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很不幸,很諷刺,也很警世

2016/6/13 — 13:50

2009年,時任特首曾蔭權頒授銅紫荊星章予劉展灝先生。(資料圖片)

2009年,時任特首曾蔭權頒授銅紫荊星章予劉展灝先生。(資料圖片)

很不幸,很諷刺,也很警世。

做老闆的,也可以跟打工仔一樣,面對沉重的工作壓力及長時間的工作。香港的整體工作環境實在十分不健康,工時長、壓力重、競爭大。整個社會過度成就取向及績效取向,要講業績、要講盈利、要講生產力。老闆視打工仔為資源,老板甚至可能連自己也視作自己那盤生意的資源。如果啱政府使,貴為老闆級也可能不自覺地成為政府的政策資源,為政府的施政鳴鑼開道,不斷做爛頭卒而不自知,甚至有時會自得其樂。

廣告

結果是不合理的制度、不合時的政策、不健康的工作環境,不但沒辦法得到扭轉,甚至以在追求發展、追求增長、提升競爭力種種理由下變本加厲。不少打工仔也因而做到五癆七傷。

每一次談到改變不合理的安排,中小微企業總是被擺上台,被安排成為抗拒任何轉變的馬前卒。可是一旦事過境遷,一切都會回復「正常」。小本經營者繼續被邊緣化、繼續要挨貴租、繼續被業主分你身家、繼續被大企業及壟斷資本迫埋牆角。政府及大企業家甚至會怪責你這些中小微企是經濟及產業結構提升的障礙。因此,領滙找來江湖勢力來管理你,把你們推向牆角,甚至是趕你出場也是理所當然。

廣告

中小微企便無可選擇地成為壟斷資本及政府的盟友,攜手壓迫打工仔,取消強積金對沖當然是冇得傾,因為會增加他們的成本;標準工時更加唔使講,因為會削弱他們的競爭力。然後,這些中小微企又會繼續成為其盟友的壓迫對象,繼續在狹窄的空間生存,繼續被大企業及政府擺上枱,繼續作為打擊打工仔的馬前卒。打工仔議價力低,只能認命,結果自然要放棄追求安全感。有得做就做多D,甚至被說成是心甘命扺自願做多啲搵多啲,因為手停就口停,因為要好天搵埋落雨柴。

現在就連堅決反對標準工時及拒絕在強積金對沖問題上作更合理的安排或妥協的老闆級也工作過勞、壓力太大而不幸英年早逝,實在帶有強烈的反諷意味,也是對香港社會、香港人、政策制定者、及經濟上的既得利益階層的一個當頭棒喝。

作為老闆,選擇的空間肯定比一般打工仔更大。有空間參與這麼多公職,當然可以反映劉先生對業界及社會的承擔。但政府委任公職是否也應該取態較為平衡,不要因為劉先生肯講、願意講、敢講便事事都揾佢講,不要因為劉先生那一套啱政府使便盡情把劉先生消費。劉先生不斷為其代表的業界講話,捍衛老闆的利益,這點看似無可厚非。但卻不自覺地成為打工仔及其代表的攻擊對象、成為示威抗議的對象,為政府不合理政策擋箭挨槍。在標準工時諮詢會上,更被人點名指駡,已經夠難堪了。不幸身故之後,網上也出現很多十分涼薄的冷言冷語。這樣的結局十分不幸,也十分具諷刺性。

政府事後發表聲明表示婉惜,業界中人也出來哀倬一翻。不過事件平靜下來之後,政府及大企業仍然需要找另一個像劉先生一樣,敢發言、肯發言的代理人來捍衛他們的利益,為政府的政策取向鳴鑼開道。到時,只要久不久頒給你一些榮譽作鼓勵,像什麼社會服務奬章之類的政治荷蘭水蓋,他們管不得你是不是個個相關的委員會都有份,管不得你是否開會時間很多,也不會理會你是面對很大的社會壓力;也不會理會你是否面對很大的工作壓力,管不得你是不是工作時間很長,最重要的是要繼續為不合理的政策說項,繼續挺身捍衛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弄得人人都五癆七傷的工作環境。他們也不會正視政策的不合理,總之最重要的就是要維持香港的穩定,原來的安排不受到衝擊,特區的經濟繼續有發展,殖民地政府能做到的特區政府也能做到。對於政府來說,一個劉展灝走了,誠屬可惜。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有更多人正在排隊取這樣的荷蘭水蓋。

希望劉先生得到安息。逝者而矣,希望各界停止涼薄的攻擊。更希望這件不幸的事件,能夠喛起世人更關注工作與其他生活方面的平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本文為作者分享 NOW 新聞網站〈孫啟烈:劉展灝病發因工作壓力大〉連結時的按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