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力高壓下的抗爭之路(下)

2016/2/26 — 10:53

圖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 資料圖片 )

圖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 資料圖片 )

毛澤東在1947年寫過一篇文章《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當時正是中國共產黨轉入全國規模的反攻,要把蔣介石消滅掉的歷史轉折點。我們不妨也學一下,當歷史來到一個關口就要審視一下全局,以便定出路向繼續前進。

2008年我也曾寫過一篇文章《香港三足鼎立之勢》分析政治形勢。三足是指香港特區政府,地下黨親共派和泛民主派。把當時的港府定為三足之一,是因為曾蔭權只是中共的統戰對像,只要他願意他還有獨立作主的空間,可自成一股政治力量。

廣告

但時至今天,經雨傘運動和2‧8騷亂之後,香港政局來了個大轉變。筆者認為仍然是三足鼎立,即中聯辦、地下黨和港府合稱的「泛港共派」(香港評論統稱「建制派」,沒有「共黨和地下」概念,並不完全準確);泛民主派和「暴力港獨派」(簡稱暴獨派)。這三年來,相信港人已經看得清楚,梁振英政府與曾蔭權政府的區別。目前的港府已被中共通過梁振英所騎劫,完全歸向中共,沒有獨立意志,應歸入「泛港共派」,沒有獨立成派的可能。這一派由中央港澳協調小組張德江透過兩條渠道去領導,一條經港澳辦、中聯辦地下黨,統領全港各地上地下工作,一條直接派員領導梁振英統領港府的公開工作。

「暴力港獨派」高舉反共和本士港獨口號,實行暴力抗爭,以奪取香港民主運動領導權為目的。當年是司徒華先生首先洞見他們奪取領導權的野心才會轉向不參加變相公投。「暴力港獨派」有理論,有綱領,有計劃,是有人刻意圖謀,處心積慮,裝扮成民主派而建立,並不是民主陣營的分裂。他們在幾年間藉着幾件事一步步地宣掦暴力抗爭而發展壯大,首先是在2010年變相公投和區議會政改方案事件中,否定民主黨的決策,發動票債票償,狙擊民主黨,狠狠地要一腳踏死民主黨。打擊司徒華心狠手辣,差不多要置他於死地。華叔過身後,攻擊繼續,輿論界卻把他們納入民主派行列,只加上「激進」標籤,民主黨同仁束手無策,聽之任之。自此,社會上出現是非黑白模糊不清,抺殺民主黨多年貢獻的言論,認定這只是民主派的分裂。以後,暴獨派無力自行舉辦有規模活動,就採用參與和利用民主派所舉辦的遊行集會,如七一大遊行等,舉起龍獅旗顯示實力,壯大自己的隊伍。這期間民主派仍然未能察覺事態發展嚴重,實在是給與機會,縱容他們的坐大自成一派。

廣告

直至2014年,暴獨派積蓄了足夠的力量,自行舉辦「偽六四紀念」會,並開始培養骨干,一股新的政治派別以無可阻擋之勢出現在香港政壇之中。他們又利用雨傘運動,提出取消大台,勇武抗爭,號召盲從的學生參與暴力佔領,迫使學聯就範,把運動推向暴力。而包圍政總失敗後,他們卻把責任推給學聯,然後發動退聯運動。這一切發生時民主派都沒有能力站出來糾正抗衡,學聯的年輕人故然看不懂其中的奸詐,佔中三子亦毫無思想準備,看不清第三種勢力已然利用雨傘運動的險惡形勢,遂讓他們壯大到可以召集一次2。8騷亂。

在視頻上看到梁天琦和黃台仰,令我想起「六七暴動」中,皇仁書院反英抗暴鬥委會的何安頓和李繼潘。我感到有些心酸。何李兩人本來只是來參加「學友社」的口琴組,經我們這些地下黨員,包括葉國華的教唆而加入鬥委會(有人不喜歡教唆這講法,可以用教導,雖說二十多歲的學生應為自己的行動負責,但其實他們仍然在學正在長知識,需要教師,教授,校長,教主,國師去教導,而教甚麼,如何教就是教唆或教導的分別),我們地下黨員教百年列強侵華史,激發學生的愛國,愛毛主席的熱情,卻沒有教共產黨的本質是甚麼,便在幕後秘密動員推趕他們去撒傳單、掛布條,走上犯法之路,我認為我們所做的就是教唆。那些教主國師教了梁天琦,黃台仰甚麼?。何李兩人被捕,在法庭上撕下校服上的校徽,以示反對奴化教育,被所有官津補私學校鬥委會擁戴為英雄之後卻前途盡毀,港人並沒有認同年輕人的所作所為,他們是白白的犧牲了。以後,皇仁鬥委會有一位伍鎮環考進了港大,有一位蔡文田考進了中大,都成了國粹派的領袖,在大專院校裏呼風喚雨,散播「認中認祖」意識,為共產黨發展黨員。現在,也有學生在大專院校興風作浪,散播「暴力抗爭」意識,歷史是否正在重演?

