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世功的「雙特首制 」

2016/5/19 — 9:50

強世功 (有線新聞截圖,資料圖片)

強世功 (有線新聞截圖,資料圖片)

曾撰寫《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強世功在「一國兩制未來展望」論壇上發表其設立「雙特首制」的論述。據媒體報導,他為免中央擔心國家安全問題,建議香港可考慮修改基本法,設立雙特首分享不同的權力。一個特首交由中央控制,另一個交由香港控制,給予中央足夠保證國家安全的權力,如此,中央就可以不用控制特首普選。

強世功的言論似乎並未得到輿論的重視,只程翔先生的文章: 《磨刀霍霍向香港》講及他的建議。文章中程翔指出,在雙首特制下,北京委任的特首必然掌握重要權力,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的特首,只能負責日常行政管理工作。這正是大陸現行權力雙軌制模式,即黨系統首長的黨委書記是第一把手,政府系統即省長,市長,區長等是第二把手。中共要香港回歸這種管治模式,是篡改基本法賦予香港的管治權。自2008年以來中央的想法就是致力於奪回基本法曾經賦予香港的管治權。

回歸以來,中共總有一批學者,教授或京官不斷發表關於治港的研究結果,目的就是為中共尋找和提供進侵香港的理論和現實依據。這是中共向來以輿論先行到政策落實的管治模式。 中聯辦曹二寶於 2008年提出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的論述,經一番醞釀在2010年間逐步實現是最明顯的例子。隨後又有白皮書中身兼特別行政區和特別行政區政府雙責任特首的提出,接着又由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再次闡明特首有雙責任,雙特首身份。最後強世功索性把個特首一分為二來個雙特首制。正是層層加碼,步步進迫,強世功的建議不容輕視。

廣告

我曾經是中共地下黨員,很早己經醒悟到這個嗜權如命,以「有了權就有了一切」為核心價值 的中國共產黨,面對基本法的一國兩制必定坐立不安。不能大權獨攬全面管治,他們總會有喪失治權的危機感而難以安心。常常聽到的所謂國家安全問題,其實是中共管治權的安全問題。因此在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中,我曾四次提出一個解決中共疑慮的辦法。當時我自己也覺得是天馬行空,異想天開的構想,卻萬萬想不到,事隔十多 年,竟有一個強世功研究出如此異曲同工的雙特首制,着實把我嚇了一跳。茲錄拙文的說法如下:

1  ‥‥我建議,將來在新的政制下,從地下站出來的工委書記將作為祖國的代表,宣示主權的象徵,但不涉港府具體事務,這類似君主立憲‥‥這樣的安排特顯了祖國的一制。即象徵式地如目前中國一樣,每個組織和機構都由一個黨委書記來領導。(2003年,建議香港地下共產黨公開化P173)

廣告

2  ‥‥希望中共領導人與香港追求民主的市民共同作出妥協。訂定一個雙方均可接受的政改方案。比如我前曾建議的特區工委書記站出來,承擔類似英女皇般的職位,以示主權的確立。(2004年,發展資本主義制度,就是硬道理 P180)

3  ‥‥並大膽提出將來工委書記公開身份之後可以效法外國君主立憲制那樣,作為祖國的代表宣示主權的象徵。為工委書記安頓一個職權位置,以滿足中共管治的欲望,安定他們那焦灼憂慮的不安,同時也可符合基本法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規定。加拿大有一位代表英女皇的總督,其行使職權的範圍可作參考。(2009年,發展資本主義是港人的權利P238)

4.  筆者在上篇中提出效法加拿大設立象徵意義的總督或省督一職,是經過認真思考認為值得向港人推薦,希望參考推行,不是鬧著玩的。這是由英國君主立憲制引申出來的總理制,有別於美國的總統制。因為香港絕對不能像國內那樣容許一位太上皇工委書記的存在,這不符合資本主義制度。那麼曝光了的地下黨書記怎麼辦?設一個類似總督或省督的職位,讓這位書記納入香港的制度內,令他做事有所依歸,有透明度,杜絕他們再把深圳河以北的那一套硬塞進香港。這一處理既充份尊重了中共對宣示主權的大國威權之心,也符合資本主義制度。(2009年,再談第二支管治隊伍 P239--240)

強世功的雙特首制其實是侵害基本法,奪取特首權力,意圖繼曹二寶的第二支管治隊伍後進一步入侵香港的陰謀。筆者提出的類君主立憲方案,讓中央欽點的公開的特首做女皇,省督或特區總督,正是為了防止中共篡權奪位侵害香港。我一早便洞悉其奸。

英女皇九十歲生日了。她二十六歲登基,在位六十四年,刻守國家價值和優良傳統,成為英國的象徵,得到世人的尊敬,為君主立憲建立典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