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達明:鄭若驊解釋偏離律政司一貫做法 理據欠奉如內地法院式人治

2018/12/27 — 15:44

張達明、鄭若驊

張達明、鄭若驊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見記者,為「UGL案」未徵求獨立法律意見解畫,她指作刑事檢控決定時,案件涉及律政人員才會尋求獨立意見。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鄭若驊的解釋偏離以往律政司一貫做法,又指對方沒就不檢控提供理據,是類同內地法院的「人治」手法,令人憂慮。他又指,不能完全排除司法覆核獲批的可能性。

鄭若驊昨反問,律政司作檢控決定時,「沒有利益衝突,沒有任何顯性偏頗,為何要另外尋求法律意見?」又強調並非「卸膊」, 堅稱不尋求法律意見是有擔當的做法。張達明今早接受電台訪問稱,從公開文件可見,律政司過去在六種情況下會把案件外判,是要慎重考慮案件的敏感程度,當案件存在利益衝突,為了避免令外界有偏袒或有政治考慮的觀感,律政司就會向外尋求外間資深大律師的獨立意見,是基於「公義需要彰顯於人前」這貫穿普通法的重要原則。

偏離過往律政司做法 法治正「走樣」

廣告

他稱,今次突然不跟過往做法,外界必定有疑慮,鄭若驊對不檢控梁振英的的解釋,卻明顯反映偏離以往律政司一貫做法,並沒考慮公眾對此案觀感。張達明質疑,可能是鄭「唔熟書」、對過去的政策有誤解,又或者是她上任後修改了有關政策,他形容是「倒退」。

鄭若驊要求外界相信她是「依法行事、一定不會有偏袒」,張達明批評:「現在鄭若驊的表述很人治式:你信我吧,我有擔當的,我做事是不偏不倚的。」他說。「這是人治式的,讓人有隻手遮天感覺的處理。」

廣告

張達明承認要跟進此案有困難,也曾在 Facebook 帖文嘆「權在他手、夫復何言?」他慨嘆香港法治在「走樣」,愈來愈行近內地那一套。「這是我們不想看到,我們普通市民無權無勢,除了可以發聲批評外,不能做到很多事去改變這情況。」

張達明又提到,鄭若驊似乎誤解或沒留意到過往律政司一貫政策,故不能完全排除司法覆核的可能性,但要獲法庭批准的門檻也非常高,不易成功;但如法庭批准司法覆核,庭上就會披露更多資料,讓公眾了解律政司有否誤解過往的政策。

過往涉高官案件必尋獨立意見

回歸以來歷任律政司,當處理涉及政府高官及公職人員的案件時,都會先尋求外間獨立的資深大律師意見,當中涉及包括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前行會成員林奮強、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和前特首曾蔭權的案件,均不是如鄭若驊口中所說,因他們是「律政司同事」才尋求獨立意見。張達明指,由於決定不檢控後不會再有公開的法律程序,為讓公眾有信心這純粹是法律決定,過往律政司都會提供較詳盡的解釋,如過去不少涉及高官的案件中,律政司會提及時序,例如廉署何時提交報告、何時徵詢獨立法律意見,又會詳細地解釋當中邏輯,為何最終沒足夠理據檢控。

有關「UGL案」,張達明指梁振英是前任特首,又是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案件在其任內發生,非一般簡單案件,「簡單的話,又怎會需要搞四年多?」,律政司以「閉門」做法處理,更不作詳解,難以釋除外間疑慮。

張達明今早亦撰文,指鄭若驊的說法是違背律政司一貫政策,亦違反法治精神。他在文中舉例, 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2015 年 6 月,曾以書面回覆立法會,指在六種情況下律政司會把案件外判,當中適用於決定是否檢控梁振英的是:「為求審慎起見,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

今年二月立法會的文件亦表明,這「外判」政策仍沒有改變,有立法會議員質疑應否繼續採用過往處理涉及「具爭議性的案件」的政策時,政府當時仍堅持一貫「外判」政策,稱刑事檢控專員會視乎案件的敏感程度決定是否外判,主要是「避免予人偏袒的觀感或有利益衝突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