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回港 是要勸諭港人放下「港獨」

2016/11/26 — 14:22

彭定康

彭定康

彭定康說港獨「不可能發生」,是從時空作著眼點,也照顧到英國人管治時期的一貫立場。

在香港前途問題出現期間,英國政府從來沒有計畫以香港獨立作為一個選擇,自有其考慮因素,如果彭定康今日改口說不排除「港獨」,那就必然違反英國的一貫政策立場,英國政府無法向香港人交待為何當日「出賣港人」,而彭定康亦因此遭受人民日報和中國外交部的「嚴正」攻擊,從此成為中國的不受歡迎人物,不單是個「千古罪人」。

所謂「時空」,是政治上的現實環境,即是說「港獨」在一段時期之內,不可能成為事實,既不可能,就不應該去花精力去做,而做的結果,衹會焦頭爛額,什麼時候可以,則已經是一個無政治意義的議題,講都多餘。

廣告

所謂對「現實政治」的理解,各人的判斷會有所不同,因素或考慮不同,如何量化又不同,例如很多人說的「糧食飲水」論,一些人很buy,一些人卻認為是myth,因此人人都會不同,正是異曲同工、不謀而合,非建制派中的泛民主派將「港獨」排除於政治綱領之外,也是按此道理出發。

在排除「港獨」想法之餘,彭定康同時提及「民主化」,這個議題,在字眼上所有人都是共通的,包括中央政府這個「最大的民主派」,衹是各人都爭議著「形式」、「步驟」和「步伐」,這亦是上次政改的爭議焦點所在。「民主化」與「港獨」性質上是兩個不同的政治倡議,即使不排除存在某種重叠,但在資源上必然做成顧此失彼,而不少倡議民主化的人士排斥「港獨」,則是認為「港獨」是浪費時間精力,做成消耗,不單完全缺乏政治上的意義,兼且是負面,這種負面不一定包括「中央不信任」或「中央打壓」,此因這兩個負面因素,在倡議民主化時,也有機會遇上。

廣告

彭定康是次回到香港,其目的十分明顯,是勸諭港人放下「港獨」,將精力和時間集中地放在香港民主化身上,那麼,在五星旗下香港是否真的可以有民主化的一日?你信或不信,已是無關宏旨,因為除非你用腳作出選擇,你是別無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