我無法證實「暴力港獨派」幕後的背景,但可以提出兩項疑問:一。事實證明幾年來的客觀效果是,這派做了很多破壞民主運動的事,罄竹難書。如果說中共的破壞心狠手辣,那麼他們的破壞也不分伯仲,民運陷入困境他們的破壞是主因之一。這樣的政治團體是真正追求民主自由嗎?能歸入民主派行列嗎?二。中共喉舌舖天蓋地去批鬥吳志森、陳文敏、戴耀廷等人,卻並未見到對反共透頂的該派頭目的批判,為甚麼?也許中共並沒有把他們的反共當真?最近看到梁天琦的參選造勢晚會,差不多所有頭面人物均有出場,堪稱「暴力港獨派」的實力大檢閱,讓我們把一些曾經面目模糊不清的人看得更清楚。

今後,泛民主派應清楚瞭解「暴力港獨派」不是同路人,不屬民主陣營,而是競爭對手,請作好被中共與暴獨派兩面夾攻的準備。暴獨派也打倒共產黨,也喊梁振英下台,也本士,也說追求民主,欺騙性很大,我們要有高明的策略去對付,有時要用合縱連橫之計。

不是所有年輕學生均為「暴獨派」。在彌漫着本士思潮的今天,有一批具本土情懷,本土意識,本土優先,主張非暴力的本土派卻是非常可愛的,我們應把他們與「暴獨派」分別開來。學民思潮提出以十年時間推動「自決公投,修憲普選」是相當有志氣的計劃。這是取回九七時我們應得而未得的自決權利,也是我們應做而未做,現在由年輕人來接力的使命。我贊成非暴力居民自決,學民思潮的計劃就是我所認為的香港民主運動的長遠路向,我感到很安慰。不過,現實是我們要立即面對立法會選舉。

本文上篇提出要「智取」,智取要有「智者」。據維基百科解釋,智慧是一種高級的綜合能力,包含有:感知、知識、理解、邏輯、辨別、分析、判斷等多種能力。智慧使我們做出成功的決策,有智慧的人稱為智者。

筆者認為智者已經出現,也提出了智取的計劃。他就是戴耀廷和他的「雷動計劃」。戴耀廷沒有被雨傘運動的挫敗所壓倒,繼續戰鬥,堅持思考,冷靜分析,找尋出路。他研究立法會各類議席的分佈,結論是民主派在選舉中取得一半議席是可能的。不用磚頭,不用縱火,只要一張合法的選票,可以達到阻止梁振英連任的目標。他說,這是一個龐大的全港選舉工程,也是一次抗爭運動。我在一月份的文章曾提出 「我們還有半截子民主政制,今年立法會選舉,希望大家拿出爭取過半數議席的豪氣去發動市民投票,取回立法會的主動權,打破分組點票,功能組別的魔咒」,雷動計劃與我不謀而合,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雷動計劃」是一項需要智慧的選舉工程,我有以下的幾點意見,僅供參考:

一。「非建制」的提法有危險。吸收早年「真普聯」的經驗,民主信念實在不能瞹瞹眛眛,含糊不清,應該與暴獨派劃清界線。

二。計劃的關鍵在選民。要深入地區,發動公民社會、學生組織、專業人士組織,指出拉布或否決權是被動的妨守,要過半數議席才能主動出擊。讓選民認識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對民主運動的重要性,從而願意參與配票工程,有智慧地投票。以發動地區選民的覺醒來制衡泛民黨派內本位和愚昧的思想。

三。反對本黨主義。因為民主理想的追求,應該超越本黨利益。因為共同敵人,共同目標,全局高於本黨利益。各黨應團結起來,本着大無畏大無私的精神商討選舉策略,協調參選名單,建立公平分配制度。這真是一次對民主派領袖們人格素質的考驗。

智取即「智慧抗共」有別於「暴力抗赤」,願追求民主的市民運用智慧的一票,打贏一場史無前例的立法會選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