曉明根本不是香港登記選民,究竟他有何德何能慫恿某君擔任或不擔任立法會主席?不正是粗暴「干預純屬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嗎?葉劉淑儀把張曉明這句話捅出來,相當於挖個坑把他活埋。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世態炎涼,自作自受。

況且昔日這位香港地下黨頭目如何操縱香港選舉、組織種票買票、吸收發動黨員、煽動衝突仇恨、資助黑幫鬧事、金援幫黨奴棍、官商私相授受、配合狼英亂港、強硬鎮壓異議,均屬粗暴「干預純屬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他正是賊喊捉賊。

還記得張曉明在雨傘運動之前,曾經拋下一句豪言:「讓你活著就足以顯示國家的文明和包容!」現在我們把這句話送還給他。反正他是生是死,抑或雙規判刑,「太陽照常升起」。翌年,他又說:「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其實,習近平的權力更具有超然於張曉明之上的特殊政治地位,足以令他被失蹤、被錄影、被免職、被雙規、被囚禁,死無葬身之地。去年,他更說:「容許這樣的港獨分子堂而皇之進入香港的立法機關,這符合一國兩制嗎?符合基本法嗎?符合法治原則嗎?」答案是顯然的:政見自由,當然符合。我更要反問:容許張曉明堂而皇之干預及操控香港大小事務,這符合一國兩制嗎?符合基本法嗎?符合法治原則嗎?

三、底線欽定

另一方面,張曉明所宣讀的習近平「聖旨」,究竟告訴了大家甚麼?很簡單:「香港人不犯我,我不犯香港人」。習近平顯然師承了毛澤東的垃圾痞子話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由此可見,習近平真是毛澤東的乾兒子。所謂「三條底線思維」,說來說去,不外如是。

當然,怎樣才算「犯」,解釋權在「我」,不在「香港人」。這就是「丁蟹精神」。例如:宣誓講「支那」,校園論港獨,就是「人犯我」;慢慢讀誓詞,加料又撐傘,也是「人犯我」;講獨要參選,香港要自決,更是「人犯我」;香港人反對釋法、撤回覆核、誓要真普選,通通都是「人犯我」。然而,特區政府用司法覆核撤銷議員資格,就不是「我犯人」,因為全部是「依法」辦事。

這樣一來,「人犯我」與「我犯人」兩者根本不是建基於相同標準,而且完全可以隨著習近平「核心」的喜怒哀樂而隨時欽定、隨時改變。你公開聲援709被捕律師及家屬,你公開關心劉曉波、黃琦、江天勇,你公開悼念六四亡靈,就是「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顛覆活動,破壞內地的社會政治穩定」。你提倡香港自決前途、主權在民,就是「從事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活動」。你在宣誓時加入「支那」,或者緩慢讀出誓詞,就是「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基本法》權威」。反正今天共產黨說你是就是,明天共產黨說你不是就不是。

跟共產黨交手,千萬不要相信共產黨告訴你的所謂共產黨「底線」,因為那些「底線」的解釋權、創作權全在共產黨手上,隨時因應策略需要而一變再變。需要不變時,例如暫未重推23條立法,就說「原來人民擔心變的都沒有變」;需要改變時,例如頒佈人大831決定,就說「變的大都是應該變的,或者是大家希望變的」。總之,共產黨就是靠這種詭辯撐場面。面對這種歪理,我們只需堅持一貫的法治精神與人權理念,千萬不要被共產黨的所謂「底線思維」迷惑。由始至終,共產黨只講利害和策略,不講原則和底線。

四、政情觀察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退休在即,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周波已被免職,改由立場強硬的宋哲及黃柳權接任,可望跟扮演白臉角色的馮巍雙劍合璧,軟硬兼施,充滿權謀。無論如何,副主任人數已由3人變為4人。這顯然是李秋芳出任港澳辦副主任之後紀檢行動的一部分,目的是協助習近平,清除廖暉餘黨,安插習系人馬。

面對此情此景,身為廖暉前秘書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能夠倖免嗎?君不見習近平已經外調了一位完全對港澳事務毫無經驗的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譚鐵牛(專長為電腦視覺監控、基於人的行為和生物特徵的人物識別與身分鑒定、多媒體大數據),新增為中聯辦副主任之一,坐鎮中聯辦,副主任人數由6人變為7人。雖然這只是一道頭盤,但結合上述種種跡象顯示,張曉明的中聯辦主任生涯,恐怕已經進入倒數計時階段。

再加上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極可能在年底召開十九大前後一段時間退下來,可能改由習系人馬或者已經向習近平投誠的汪洋或者其他欽定人選接任,因此可以想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港澳辦、中聯辦將會在今年十九大前後爆發大清洗、大換班,前朝遺老勢力(尤其是廖暉餘孽)將被連根拔起,換上習近平信任的人馬,治港權力將會集中在習近平一人手上。習近平絕對不會對香港撒手不管,只會對香港軟硬施策,優先擺平卡在自己和特區政府中間的三級幹部隊伍。

至於下屆特首人選花落誰家,是辭職隱身避而不見的曾俊華,抑或是聲稱「今年身分必變」而最近在故宮羅生門中鬧得滿城風雨的林鄭月娥,目前全繫習近平一念之間。儘管經濟日報聲稱在曾俊華辭職前,中央早已表示不支持他擔任特首,但卻無從解釋中央為何竟用discourage這個英文詞彙放風,也無從解釋為何一向聽話的曾俊華依然堅持辭職,一副籌備參選的模樣。儘管港共元老吳康文聲稱曾俊華當選機會渺茫,但他給出來的理由只不過是他轉趨低調而已,難有充分說服力。

我認為在未來兩個月時間內,將會是習近平揭露自己欽定人選的關鍵時刻。現在一切只不過是「習近平鼓勵各方表態、吹風、收風、歸隊、列陣、跑馬仔、買定離手」的曖昧階段而已。香港地下黨系統間接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習近平聽到了;商界不置可否,比較傾向曾俊華,習近平看到了;民主派和多數市民反對林鄭月娥,部分人更支持曾俊華,習近平也知道了。現在是輪到習近平找一天揭盅的時候了。娥狼傳說也好,薯片叔叔也罷,熱閙是他們的,香港人甚麼權利也沒有。這正是香港人的悲哀!很多人連「民間公投選影子特首」這個議題也不在意,只是一味想著自己如何影響欽點結果,真的令人相當失望。

補記

今年民間人權陣線舉辦「主權在民」元旦遊行,主題是「反對釋法、撤回覆核、我要真普選」,遊行人數遜於預期,約有9150人參加(警方聲稱有4800人),恐怕是受到梁振英宣佈不連任所影響。我在遊行人群中,聽到最多的,是市民對習近平如何拍板下屆特首的疑慮。無論如何,「守護公義基金」的籌款狀況理想,可望幫補其中被特區政府司法覆核議員資格的4位議員的訴訟費用。畢竟,民意戰不在今天,重頭戲在於:今年在326特首選舉和香港71易幟20週年這兩個日子,令大家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