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的孔子學院

2016/11/29 — 8:43

彭定康

彭定康

其實個畫面幾搞笑,充滿了反諷意味。

一個曾經被中方官員惡形惡相公開痛駡為千古罪人,侮辱為妓女,喉舌傳媒及一眾嘍囉也曾經用盡所有最卑劣的共產黨式中文來辱駡的這一位的過氣英國政客彭定康,十九年多後又重臨香港,以充滿文采及不乏詩意的英語來發表演說。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在演說中一再引述了儒教老祖宗的教訓,來評論香港的政治及未來。

廣告

儒家學說在中國近代歷史上可說是命途多舛。雖然曾經被中國人視為文化瑰寶,但在五四新文化運動期間,孔家店曾經被一眾知識分子高呼要打到推翻;在新中國成立之後,又曾經被視為代表封建文化的腐朽教條,被共產黨搞運動鬥垮鬥臭;到了近年因為社會道德淪喪,中國共產黨竟然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走資集團,因此又把孔夫子這個老祖宗從祖墳中挖出來,說要以儒家精神來治國。繼而更要在世界各地大搞孔子學院,說要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及展示中國文化的軟實力。

孔老二一再被中國人的政治翻閹再翻閹,其實早已失去了其文化神采,真真正正體現了共產黨所說,「儒教就是要為封建政權服務」這個命運。到了今天已經徒具中國文明精神象徵之名,實際上已經成為任由當權者舞弄的政治幌子。正是今日唔知聽日事,話唔定幾時又來一個運動,又會被踩到地底泥般一文不值。這一種只講功利政治實用價值的拿來主義,永遠正確的共產黨最在行。

廣告

誰料強中自有強中手,這個過期政客彭定康竟然深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之道。趁這次旋風式訪港之機,實行出口轉內銷,以典雅的英語,教教你北京中央當局及香港特區政府,你們今天標榜的那些儒教老祖宗是如何教導你們治國之道的。一時之間,「民無信不立」、「民為貴、君為輕」這些早已人人皆略有所知的說法,突然間又彷彿有了新的生命力及現實的政治含義,提醒大家今天所謂的「天經地義」、「順理成章」、「勢所必然」其實不是那麼絕對,起碼幾千年前的孔夫子及一眾儒教元老也不是這樣說。

末代港督彭定康利害之處,除了他的演說能力及語言文字運用之精確之外,其選取的素材,也往往能夠針對對象及其獨特處境,一方面可以讓聽眾產生更大的共鳴,另一方面也會制造廣闊的聯想空間,令其所講包含更深更闊的含意。相對於北方官員那種高高在上的咀臉,大聲夾惡的山賊言語,吊高嗓門等拍掌的演說風格,確實反映了何止幾百年的文明差距。

彭定康這次崔護重來當然解決不了香港的問題,但在沉悶低壓的政治氣候之下,起碼可以讓一肚子氣的香港人產生了一點點的共鳴,也在情緒上得到一點點的短暫安慰。

不過現實終究是殘酷的,今天權在共產黨,當權政府不但可以隨意搬龍門,可以事事以我為主,更可以為已經寫成法律的條文賦予全新的、從未有過的引伸和解釋。對於這類孔家店式的文化教條,更是掌控了自古以來不容爭辯的全面主權,可以隨時任意重新演繹及解說。

君不見近日網上流傳一張相片,似是一篇聖經科的課文,裏面說要「感謝天父,教導我們要像祂一樣熱愛國家民族」。如此看來,所有神職人員,除了管浩鳴及鄺廣傑之外,全部都可能需要進行再培訓。也不要以為共產黨治下,中國人只懂搞A貨。像這樣的創造性發展文化事業,共產黨及其文棍跑腿技藝之高超高可說已是曠古絕今。君又記否,1999年五四運動80周年記念活動上,當時的特首董建華先生演說中說,要承傳五四運動精神,便要以儒家精神治港,而他所講的儒家精神,竟然變成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如果當年五四的旗手泉下有知,當也死不瞑目,也許或會慶幸死得早及死得及時。

這正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傳統文化創造性發展。也許有朝一日,共產黨就會索性宣布,孔夫子曾經教導我們要「擁護共產黨一黨專政、要四個堅持」,甚至可能會挖出最新出土的歷史文獻作佐證,到時又看你這個肥彭可以搞出甚麼新花樣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