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師助理能夠顛覆的政權

2016/1/15 — 10:48

趙威(網名:考拉)

趙威(網名:考拉)

當香港人熱烈討論「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的笑與淚、褒與貶、愛與恨之際,當香港人凝神關注特首梁振英那篇猛拋數字、假大空廢的「一帶一路」施政報告之際,大家千萬不要迷糊失焦,甚至忘記了中共專制暴政才是香港光怪陸離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的總根源。中共的專制暴政本質,既表現在銅鑼灣書店連環綁架罪案,也表現在恫嚇書商以致涉及習近平的政治敏感書籍無法在香港出版,更表現在它對中國大陸律師的最新一輪大圍剿。

對於後者,港、台兩地公民目前關注顯然不足,值得深切探究,毋忘暴政無情,抗議侵犯人權。如果大家還是堅拒中共滅絕,終究難得安寧。再多「毛記金曲」笑淚交織,再多「施政報告」帶路迷航,再多「綁架案件」小生怕怕,如果大家繼續坐困愁城,不以具體的言論和行動,挺身而出,進擊中共,一切都是枉然。如果有人還要說我這樣講是「離地」和「井水犯河水」,我的回應很簡單:懶理井水勢如何,河水一直犯井水,高射炮彈皆離地,只因大惡不在地。與其掩耳盜鈴,不如坐言起行!本土、民主、自治,均以反共為必要前提。容共、勾共、媚共、乞共等行徑,均可休矣!

廣告

眾所週知,北京、天津各地公安去年發動「709大抓捕」,扣押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幾乎全部律師,多個城市也有超過300名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被扣押,而目前仍有33名律師及維權人士處於羈押或失蹤狀態。

及至今年1月8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曾參與2008年三鹿毒奶粉案訴訟)、律師王全璋、實習律師李姝雲,已被天津公安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李和平律師的女助理趙威(年僅24歲,網名考拉)及北京律師謝燕益(2003年起訴江澤民在等額選舉下擔任國家軍委),也在同日被天津公安分別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此外,律師謝陽、隋牧青、包龍軍,均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律師王宇及行政助理劉四新(參與九五事件、建三江事件聲援維權律師),均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

廣告

根據評論人莫之許的推測,由於周世鋒的逮捕證號是22,趙威的是33,那麼很可能至少已有12人被中共逮捕,不止於上列人士。無論如何,針對手無寸鐵的律師和助理,去年擄掠、關押、軟禁,今年逮捕,然後重新羅識這類荒謬罪名,足見中共集團的驚恐、瘋狂與殘暴。

其中最令人髮指的是,中共專政機器死咬不放年僅24歲的「90後」助理趙威(考拉)。趙威清麗可人,可能是目前最年輕的在押中國政治犯,而且成為了中國首位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90後」。趙威的丈夫、維權人士游明磊已經證實有關趙威被捕的消息。此外,這次被捕的還有同樣年僅24歲的實習律師李姝雲。

趙威,1991年10月出生,河南人,江西師範大學新聞系畢業,2014年10月開始擔任北京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助理,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工作,主要協助維權人士與弱勢群體,參與公益訴訟、諮詢、救助等法律案件,其中包括平冤大鵬車、江西高院門口律師捍衛閱卷權等維權活動。2015年7月10日,在「709大抓捕」行動中,她被北京公安從住所強行擄走,再被天津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後來在9月22日獲悉,她被天津市河西公安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裁定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相監禁。她的律師任全牛要求會見而一直被拒絕。及至今年1月8日,就在監視居住六個月期限快將屆滿之前,她被天津公安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目前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由此可見,中共集團構陷她的罪名越來越嚴重,不出半年,連跳兩級,簡直喪心病狂。根據中國大陸刑法,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對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3年以下徒刑、拘役、管制或剝奪政治權利。

綜觀趙威所言所行,何罪之有?究竟她可以做出甚麼事來「顛覆國家政權」?竟然比當年劉曉波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更加嚴重?她從來沒有發動城市暴動、蘇區立國、萬里流竄、三大戰役之類暴力鬥爭,竟可以其柔弱之軀及微言片語,不費一兵一卒來「顛覆國家政權」?難道這個所謂「國家政權」是「紙牌屋」中的「紙老虎」,讓小姑娘一吹就倒?此外,憲法學者陳永苗說過趙威是個「民國審美主義者」,因為辛灝年在演講《為甚麼回歸民國》時曾經拿出趙威披戴中華民國國旗圍巾的照片。即使趙威只屬這種「國粉」層次,披上中華民國國旗圍巾,然後接受日本電視台採訪,又如何藉此「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政權」呢?

正如趙威的律師任全牛所說,中共當局不是根據法律,而是出於政治目的,把意識形態和政治觀念不同的人當成罪犯:「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孩子,只是幫律師寫東西整材料,也被控顛覆。一個有幾百萬軍隊保衞的政權,難道是紙糊的,這麼不堪一吹?」律師陳有西也表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目的是打擊有堅定信念、思想成熟、誓要推翻政權者,而非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否則「這個國家將非常危險」。無論如何,任何「首先是中國公民」的人可以「任意被犯罪」的時代已經到來了。

然而,共產黨又一如既往,試圖為民間社會聲援趙威和這次被捕的律師匆忙「消毒」,而這次的打手又是黨媒《環球時報》單仁平的評論文章。1月14日,《環球時報》以「『7律師』犯罪否,惟法院說了算」為題,表示「這些律師和助理被依法拘留、刑偵,然後逮捕並提起公訴,但最終他們的罪名是否成立,只能由法院做出裁定。在此之前,知情人和輿論可以做案情分析,但都不應該為他們做有罪或無罪背書,尤其不應搞『輿論審判』,向法院施壓。」「那名女助理該不該定罪,法院的判定最權威。」

其實,要讀懂這段話很簡單,把「法院」改成「黨」(中國全部法院都是共產黨開的,受中共政法部門直接領導),再讀一遍,就全懂了。流氓終局決定,旁人不要嗷嗷叫,黨的決斷誓要壓倒各方輿論。好一副「我是流氓誰怕誰」的無恥嘴臉!

