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時代 卡斯特羅之死 - 我們真是那麼想要革命嗎?

2016/11/28 — 13:02

彭定康與卡斯特羅

彭定康與卡斯特羅

【文:生豪】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今日傳來了卡斯特羅的死訊⁠⁠⁠⁠, 世上又少了一個信奉共產主義的老革命。 除了古巴堅守革命, 中國, 俄國、 北韓、 越南都走去了「修正主義」的大道, 蘇共解體變成「民主」的俄羅斯; 北韓行極權主義, 世襲制度; 中越兩國都走「改革開放」的路, 食「有特色」資本主義的大茶飯。

說卡斯特羅是老革命也不全是對的, 因為他做建制派的時間比他做革命者還長, 在他任內, 人民的生活就像老子式的小國寡民, 生活不缺醫生, 教育, 但物質不算豐盛, 他們用的都是老車子, 老房子, 那裹沒有像香港蓬勃的房地產, 所以他們很少新房子, 只能和其他人換房子, 但起碼他們有房住, 他們的基本生活看來不比我們差。 香港都算是一個左風盛行的地方, 我曾聽到一些人說很羨慕古巴那種純樸的生活, 但他們平日就經常食好西, 買靚衫, 生活方式和古巴人有很大出入, 我有時懷疑這會否是一些港人的葉公好龍, 也許這是我們的一點小虛偽,我們很羨慕,但不想要。

廣告

很多人相信社會主義, 共產主義是不能實行的, 但是古巴卻做到, 他們常常都會說人性是醜惡, 有貪念, 可是「古巴夢」的事實就擺在眼前, 難道說我們香港行資本主義很順利就是因為我們很醜惡嗎? 比起古巴, 香港人似乎更喜歡台灣的小確幸, 韓國的流行文化, 歐洲古老建築的高貴文藝氣息, 再配上一杯小咖啡。

昨天, 網上傳去一個個彭定康先生的新聞, 現場直播, 幾乎洗版⁠⁠⁠⁠, 有人說前港督都不支持港獨, 很失望。 我納悶, 你們怎會期待一個建制派的前港督會在公開場合支持革命呢? 這是一個很大的謬誤,雖然不知彭定康先生現在有沒有官職, 但是他的話語確是有政治力量, 有時是可以代表英國政府, 他亦在香港有一定的民意, 所以他的一言一語是要深思熟慮又要顧慮政治的, 君不見曾鈺成先生的下場, 不像我們說話可以自由發揮的, 我想問一些人, 你們會否相信彭定康做特首, 抗爭和革命就不會被人扑穿頭呢? 做革命的人是不會期待得到建制派的應允, 孫中山不會問李中堂可否做革命; 毛澤東不會期待做革命會得到蔣司令的支持, 政權本身和革命是是有不可並存的矛盾, 直到有一方被消滅才完結。

廣告

每一場革命, 人們總會投入很多的夢想和理想, 或者是一種想像,一百人就一百個美好的想像, 大吼一聲「我們要革命啊!」自然是痛痛快快的, 聽著也爽快。 如果港獨真真正正成為武裝革命,亦會有多種想像放入去, 但是, 革命成功很多時只能保證換個新政府, 什麼民主, 公平, 自由等理念未必會實現到 , 或者變成比民國政府更腐敗也不出奇, 革命成功了, 治國失敗了屢見不鮮。 但人們總看不到革命的醜惡。

為推翻清朝, 國民黨和黑社會合作, 割地於日本; 共產黨為革命賣鴉片作為收入, 殺地主分農地爭取農民的支持, 不過赤裸裸的黑暗面被光鮮的革命旗遍蓋了。 在法國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下, 人人都是真理之身, 殺人放火批鬥無法律, 假若親歷其景, 一定會拔足即跑。 有些期待革命的人, 只會選擇去望崇高偉大的一面, 無視那令人不安的一面。 那種革命想像是引人神往的, 也許會想像自己是浪漫派油畫作品《自由領導人們》裹面的一員, 而不是地下的屍體,。

我模糊記得上堂看《悲慘世界》有一幕, 在古典的大廣場內, 一群年輕人推著木車, 一人站於車上高舉大旗, 眾人高唱革命⁠, 那種藝術是想像的浪漫⁠⁠⁠。 革命一成功就會滅亡, 變成政權, 想像就會幻滅, 因為能改變什麼, 大家心中有數。 所以比起建制派的卡斯特羅, 我們也許會更喜歡永遠革命的哲古華拉吧; 看到那成形的共產古巴國, 不如想像那未完成的世界革命。

也許我們想要的不是革命, 或者轉個說法, 不論有沒有革命最終我們想要的都會清逝, 也許只是不想她默默消逝, 而是希望在有聲有息之間逝去。

民族, 民主、 自由、 平等、 多元等價值, 我一開始以為人們最期盼和追求的, 但比起這些, 人們似乎更懷緬彭定康這個圖騰, 也許人們想追求的東西, 在彭定康時代之後就慢慢消逝,無蹤無跡。

 

作者簡介: 生勾勾, 硬膠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