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權時代築高牆

2018/1/29 — 20:38

一切始於2016年。2014年佔領運動開始,中共發動龐大輿論機器批鬥年輕人,香港分裂成藍黃陣營,但在2016年立法會補選,即使期間發生了旺角騷動,愛國陣營狂插,但持港獨主張的年輕人梁天琦仍得六萬多票,即使敗選,其表現仍獲高度評價,更有不少選民難以在他和楊岳橋之間抉擇。

「消滅於萌芽狀態」是中共對付反抗勢力的原則,相信在這個時候,中共已盤算要消滅這股年輕勢力。到2016年立法會選舉,一眾港獨派先被DQ,但在這種打壓下,投票率又創下歷屆新高,青政新人梁頌恆游蕙禎雙雙入局,游更擊敗「教主」黃毓民。這時候,中共怎會不加緊盤算如何終結這個局面?但實在沒有文明方法,索性霸王硬上弓,強權上場,穩穩握住一切。

有說這是DQ一整代年輕人,甚至永久剝奪香港人的政治權利。但中共才理得你一代人、一地人的幸福,極權的性格就是如何繼續保持高高在上的權力,一點都不容剝奪,最好更是千秋萬世。

廣告

放棄嗎?不是,但在強權壓倒一切的年代,又有什麼好做?我突然想起朱元璋。

朱元璋率領的起義軍,最初只是一股微不足道的勢力。當他佔領徽州後,便親自拜訪當地老儒朱升,討教平定天下大計。朱升贈了他三句話:「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朱元璋聽取這個建議,最後贏得天下。雖然朱元璋稱帝建立明朝,是中國歷史上的大不幸,但不得不承認,他有這個氣度,也有政治智慧。

廣告

所謂「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即要擴充兵力,鞏固地盤、發展生產,儲備糧食、不圖虛名,暫不稱王,以減小受攻擊的目標。

其實就是很簡單的大原則,能否套到到今日的強權時代呢?「高築牆」是要的,就是守護香港還剩下的優勢,將損失減到最少。香港已失去很多,但還沒有失去所有,如果有一天,香港連言論自由都失去,實施網禁,極權時代便正式來臨,你要對抗的成本將大大大大提高。香港仍保存的優勢,要極力守護,例如原有的良好國際關係,便應加以保持和擅用。

在強權時代,你如何打贏手握強權的巨人呢?沒有什麼可能,更何況在這麼「幸福」的香港,樓股皆破頂,怎可能鼓動更多沒有醒覺的人對抗巨人呢?他們只會站在巨人那邊清算你們。但歷史上告訴大家,巨人也會失足跌倒的(俗稱仆街),越巨的巨人跌倒,傷得越重,越難翻身,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再次站起來。我們鬥不過巨人,但要想辦法板倒他,板不倒也只能等牠跌倒,再乘勢一湧而上,令其沒有翻身的餘地。

這一場仗,不知何時發生,但需要資源。「廣積糧」便很重要。無糧,幹什麼都不行。本來,贏得選舉可以爭取更多資源,問題是現在誰敢說自己入到閘?以選舉主住DQ周庭的理據,以及向姚松炎的提問,根本是上綱上線。由現在開始,無論你身處什麼崗位,也請廣積糧。更重要是,資源不一定只有錢,還有追隨你的人,支持你的力量,這都要用資源做很多很多的教育和啟發工作。當時機成熟,巨人滑倒了,那些只為利益目光短淺的巨人守護者輸得性起,也會向巨人插兩刀。

同理,進入體制抗爭之路已封。就算你不想「緩稱王」(只是比喻,不是指要稱霸),也迫於如此。在強權政治下,形勢比人強,誰顯露威脅,誰就成中矢之的,被打壓得無法翻身。鞏固實力,積極備戰,但不高調,靜待時機,不單能在強權下生存,還能默默壯大。鄧小平的韜光養晦,道理一樣;李登輝的變天權謀,如出一轍。

很消極?很被動?好唔型?係,要鬥贏極權,要追求權力,就是那麼殘酷,而唔係講型,成功前的過程都不值一哂,忍辱負重無可避免。用文明道理是撼不動極權的。雞蛋撼高牆,要犧牲多少隻雞蛋才有效果?把雞蛋孵出來,養成強壯有力的雄雞,不斷啄鬆牆底的泥土,牆才會倒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