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力高壓下的抗爭之路(上)

2016/2/18 — 10:57

大年初一晚上,警方在旺角街頭帶走多名示威者。

大年初一晚上,警方在旺角街頭帶走多名示威者。

香港爭取民主公義的抗爭者,必需要有一個全局的視野,才能定出抗爭的路向,準確的策略。必需對抗爭對像,包括中共中央和特首梁振英,有深刻的認識。知己知彼,謀定而後動,才能增加抗爭的決心。

說到中共中央,首要觀察的就是習近平。近三年以來,習近平正以不可抗拒之勢完成直趨毛澤東,鄧小平水平的高度集權之路,夢想成為帶領中國走向現代紅色帝國的獨裁者。有報導指,共有二十一個省份宣示「堅決維護習近平書記為黨的核心」,正式告別江澤民核心,向習近平表忠。核心的政治概念是「說了算」,即最後拍板者。習近平在黨內地位將進一步鞏固。

廣告

據報,習近平已組有像欽差大臣似的「中央巡視組」,更有一個派出欽差大臣到外國去的「境外緝捕工作局」。觀察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踪事件,筆者認為習近平也組成了一個類似明朝東廠西廠錦衣衛的秘密特務組織,由皇帝直接派遣,不經司法系統批准,隨意監督捉拿臣民,直接向皇帝報告。皇帝猜忌懷疑大臣不忠,充滿戒心,設立錦衣衛是為了打擊政治異己份子,消滅民間反抗力量。黨媒所謂的可以繞過法律執行任務的「強力部門」,就是這個廠衛組織,不是公安或國安。地方安全部門不能過問或查詢錦衣衛行動情況,所以港粵通報機制無效,香港特區政府無論如何追查,不會有結果。

拫據《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一書作者西諾披露,禁書中許多內容均由國內匿名爆料人輾轉提供。筆者認為這些資料背後反映民間的不滿情緒,也反映中共上層權鬥的蛛絲馬跡,利益相關者以公開秘聞的禁書,作為打擊中共中央甚至習近平本人威信的武器是非常明顯的。據聞失踪者桂民海在深圳開設秘密禁書寄送辦事處,李榮基手上有一份大陸三千四百個分銷者名單,中央直接派出錦衣衛南下深圳香港泰國,不惜越境搜捕緝拿作者書商,目的就是要獲得這份名單,以便挖出幕後爆料人,全面追緝禁書背後的「反習集團」(反黨集團),杜絕禁書的出版。習近平的錦衣衛直達天庭,無法無天,橫行無忌去執行皇上聖旨,達致極權統治,中國已經倒退到千年以前的皇朝時代。西諾認為這五個人不會回來了。

廣告

但是,習近平的皇帝夢恐怕為時已晚。中國近期股市暴跌,匯市創低,企業倒閉,失業人口增加,資金外流,產能過剩,出口萎縮,地方債台高築,GDP下滑,說明中國的經濟情況非常惡劣。索羅斯已公開指出中國經濟硬着陸無可避免。雖然習近平胸懷大志,有魄力有自信,一方面以「一帶一路亞投行」和「供給側改革」(Supply side reform)等政策,布下一盤大棋局(馬玲語)力挽狂瀾。在政治,軍事,外交,輿論等方面施行雷霆萬鈞的強硬政策。另一方面則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搜捕幾百個維權律師判以重刑。禁止妄議中央政策,從嚴治黨。改革七大軍區為五大戰區等等,挽救中共於危難之中。可惜難題成堆,積重難返,病入膏肓,一切恐怕已太遲了。這恰恰顯現出習近平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實情,一種困獸猶鬥般的瘋狂狀態。我們步署反抗之路既要看到希望,也要清楚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至於梁振英,上台以來,其實並沒有真真正正地管理過香港。請看:國教、港視、高鐵、三跑、假普選、自由行、七警、朱經緯、TSA、網絡23、香港大學、標準工時、退休保障等等,這些堆積如山的事件和政策,是梁振英欠下港人的債。他要不是拖延處理,就是逆民意霸王硬上弓。既縱容警察濫用權力,又藐視民意制造仇恨,讓民間積怨日深。他在施政報告中超過四十次提到「一帶一路」政策,宣稱香港要當超級聯係人,成立「一帶一路」研究院和督導委員會,由他親自主持。其熱烈響應緊跟中央絕對忠誠的表現令筆者感到肉麻骨痺。梁振英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完成黨旳任務:在政治,文化,教育,經濟,意識形態等各方面脅迫香港融入中共價值,改變香港成為大陸城市,消滅一國兩制。他用不着有民意觀念,也不會介意甚麼管治失效,管治危機,因為他只向黨負責。香港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訴求換來的卻是不公不義的回應,終於爆發2‧8年初一騷亂事件,梁振英難辭其咎。

