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稱被擄走施虐 林子健虛報罪成 判囚 5 月准保釋 官:自導自演咎由自取

2019/3/15 — 15:43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 2017 年聲稱在油麻地被操普通話男子擄走施虐,其後反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今午於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林子健被裁定罪名成立,判囚 5 個月。主審的蘇惠德署理總裁判官指,拐帶事件乃被告自編自導自演。

(林子健庭外見記者報道見此

代表林子健的大律師陳偉彥聞判表示,被告由始至終的立場不變,認為自己沒有任何犯法行為,不會對法庭作求情,但陳偉彥希望法庭能考慮被告人格正面,並在案發後承受巨大精神壓力,及失去前往美國耶魯大學讀博士的機會,造成很大遺憾,家人亦從案發至今承受了長時間精神折磨。

廣告

獲准保釋候上訴

不過裁判官蘇惠德表示,林子健對自己的行為沒有悔意,而他法案時利用鴨嘴帽、口罩等掩藏身份,明顯是有預謀、有計劃地犯案,加上他在記者會上公開其虛假遭遇,令各界及國際社會誤以為有內地政府部門目無法紀,跨境到香港進行拐帶,禁錮,虐打行為,是明知道事件會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不安及恐慌,並虛耗大量警方人力物力去調查案件。

廣告

蘇惠德續指,林子健失去往耶魯大學進修的機會,屬他咎由自取,並非減刑的理由,法庭考慮到本案嚴重性,判處即時監禁是唯一的選擇,判處林子健即時監禁 5 個月。辯方為林子健申請保釋等候上訴,獲法庭批准。

官:被告有預謀犯案 無悔意

主審裁判官蘇惠德在判詞中指,林子健與警方錄取口供時聲稱,因當日天氣炎熱,因此他當日並無佩戴口罩及鴨嘴帽的說法,並不真確,因為從閉路電視片段可見,林子健當日離開寓所時已戴著鴨嘴帽。

裁判官指,從控方呈堂的閉路電視,可見一名身形、服飾、及內八字步姿均與被告相似的男子在離開飛龍球衣店後,在林子健聲稱其被擄走的一段砵蘭街戴上口罩及鴨嘴帽,先前往銀座廣場的大家樂快餐店借用廁所,其後再到達前往西貢的小巴站;之後在西貢拍攝的閉路電視片段,亦見一名相似外形的男子步向海灘方向。

蘇惠德表示,雖然從片段中,法庭無法肯定登上往西貢小巴,及在西貢出現的男子是否被告本人,但法庭認為控方已證明林子健向警方聲稱自己在砵蘭街上被擄走並非事實,林子健實際上是否到過西貢並不重要。

辯方曾於審訊中指出,林子健手機確實有其指稱是國安人員「許可」的來電記錄,但裁判官認為這並不構成合理疑點,因為一般人在編造謊言時,往往會建基於某些已經發生的事情,以加強說服力。

蘇惠德指,林子健離開球衣店後,戴上口罩及鴨嘴帽,明顯是為了隱藏身份、掩人耳目,「拐帶事件是被告自編、自導、自演」,故此裁定林子健罪名成立。

接納控方法醫報告 指林體內無迷暈物質

林子健傷勢方面,蘇惠德認為控方的衛生署法醫報告可靠,包括質疑如果林子健如其聲稱被人綑綁,為何法醫找不到他被捆綁的傷痕;而林聲稱被拳擊太陽穴,亦只留下主觀性的觸痛。至於林子健聲稱被人用化學物迷暈,

蘇官亦接納法醫所指,林子健的體內沒有具揮發性的迷暈物質,其臉上、口鼻也未見因被迷暈而造成的傷痕,與被告所述的案情不符。

至於辯方傳召的英國法醫,蘇官認為他沒有親自為林驗傷,只能從相片判斷林的傷勢,並單憑其傷勢顏色來判斷,結論難以令人信服,故裁定辯方提出的傷勢報告沒有穩妥基礎,法庭不予比重。

法醫憑傷痕推斷自殘

控方衞生署法醫賴世澤早前出庭作供時稱,林子健肚皮上的傷痕均為同方向所造成,幾乎全部平衡,但如果傷痕是由其他人造成,傷痕一般會分佈得較不平均。賴世澤認為,林子健肚皮上的傷痕似是由他自己做成,所用的力度也不算大力。

賴世澤又於庭上供稱,雖然林子健大腿上的釘書機傷痕看似嚴重,但傷害其實比用刀?大腿輕微,加上林子健兩邊大腿的釘傷口數目一樣及對稱,因而推斷林子健是自殘。

不過代表林子健的大律師陳偉彥陳詞時反駁,控方要證明林子健絕對並無被擄走,才可將他定罪,但警方未能確認閉路電視的錄影時間,根本不可推論出林當日的行走路線。

陳偉彥又指,部分關鍵位置並無閉路電視鏡頭,包括砵蘭街、咸美頓街交界逾 8 米街道,以及附近公園和後巷,認為控方案情有盲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