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蔭棠與趙爾豐

2015/6/26 — 18:05

中國政府對清駐藏大臣的表述。 (見2013年在拉薩建的“清政府駐藏大臣衙門舊址”)

中國政府對清駐藏大臣的表述。 (見2013年在拉薩建的“清政府駐藏大臣衙門舊址”)

【文:王力雄 】

清政府對西藏實行新政,有兩位代表人物。 文的是張蔭棠,武的是趙爾豐。 

張蔭棠圖片見2013年在拉薩建的“清政府駐藏大臣衙門舊址”。

張蔭棠圖片見2013年在拉薩建的“清政府駐藏大臣衙門舊址”。

廣告

張蔭棠曾任清政府的外交官,兩次中國與英國談判藏事條約,他皆是中方主要代表。 1906年到1908年,他被派到西藏整頓藏務。 朝廷曾要給他駐藏幫辦大臣之職,張蔭棠知道駐藏大臣在藏人中失去威信,寧願以欽差大臣身份履職。 他進藏後,清除時弊,整肅吏治,懲治了一批貪官污吏,使他在藏人心目中樹立威信──拉薩有一種「張大人花」,據說就是藏人給他當年帶進西藏的花起的名字。 

廣告

張蔭棠的治藏思想和措施,用他自己的話概括是「惟整頓西藏非收政權不可,欲收政權非用兵力不可」。 他上奏朝廷的「治藏十九條」,直到中共治藏仍有諸多繼承。 張在西藏時間較短,卻為中國在新國際形勢下對西藏確立主權形成政策基礎。 繼張蔭棠之後主持藏務的駐藏大臣聯豫,則在張蔭棠籌劃和倡導的基礎上具體實施收取西藏政權的政策。 

張蔭棠和聯豫在藏期間,正值十三世達賴喇嘛為躲避英軍入侵,連續五年流亡在外,造成藏人群龍無首,為中國收取西藏政權提供了有利時機。 他們藉機清除西藏官員中的親英派人士,重新任命噶倫等官員,改革政權體制和設立新的政府機構。 聯豫力主由駐藏大臣直接管理全藏政事,將全藏政權收至駐藏大臣衙門系統,不再通過噶廈政府。 那時甚至有把西藏改為中國一個行省,徹底結束藏人治藏局面的主張。 只是西藏實在過於遙遠,無法派進足夠執政官員而停留於議論。 

與之同時在康區辦理藏事的趙爾豐,卻以「改土歸流」實現了收取政權。 「康」是藏地三大地理區域之一,包括今天西藏東部、四川西部以及雲南西北一角。 歷史上康區主要由當地世襲土司統治,個別地區間或由拉薩派官管理。 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之交,康區隨拉薩對北京的離心傾向增加也陷入多事之秋,暴動此起彼伏,攻擊清朝官員和西方傳教士,燒毀天主教堂,連在巴塘主持屯墾的駐藏幫辦大臣鳳全也被殺死。 趙爾豐奉命帶兵出征平定,從此開始了他對康區藏事的經營。 
 

藏人稱為“趙​​屠夫”的趙爾豐。

藏人稱為“趙​​屠夫”的趙爾豐。

趙爾豐在被任命為川滇邊務大臣後,便開始實行「改土歸流」。 所謂改土歸流,就是把當地世襲的土司和頭人,換成由清政府任命的、可以隨時流動的外來滿漢官員,消除土司割據的政體,納入與中國內地一致的州縣制政權體系。 趙爾豐對康區採用暴烈手段,殺人無數,廢除了明正、德格、巴塘、理塘為首的大小土司和昌都、乍丫等活佛的政治地位,驅逐了拉薩派在康區的官員。 改土歸流進一步激發康區各地土司的反抗。 趙爾豐治理川邊六年,南征北戰,幾乎總是不停地打仗。 趙爾豐征服和改流的地區約計東西三千餘里,南北四千餘里,設府、所、州、縣三十餘處,為後來民國時建立西康省奠定了基礎。 

清末對西藏推行的新政,一定程度上起到對西藏輸入現代化的作用。 張蔭棠、趙爾豐、聯豫等人除了對藏區收權,也在經濟、文化、教育、衛生等方面推行一系列新事物。 如平治康川道路,敷設川藏電線,僱比利時工程師架設河口鋼橋;開辦工廠;創設郵局;選派年輕藏人到內地學習工藝;在拉薩建立商品陳列所供藏人參觀;編練新軍,辦陸軍學堂和巡警教練所,設步警和馬警維持治安;趙爾豐在康區創辦學堂六十多所,親自為其編寫課本;聯豫在西藏各地也創辦了二十多所新式學堂;還出版發行了藏文白話文報紙,設立譯書局、印刷廠等。 

但是他們共犯的通病是企圖以漢文明改造藏人。 張蔭棠向西藏百姓灌輸孔孟之道的綱常倫理,推行漢文教學,甚至提出「喇嘛娶妻生子的聽便,並可充任農工商兵諸業」的主張。 趙爾豐不但強迫藏人子弟學漢話,還要求藏人採用漢姓,強令改變風俗,細到要求藏人改變以吐舌頭表示尊敬的習慣,規定男女青年在藏袍裡面要穿褲子,甚至他認為藏人的天葬風俗不好,也要求改變。 

建立主權需要把政權納入「同構」,但同時應該給予異質的民族文化以特殊寬容,才能達成一種平衡。 如果一邊收繳政權,一邊對西藏社會實行同化政策,便等於把敵對擴展到全體藏人,一定激起藏人的普遍憤恨。 而當藏人民眾與其上層精英站到一起反抗,收權和同化都會失敗,播下的民族仇恨也將長期難以化解。 

自由亞洲雪域漫談;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