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師大狀均指 認人戴口罩不尋常 警應拒疑犯要求

2015/5/4 — 14:50

有網民嘲笑情況就像電影《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橋段。

有網民嘲笑情況就像電影《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橋段。

無綫電視記者採訪撐警集會遇襲案,至今尚未有人遭起訴,今日有報道指,警方批准案中疑犯要求,准許在認人程序過程中,疑犯與戲子戴上浴帽及口罩,令受害人要在一班「幪面人」中認人。多名律師向《立場》表示,做法相當不尋常。文浩正認為,即使疑犯面部有疤痕、墨痣,也不是批准戴口罩理由,「如果戴口罩,認人嚟做咩?已經無咩意義。負責認人程序的總督察,應該拒絕疑犯的要求。」

對於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早稱,被拘捕的疑犯如要求合理,警方需要尊重,大律師楊岳橋認為,當局應同時考慮,受害者的公義是否得到彰顯。

大律師陸偉雄解釋,警方拘捕疑犯後,認人程序是由負責調查以外的獨立部門負責,每次認人程序,均有一名總督察或以上職級的警務人員在場,由該名警務人員決定,疑犯的要求、認人程序等,是否合理。陸偉雄估計,疑犯可能有明顯面部特徵,如疤痕、墨痣等,所以警方批准疑犯戴口罩的要求。

廣告

戴浴帽較常見

法政匯思召集人、律師文浩正則指出,警方批准疑犯要求,戴浴帽進行認人程序,比較常見,但批准疑犯同時戴口罩、浴帽認人,則相當「奇怪」,「例如疑犯是非常長頭髮但如果一時搵唔到類似髮型戲子,會用戴浴帽的方法,抹去頭髮的特徵。」

廣告

文浩正認為,即使疑犯面部有疤痕、墨痣,也不是戴口罩的合理理由,「如果戴口罩,認人嚟做咩?已經無咩意義。負責認人程序的總督察,應該拒絕疑犯的要求。」文浩正認為,正確做法是警方拒絕疑犯的要求,交由疑犯決定是否繼續進行認人程序,如疑犯拒絕,負責的案件主管應考慮,是否用其他方法,例如安排「面對面」方式認人,再斷定之後調查方向。

大律師楊岳橋也指出,警方批准疑犯同時戴口罩、浴帽要求,是不尋常、不常見,「我未遇個情況,又戴浴帽,又遮口罩,唔知認嚟做乜?」楊岳橋表示,除非有非常特殊理據,被告有非常明顯的特徵,否則難以明白警方准許有關做法,「若果以後認人都咁樣做,等於會打倒整個認人程序。」

新上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早稱,被拘捕的疑犯有一些權利,警方需要尊重,由現場督察判斷是否合理,合理就要尊重。楊岳橋認為,當局應同時考慮,被告人的公義是否得到彰顯,「儘管香港的制度,是要對所有被告、當事人做到公正公平,但同一時間,受害人的公義應該得到彰顯。」

楊岳橋:受害人認人

楊岳橋指出,受害人若有法律代表,可嘗試再向警方要求進行另一次認人手續,「警方一定會知道,疑犯的特殊身體特徵,警方可以安排有相關特殊特徵的人,假設疑犯有鬍鬚,咁可以搵多幾個有鬍鬚嘅人出現。」陸偉雄也認為,事主可嘗試聯絡警方,再安排證人手續。

無綫電視記者採訪反佔中集會遇襲案,警方日前以證據不足為由,不提刑事起訴,引起譁然。《am730》今日報道,循多個途徑發現,案件關鍵證據之一,認人程序當中,有疑犯以身體有明顯特徵為由,要求戴口罩及浴帽,令受害人需要在8、9名「幪面人」中,辨認出施襲者。受害者通過律師要求投訴,在場警員以「保護疑犯特徵」為由,不接納有關投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