筆者作為一個曾全程參與由新華社地下黨所領導的「六七暴動」小頭目,對於2‧8年初一騷亂,並不感到太驚訝,而且早有預感。這次騷亂無論是規模,暴力程度和時間長度來看都無法與「六七暴動」相比。這次沒有搶掠,沒有大面積破壞公物,沒有死人,不算是暴動。不過,只要梁振英繼續倒行逆施,讓社會上的仇恨繼續發芽;只要民主訴求繼續不能得到回應,社會不公不義繼續存在;只要激進本土派年輕人繼續受教主的教唆,繼續受人稱讚,膽子越來越大等等因素繼續發酵,更大規模的暴動必會發生,屆時暴力升級,中共以武制暴派出解放軍開槍鎮壓,可能以死人告終。

作為一個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推崇者,我認為這次騷亂無論是警察的亂揮警棍,十人圍毆示威者,回擲磚頭,向天開槍,或是示威者以縱火,掟磚頭,圍攻警察,打傷記者來抗爭,均已經超出了個人的底線。我譴責警方過度施暴,但不願意譴責年輕的反抗者,因為他們不知道。我願意肯定他們真的在抗爭,在犧牲,願意用愛心去體諒同情這些閱歷膚淺,血氣方剛,耐性不足,需要召集一場「迷你」騷亂,找尋一個發洩心中怨憤出氣口的反抗者。但他們決不是英雄,那位黃台仰想像自己快要就義,竟然留下遺言錄音: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學當年的柴玲?想做英雄?)胡閙得很,不會讚賞。他們的勇武抗爭是錯誤的路向,我們不能站在錯誤的反抗者一方,錯誤路向對民運做成的破壞無可估量。有人提出暴力抗赤,有人說香港民運要死人才會成功,都是有害的誤導。勇武抗爭,暴力抗赤的提出源於對共產黨的無知。暴力抗爭決不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正確路向。原因有二:

其一:因為我們反抗的對像是中國共產黨,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殘酷暴力鬥爭史:湖南打土豪分田地; 江西蘇區AB團權鬥;延安整風;井崗山除寇鬥爭;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等等。講暴力,他們身經百戰,殺人如麻,加上現代武裝,試問香港的年輕人能有多大的暴力與他們對抗?他們不同於西方民主國家,不會為暴動,死人而驚慌問責,輕易以暴力去奪權去保權是中共的本質。反抗者輕言暴力抗爭只會帶來無謂的犧牲,不會帶來任何改變。中共崇尚鬥爭的哲學,主張為了革命為了黨可以使用極端手段的思想邏輯,結果是紅衛兵造反有理可以殺人。難道香港的年輕人為了民主,抗爭有理就可以放火打人?這豈不就是共產黨邏輯?我們決不能跌進中共的思想陷阱。

其二:因為香港有一個根深蒂固的非暴力傳統。先是56年雙十暴動,其恐怖殘酷程度給港人留下刻骨銘心的烙印,對暴動深惡痛絕。而「六七暴動」更是鮮明的例證,筆者曾撰文指出,整個運動是由最初的「反英抗暴」轉變為「六七暴動」,轉折點是火燒林彬和真假炸彈的出現。當時的民情,痛恨港英政府是主流,人造膠花厰的工潮得到大多數市民的同情和支持,是為「反英抗暴」。但當新華社地下黨透過工聯會號召以暴力殺人來抗爭的時候,市民厭惡暴力,譴責暴力,便毫不留情地轉向支持他們憎恨的港英去平暴,是為「六七暴動」。這是一段相當弔詭的歷史,蘊藏深刻的教訓。雨傘運動受一撮激進本土派分子影響,也曾重蹈覆轍。市民討厭暴力是香港的特質,隨便使用暴力去抗爭只會自絕於市民,勇武者們應引以為戒。

面對這樣的中共,這樣的市民,我們怎麼辦?我提出要「智取」,智取需要有「智者」,由能思考,有智慧,勇於承擔者去策劃踐行,而不是那些只懂橫衝直撞,有勇無謀的蠻牛去擔當。(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