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與戀殖情意結

2017/9/22 — 16:31

彭定康

彭定康

每次看到彭定康來港時,部份港人所顯露出的奴性,都會讓人很鬱悶。一個在自己的國家跑輸選舉的人,靠著黨友的利益輸送,來到香港做末代總督,來賺我們納稅人的錢。沒有馬卓安為他撐腰,他的政治生涯基本上便結束了。

有趣的是,這個被英國本土拼棄的二流政客,來到香港做一下政治騷,平日落一下區,喝杯涼茶吃個蛋撻,便受到部份的港人歡迎。難聽點說,部份港人就是好騙,一兩場政治騷,便上當了。當年的彭定康如是,早陣子的曾俊華如是。

有人說,彭定康來港的最大貢獻,是推動了香港的民主發展。拜託,什麼新九組改革,立法局其實也不是普選的啊?行政機關也不還是港督委任的啊?這個港督,還是英國人派來管的啊?

廣告

有人很喜歡說,港英時代至少是開明專制,而這正是部人奴性的所在。所謂開明專制,始終都是專制。才推動八十年代的民主改革的。所謂民主改革,也不過是港英是中英聯合談判失敗後,英國反正都要走,才敢提出來,而且還不是真正的全面民主化。

有人說英國管香港時很開明,證明了他們忘記了,英國人是管了香港一百五十多年啊?山頂條例、提燈條例、煽動條例、驅逐不良分子出境 (1949) 條例,還有臨走前才裁撤的政治部,通通都忘了?

廣告

部份人又喜歡批評左派當年鬧暴動,說是中共策動,整個邏輯其實跟現在的藍絲,批評傘運是外國勢力策動,是同一樣的原理。大家回顧歷史,港英在六七暴動之前,難道真是管得好嗎?

今天傘運的主事者,被港府以非法集結來提告,這條罪就是港英留下來的。重要的是,我之前也說過,這條非法集結罪本身就很屈機,提告門檻和定罪條件,也是十分的低。湯家驊早前提過的煽動意圖罪,有人說這是以言入罪,也是港英時代留下來的。

說起煽動意圖,便讓人想起部份人拿當年曾德成入獄說事。拜託,曾德成當年正是因為被控煽動意圖而坐牢的,原因竟然是他在校內派傳單啊?即使他是親中,即使他是左仔,他派張傳單便入獄,難道不是典型的以言入罪,政治逼害嘛?為何沒有人出來說句公道說話呢?

談到開明專制,一定有人提到麥理浩改革。我不否定麥理浩改革的功勞,但是我們也不能否定,正是那場暴動,才會逼使港英推動改革啊?況且,本來有沒有暴動也好,肅貪倡廉,推動社福改革,增加公營房屋興建,開發新市鎮,這些事都是應該做的。港英政府花着我們納稅人的錢,做了一點正當事,需要我們歌功頌德不?

正因如此,每次看到彭定康來港時,某些人所散發出的戀殖情意結,都會讓人很嘔心。他不再是港督了,卻老是跑到我們的地盤上指手劃腳,而其他人仍像把他當成港督一樣,這是什麼奇幻心態?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嘛?當慣了英國人的鷹犬,見到舊主子回來,所以特別興奮?

有人說,戀殖情懷還在,因為回歸之後,中共和特區政府表現很窩囊。我討厭港英殖民地的管治,跟我們不滿北京和特區政府在回歸後的表現,並不構成矛盾啊?如果大家不滿港府,乃至討厭中共,我都不反對大家起來抗爭。然而,如果我們到了現在,還是洗不掉那種戀殖情懷,我們在北京眼裡,還不過是一群充滿奴性的順民。

如此一來,北京只會覺得,特區政府現在的管治表現不佳,只不過是他們還沒學好港英的殖民手段而已。不信嘛?熟悉歷史的人,便會知道港府現在的種種鎮壓手段,包括不斷起訴抗爭者,或者中策組建議重建政治部,其實都是模仿港英過去所做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