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炳良有口難言 梁振英矯揉造作

2016/9/22 — 21:46

張炳良、梁振英(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張炳良、梁振英(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官員迴避記者提問從來不難,硬着心腸厚着臉皮便可以,但答非所問不但不能蒙混過關,更會露出馬腳。在橫洲公屋發展問題上,特區高官在記者會上的答非所問,正處處流露他們的難言之隱和品格缺憾。

橫洲問題看似千絲萬縷,其實問題很簡單。原本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的橫洲計劃,何以只剩下4000個可以上馬,其餘全部擱置,遙遙無期? 特別令人起疑的是,特首梁振英親自出任有關工作小組主席之後,政府便派員跟鄉事勢力代表摸底。結果在鄉紳反對下,公屋計劃大幅縮水,究竟誰作決定又為何有此決定? 政府實在欠公眾一個解釋。

很遺憾,曾任香港教育學院校長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早已失去學者尋根究柢的求真精神。在周三記者會上,他只懂照本宣科,重複地說,橫洲公屋目標由17,000個減至4,000個,純屬技術考慮,政府無限期押後第二、三期的計劃,彷彿只是內部的決定,與鄉事壓力無關。

廣告

張炳良可以視而不見,但他應該明白,他這樣做,猶如掩耳盜鈴。他仿似全不知情,把公屋計劃限於興建4,000個單位,是政府摸底期間.鄉事代表梁志祥的建議。張炳良順從梁的建議,可吹噓成"從善如流",卻不能說成公屋減產與鄉紳反對無關。

同樣,張炳良也似乎未讀過 «蘋果日報» 引述政府內部文件的報道,指出官方降低建屋數目的原因,是「避免與橫洲露天貨倉的持份者產生衝突」,並通過是次讓步,保住「同區其他推展中的房屋項目」。

廣告

由始至今,來自鄉事勢力的阻撓,張炳良隻字不提,猶如不能說出的禁忌,而他說政府從未放棄的橫洲第二、三期計劃,由兩年前決定擱置到今天有何進展、以至未來發展的時間表,張炳良同樣是啞口無言,一片空白。看來這13,000個單位不過是畫餅充飢,根本早已消失於梁振英的十年建屋計劃之中。

張炳良的解釋只能自欺卻不能欺人,他對鄉事勢力的諸多避忌,卻又凸顯了他們的威力異常,甚至異常到官方會為霸佔官地者不斷批出短期租約,以至只聽過鄉事反對聲音便可決定縮細發展規模,不用再徵詢其他居民以至區議會的意見。

如果說張炳良荒腔走板,顧左右而言他,記者會上的梁振英可謂矯揉造作,離題萬丈。離場前,梁振英語調委屈,近乎語塞又欲哭無淚,以「粒粒皆辛苦」去形容政府覓地起樓之艱辛,但既然「粒粒皆辛苦」,何不堅持收地起樓,却竟然輕輕放下13,000個單位,無限期擱置,只興建4,000個單位?

梁振英的劇本不外是----別人都錯怪了他。有人批評他官商勾結,他不會正面回答,只會說有人恨他,因為亞太區樓市升了5%,本港倒跌8%,彷彿他正是地產霸權的剋星。但他似乎沒有看看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字,他上任四年,住宅樓價高處未算高,繼續上升二、三成。

他又說,大幅削減橫洲公屋數目,是他接納房屋部門同事的建議,但他作為政府首長,當然一力承擔。但他似乎忘記自己曾經說過,他領導橫洲的工作小組,是為政府各大部門提供高層次的決定,是領導整個工作團隊,當然每個重大決定他都應該充分參與,怎會變成他口中那樣,只是捱義氣,才為他的下屬所做不受歡迎的決定承擔責任?

他又表示不知道新世界正打算在橫洲申請興建私人樓宇,以撇清官商勾結的指控。但他既然走上前線,出任工作小組主席,又怎可以不避嫌疑,不留意甚至疏忽自己支持者在他主政的發展區內有所行動?難道給人揭穿後,一句不知情便可置身事外?

梁振英在記者會的一舉一動,舖排着迹,方法奇特。他那些扭曲的意念和造作的表述,其他不說,正好反映他已失去老老實實說話的能力,更不要說可以取信於民,領導政府了。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