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曉明講話違反《基本法》 

2015/9/23 — 16:50

資料圖片:張曉明

資料圖片:張曉明

正是「圖窮匕見」呀!!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紀念《基本法》頒布二十五周年研討會上發表講話「正確認識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的特點」,引起香港市民的震怒和憂慮。

綜觀全篇講話的主旨是:「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回歸前不是,回歸後也不是」,以此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體制是在中央政府直轄下,實行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行政立法既相互制衡又相互配合、司法獨立的政治體制」,後又進一步說:「行政和立法之間制衡中有配合,配合中有制衡」,由此推論「行政長官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處於特區權力運行的核心位置」的結論,試圖介定香港政制的實質。

廣告

根據維基百科解釋,三權分立是資本主義經濟和政治特徵相適應的基本政治制度。三權分立是西方民主國家建立基本政治制度的根本原則。資本主義國家無論如何演變,三權分立都是其根本特點。實行三權分立才是民主和法治國家的標誌,不實行的就是專制國家。既然《基本法》承認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便無需列明三權分立四個字,因為資本主義=三權分立,發展資本主義社會不能把三權分立剔開,不是由得中共要實行或是不實行的。

廣告

權力分立,互相制衡(Separation of powers )的重點不在於權之多少,如何分,如何立,英國式或是美國式,而在於「制衡」。無論西方國家的行政立法機構分立得很徹底還是很不徹底,由甚麼去主導,其「制衡」功能不會改變或減弱,目的是避免獨裁者的產生。而且是「分立」不是「配合」,張曉明的「行政立法又配合又制衡」論,正是孕育行政長官成為超然於三權的獨裁者的理論。

張曉明講話違反《基本法》第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他不說「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而是說「不實行三權分立」,就是違反「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條文,即是取消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也就是取消「一國兩制」。他立論已錯,「超然」的推論更難成立。

不要再引用鄧小平的說話作為擋箭牌了。中國在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在其附件一中定明將在《基本法》上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鄧小平卻在87年又說出「不能照搬西方‥‥比如三權分立‥‥」的話,這是推翻附件一「保持資本主義制度」的承諾,正是翻雲覆雨,出爾反爾。一個原因是他的無知,根本不知甚麼是資本主義,它的政制就是三權分立。另一個原因是他早早設下這個騙局,像毛澤東1937年為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把陝甘寧革命根據地改名「中華民國特區」(香港特區不是鄧小平首創,拙著p.265 有記載)一樣,並非真要保留資本主義香港。現在回看,後一種原因屬實。張曉明終於展開圖卷,露出匕首,正是明證。

回歸十多年以來,中共學者、京官輪番向港人喊話的次數已經數之不盡。記憶中有喬曉陽、吳邦國、曹二寶、習近平、李飛等,由愛國愛港,自治權,第二支管治隊伍,三權合作,到白皮書、831決定,步步進迫,一次比一次嚴厲。終於,張曉明揭示消滅資本主義香港的終極計謀,可說是一個謊言的落實。他所描繪的香港政制特點正是中共治港的理想藍圖,即是中央的終極既定政策。

張曉明實在是以中共地下黨工委書記的姿態講話,一種居高臨下指導港人的態勢,把「行政主導體制運作不到位,不夠順暢」歸咎於三權分立,其實是虛張聲勢的表現。中共黨員有個特質,當工作受挫接受批評或處罰時,思想必定趨向寧左勿右,表現得更加革命,更加鬥爭,更加忠心,張曉明就是這種心態。這次講話不是中央交下來的任務,而是他在這種心態下把應該等到2047年前才揭牌的黨的終極底線提早宣示出來,以求自保。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樣的中共政治體制只適用於地下黨員當特首時用,難道他以為2017年選出的特首一定是地下黨員嗎?不是地下黨員的話,恐怕又要另搞一套,收回一些權限了。中央還在舉棋不定呢。

我一直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並非由中央授予,而是由《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授予。港人受這兩個文件的保護有一定的獨立自主空間,如果中央不顧一切,以黨意強加於港人的話,必遭港人激烈的反抗。

 

註:本文主要觀點曾在拙著文章中表述:《發展資本主義制度,就是硬道理》 p. 176–180;《吳邦國的權力論》p. 202–204

2015年9月2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