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彌敦抗爭道,Nathan is no fool

2019/10/28 — 14:19

作者攝

作者攝

午後,人群剛開始在公園集結,彌敦道仍是周日的模樣,熱鬧地沒有生氣。

馬路未被佔據,可以趁機會看看石壆上的字,全長六公里的道路,幾乎有空位的地方便找到文字,拉開是一卷讀物。
解散警隊。721。831。
她的名字叫陳彥霖。You can’t kill us all。
文字與日期,成為深刻的筆劃與力度,揮之不去的巨大憤怒。

空間多著,有人拋出書包,如假包換的塗鴉文學,比如《管子.牧民》: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

廣告

想像堅持放棄黨鐵的人們,或坐上巴士,或走幾個站的路,沿途就有可以閱讀的內容。

訴求不被聽見,清楚地寫在街頭,讓道路加入成為受逼壓的一份子,沒嘴巴卻終於可以盡情發聲,有態度的地景。
如果 80  年代彌敦道的霓虹燈定義光輝,現在的文字訴求也燦爛得起。

廣告

安靜捱不過半天,入夜彌敦道再度成為戰線。
煙霧把所有人與景物吞噬,沒有防毒裝備的人,拿著飲品在迷霧間尋找出路。
催淚彈不客氣地射進藥房,急救員把狼狽的伙計逐一救出。
一個個被壓在地上的黑衣人。被尊稱「風魔法師」的市民以吹風機撲滅煙霧。
中彈受傷的記者。繼續被裝修的商店。

晚上的彌敦道充滿危險,而當初它曾經標誌文明與盼望。
把時間推前一世紀,彌敦道為開天霹地而來,不叫 Nathan Road,叫作羅便臣道,跟中環半山的 Robinson Road 同名。

1860 年英軍在九龍開路,由南到北,現在的中間道至柯士甸道,以當時港督 Hercules Robinson 爵士為名,因為他代表英國接管九龍半島。

後來彌敦(Matthew Nathan)在 1904 年成為第 13 任港督,開埠以來唯一一位猶太人港督(也是最年輕就任港督),改寫九龍區羅便臣道的命運。
當年他下令夷平柯士甸道以北的大山,擴闊羅便臣道路面,伸展至加士居道口,建立一條由九龍直通新界的馬路,足以六線行車。

據說當時英國權貴對這計劃嗤之以鼻,甚至譏諷為 Nathan’s Fool,認為吃力不討好。
後來的都成歷史。彌敦卸任離港後,盧吉爵士(Frederick Lugard)接任港督,為正視聽,1909 年將九龍半島的羅便臣道正式易名彌敦道。
而彌敦道由尖沙咀一直伸延至界限街,已是十數年後的事。

當年說著 Nathan’s Fool 人,預計不到彌敦道後來的繁榮,也肯定無法幻想,它在某個夏天,成為香港人自己開山劈石,決定命運的抗爭道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