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超雄︰當年參選議員想踢走羅致光,怎料......

2017/6/30 — 16:30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新民調結果顯示,以合適度淨值計,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有六成合適度,位列榜首。

羅致光是泛民政黨出身,今為做勞福局局長而退黨,但這個所謂「泛民」背景,從不代表基層和社福界聲音。鮮為人知的是,立法會新東議員張超雄,2004年毅然放棄社福機構的厚職,跑去參選立法會社福界功能組別,原來是為踢走1995年已經擔任社福界議員的羅致光。

不過,公眾或會記得,十三年前與張超雄對決的,不是羅致光,而是方敏生和張國柱。「係呀……到我參選時,羅致光就唔玩,其實都…都…都幾失落嘅。我就係想同佢對撼嘛!」張超雄無奈笑一笑,續說︰「不過方敏生都代表機構管理層,亦唔係反對一筆過撥款......咁…...都照玩啦,commit咗落去(選舉)。當時羅致光梗係幫方敏生,所以都係兩個陣營,我就同張國柱(上屆社福界立會議員)睇法相近。」

廣告

他和羅致光這十多年前的「恩怨」,要由社福界一筆過撥款講起。

廣告

時間回到九十年代。張超雄1996年底回流返港,翌年港府蘊釀推行一筆過撥款,取代以往沿用的實報實銷制度,「嗰時我已經大力反對,我喺美國經歷類似嘅制度,我做行政總監做咗八年,經歷就係辛苦,因為資金唔穩定,每年都喺度不斷搵錢、寫標書、投到就有兩、三年嘅錢,但留唔到人,因為錢出得少,投標價低者得。你請到嘅人係初級,項目做一、兩年,開始有成效佢就會走,或者個funding都會斷,其實好唔健康。」

事實上,這些只為跑數捨棄質素的問題,2000年香港推行一筆過撥款後已一一浮現,多得時任社署署長的「好打得奶媽」林鄭月娥,完全不理反對聲音,一意孤行,加上時任社福界議員羅致光推波助瀾,有份倡議方案之餘還在立會投票中投下贊成票,將香港社福界推向災難。

「羅致光,佢一日前線社工都未做過。佢只係紙上社工!」張超雄怒說。「就係羅致光同狄志遠,當年我記得好清楚,好幾次去傾一筆過撥款,佢哋喺社聯啲場合,睇到林鄭落嚟,每次羅致光都會話贊成。就算林鄭唔喺度,佢哋都會喺度講呢個制度有咩好處。佢哋個吸引力係個彈性,同埋放權,筆錢交咗俾機構管理層,靈活運用。」

所謂靈活,無非只是將商界思維引入社福界,意圖將管理層變企業家,破壞機構固有的人手編制。機構的老闆們,壓搾新入職員工薪金,又造成新舊員工不必要的階級分化,行政工作凌駕於社區服務,樣樣計到盡。社福界的士氣,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你唔單止可以搾人工,仲可以儲錢,儲到25%。儲錢有咩好處?你以服務之名,掟啲錢出去,搞咩大龍鳳都得,志在出名,然後頂爛市去bid啲project嚟做,佢有錢,吹呀?」以往的訪問中,很少看到張超雄這樣動氣。

「嗰套競爭,必然會出現好多奉承,令機構唔敢做倡議工作,唔敢同政府對著幹!以往我做救世軍青少年中心副主任,拉啲社工去行政立法兩局辦事處抗議,拉晒橫額,你吹呀?你夠膽cut我資源?冇可能,因為以前係補助金形式津貼。依家梗係唔係啦,你咁頑皮?你下次唔使旨意投到項目呀,點止社署嘅資助,政府其他部門嘅資助都會走嚟問我,我就話你呢間機構唔好俾。」

張超雄說到面紅耳赤,是因為他重視社工的價值,重視人的尊嚴,不想看到同工活在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夾縫,不忿社福服務淪為市場化商品,「我哋走去同人講,點樣empower弱勢,其實我哋變成最弱勢;我哋同人講公義,其實我哋最唔公義,喺機構內面出現貧富懸殊,出現同工不同酬。我哋講嗰套咩關愛、咩公義,係搵笨!我哋走去輔導個青少年,話幫佢去搵工,但個社工本身都要搵工,佢自己都俾人剝削緊!當我哋話要成為風雨中嘅碼頭,但我哋自己分分鐘連份工都冇埋,自己家庭都唔穩陣,仲講乜其他嘢?」

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張超雄帶著這份憤怒,04年參選立會社福界,打正旗號要推翻一筆過撥款。當年他大比數贏方敏生,此後贏得社福界議席的張國柱、邵家臻,亦反對推行一筆過撥款,可惜這份社福界民意換不到制度改變。不過張超雄悲觀得來也積極,指多年來堅持抗爭,也為政府帶來不少壓力,例如親政府的社聯不敢完全公開支持這項劣政,政府亦曾額外撥款資助機構營運。這雖談不上是階段性勝利,但堅持發聲,亦令政府不敢太放肆。

可是,今時今日還對政府改革還抱有期望,是否太天真太傻?張超雄卻有另一看法,「羅致光同林鄭係一拍即合,佢哋都係喺度計數,cut綜援眼都唔眨,嚟到今天,cut N無人士津貼,都係眼都唔眨。但林鄭同羅致光,佢哋只係太過傲慢,太過以為自己好叻,乜都知道晒。依家佢哋做到特首同局長,已經冇可再高嘅位置,就係佢哋找數嘅時候,將以往嘅wrong doings更正,全民退保、綜援改革、安老服務、社區照顧,全部都係要找數!」

但這世界識時務者為俊傑。羅氏九八年已成為太平紳士,04年打後不做議員,仍然步步高升,先後於05年及14年獲頒銀紫荊星章和金紫荊星章;在奶媽的眷顧下,又當上扶貧委員會委員兼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如今再空降成為勞福局局長,前途和錢途都一片光明。

至於一直希望為社福界和弱勢社群爭口氣的張超雄,04年撼贏方敏生成為社福界議員後,08年轉戰新西地區直選,差幾千票飲恨落選;09年成立民間團體正言匯社,在社區深耕細作;12年再接再厲出戰新東直選,重返議會;去年立會選舉再勝一仗,繼續在議會內外推動制度改革。

張超雄參選立會,是想透過議會平台去為弱勢發聲。但每次立會選舉,都是身心體力和資源的消耗戰;議會內外,他每天工作近十二小時,亦親自接見求助個案,年屆六十的張超雄,累得骨頭也要散。十三年後二人終於「對撼」,但已變成議員和官員的交戰。眼見親建制的羅氏平步青雲成為掌權者,心裡會覺得不值嗎?能夠不憤怒嗎?

「我梗係嬲,但我唔係嬲佢個人,我係嬲點解社福界過去嘅士氣同價值持守一路被侵蝕。佢個人嘅步步高升唔係我嘅關心,我關心係我哋社工嘅天職係爭取公義,幫弱勢社群,但往往喺社會爭取公義時,因為機構要生存,我哋未必可以企到最前線,我嬲係嬲呢啲。」

 

(原題為【工黨 X 張超雄】張超雄︰當年參選議員想踢走羅致光,怎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