那篇文章指出:「中國互聯網上有一些人」的邏輯是「一個24歲的女孩就能對國家『煽顛』嗎?這個國家是否太脆弱了?」該文回答:「一名24歲的女助理被逮捕,令人扼腕。但進而認為24歲的女生肯定不會做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法制史無此邏輯。少數人強調她『善良』、『單純』,恐怕是在煽情,爭取輿論支持。」

這是共產黨的典型迷糊文字仗。它讓大家的注意力卡在:煽情、善良、單純、扼腕這些情緒字眼,然後他在大家一片渾噩的迷魂湯中,滲出一道大問題:誰能肯定趙威(考拉)不會做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反駁其實很簡單。我要問:誰能肯定胡錫進(單仁平)不會吃糞、喝尿、搶劫、輪姦、放火、殺人?誰能肯定他不會與習近平發生性行為?說實在,我真的無法肯定。就以他們是黨報主筆和國家主席為由,斷然肯定他們沒有這些行為,真是「法制史無此邏輯」嘛!

現在大家看得出這套講法的荒謬了吧!共產黨提出的問題是:「輿論如何肯定某某沒有犯罪?」這是要求大家「證明無」,背後的思維是「有罪推定」。法治國家提出的問題應該是:「檢方如何肯定某某有犯罪?」這是要求檢方「證明有」,背後的思維是「無罪推定」。除此之外,共產黨還要偷換概念,把「有沒有犯罪」轉化成「能不能犯罪」。按此道理,單仁平也「能」吃糞、喝尿、搶劫、輪姦、放火、殺人。共產黨搞到現在,還是腦殘和法盲,赤裸獻世,瘋言瘋語,貽笑全球!

問題只得一個:一眾律師和趙威女士從來沒有發動類似城市暴動、蘇區立國、萬里流竄、三大戰役的暴力鬥爭,如何能夠不費一兵一卒來「顛覆國家政權」?如果真的能夠,這個所謂「國家政權」真的連狗屎都不如。至少我一直在狗屎旁邊口頭唱衰狗屎,撰文斥罵狗屎,狗屎還是沒有被顛覆過來。

然後,《環球時報》文章還放了一個響屁:「中國司法機關辦案並非先入為主、政治掛帥,而是會講法律、認證據,浦志強(微博)案對此做出了證明。浦案原有的一些證據未被檢察院採納,法院最後以收窄了的證據進行審理和判決,對浦判了較輕的刑罰,並給予了緩刑。浦也是律師,名氣比此案7人大得多,對他的審判都能嚴格依法進行,其他涉案律師和助理又有甚麼值得不顧證據給予特別『嚴厲打擊』的呢?」

拿一堆爛屎跟一坨硬屎來比較,有意義嗎?拿一個撕票的綁架犯和一個不撕票的綁架犯來比較,有意義嗎?浦志強本來就是無罪,有罪緩刑判決本身就是違反公義,不講證據,亂講法律,從拘捕、羈押、起訴到審判,從來沒有「嚴格依法進行」。今年這次針對「709大抓捕」律師及相關人士的大規模連環逮捕行動,同樣是亂講法律,不講證據。由此可見,把兩案作「量」的比較都是多餘,因為兩案的「質」根本雷同,亦即文章所說的「政治掛帥」!

最後,文章表示:近年確有少數律師「政治熱情高漲」,「成為輿論事件公開或幕後的推手」,熱衷於做律師職業行為之外的事情,顯然不是律師行業的主流代表,卻被一些輿論包裝成「律師的良心」,「這都是中國社會需要釐清的現象」,「這不能說是很正常的事」。「此外,一些境外勢力對這少部分『人權律師』特殊關照,給予他們有別於中國其他涉案人的特別保護,也值得思考。」文章進而呼籲讀者「相信法院,相信中國依法治國的真實推進,這比聽信輿論場上煽情的口號要靠譜得多」。

請問大家:「政治熱情高漲」、「成為輿論事件公開或幕後的推手」,「熱衷於律師職業行為之外的事」、「非律師行業的主流代表」、「被輿論包裝成律師的良心」、「做一些不能說是很正常的事」,究竟觸犯了甚麼法律?《環球時報》當然說不出來,然後空言無據地誣指這些人「接受境外勢力特殊關照」。這不禁讓我想起在香港的一個典型人物:加入了民建聯(港共集團)、自喻為岳飛的「粗口大狀」香港大律師兼山西政協委員馬恩國。他更已創立「中澳法學交流基本會」,盡情與「境外勢力」互相關照。歸根結柢,唾棄中共,揭露中國依法治國的虛偽面目,這比聽信中共黨媒腦殘的垃圾要靠譜得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