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新書《First Confession》後感

2017/7/5 — 14:01

花了一整個weekend,終於把彭定康的自傳《First Confession: A Sort of Memoir》讀完。

彭督今年73歲了,對世事依然洞若觀火,了不起。跟一般自傳一樣,首先由家庭背景說起,再說到牛津讀歷史。讀書了得的他,在學時沒有想過從政,是畢業時拿了個獎學金到美國,偶然下為共和黨紐約市長侯選人助選後,才決定走上這條路。

彭督花了不少篇幅去評論美國政治。他認為,共和黨近年愈走愈極端,他對近幾任的共和黨總統更是評價甚低,對Donald Trump就更不用說了。另邊廂,彭督對克林頓卻打從心底佩服。

廣告

自傳然後說到他怎樣在Heath、Thatcher跟Major三任保守黨首相手下做事,由保守黨研究部長,一直到國會議員、政府部長以及黨主席。彭督對Heath跟Thatcher好像沒有什麼好感,唯獨對在他1992年敗選之後,指派他當香港最後一任港督的Major(馬卓安)有不錯的評價。

說到香港,彭督重提當年推行政改之時,在港英商因為怕得罪北京而影響生意,因此群起攻擊他。事隔多年,他還為此不忿。他說,中國的生意人,說到尾還是生意人,跟你做生意與否,還是看那個deal有沒有錢賺。

廣告

他指出,他上任港督後,英國對華出口不跌反大幅升高。他又指出,德國對華出口比英國多,只因為德國生產出更多中國想要的東西。彭督直接了當的說,英商是時候長大了(grow up),不要以為靠叩頭才能跟中國做生意。

彭督可能略為低估了「關係」在大陸的重要,但他帶出的訊息卻十分正確。你怕香港給「邊緣化」的話,叩頭不是辦法。畢竟,若果香港提供的金融服務及不上上海的話,你天天大叫共產黨萬歲也好,國企也不會來香港上市的,同樣,香港食環署等部門「把關不力」,以致香港賣的貨又假又毒的話,你日日對著五星紅旗流著淚唱國歌也好,也不會有大陸人來港買東西的。

怎樣才能確保香港貨真價實的金融中心地位?叩頭有用嗎?沒有。相反,挺直腰,守著香港廉潔與法治才可以。

彭督跟著提到「港獨」。跟他之前在香港所說的一樣,他認為,「港獨」根本不可能,卻會令港人跟國際社會對民主的支持減卻,而且更會給予北京理由去扼殺香港自治,可謂得不償失。

自傳跟著又講到1997以後,彭定康分別當上歐盟外交專員、BBC主席跟牛津校監的歷程。彭督對英國脫歐很痛心。他明白為什麼教育跟收入偏低的白人會想脫歐,但這樣只會令他們的境況更差。他認為,英國政府早應該對那些民粹政客傳媒大力反駁,不應因為維護歐盟看起來「不愛國」而龜縮。

彭定康又認為,歐洲目前最大的安全威脅,是俄羅斯的普京,因為他一心要復興蘇聯時代的雄風,因此對東歐虎視耽耽。他認為歐美一直對俄太軟弱了。面對Donald Trump一心親俄拒德,彭督大概要心臟病發吧。

彭定康畢竟是老一輩的人,行文用字有點艱深,不太喜歡看英文書的人可能有點吃力。若果有中文版的話,大家不要錯過。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