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師席上旁觀戰友付代價 梁麗幗的傘後掙扎:我一天尚有自由,就繼續做該做的事

2018/10/3 — 19:25

上周五(9月28日)晚,「雨傘運動」四周年,灣仔一間教會舉行名為「黑暗中同行」的聚會。

梁麗幗是當晚首位分享嘉賓,面對台下逾百人,一向沉穩的她顯得有點緊張,「今日是9月28日,離開四年前,已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2014 年,她以港大學生會會長身分,走在 79 日佔領運動的前線。

傘運落幕後,有志當大律師的梁麗幗回校繼續學業,年多前加入本地律師樓全職工作,現正半工讀法學專業證書(PCLL)。但這不代表她從社運圈抽身。過去一年,不少傘運及旺角騷亂的抗爭者被檢控,她多次以辯方律師團隊身份在庭列席。

廣告

梁麗幗為審訊準備時,總會重看事發片段,翻看當年一幕幕經過,想到他們因抗爭被捕而付上代價,面對長達數十日的審訊、甚至陷獄,承受巨大壓力,自己卻能繼續學業,她不時有此感想:「點解同樣地,我也有做過類似事情,但他們要面對這樣大的壓力、法庭長達數十日的聆訊?」

縱全力參與傘運,卻暫未需要面臨審訊,梁麗幗說不知能否用幸運去形容。但此刻仍然自由的自己,除了旁觀戰友受苦,還可以做什麼?傘運四年,梁麗幗在想。

廣告

山竹後想起盧建民

「黑暗中同行」分享會於灣仔「紅磚教堂」、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舉行。四年前同一夜,這裡是不少示威者的聚頭地。警方當晚發放 87 枚催淚彈,這間當時由袁天佑牧師領導的教會,決定開放禮拜堂,讓示威者暫避休息。

四年後今日,教堂的銀幕上投射出一頁又一頁的名單,顯示因參與佔領運動和旺角騷亂,而被檢控或曾入獄的名字,當中有為人熟悉的,也有不少普通市民的名字。

在梁麗幗眼中,這些因參與佔領或 2016 年旺角騷亂而被檢控的被告,不少都很勇敢及有理想,「要他們去承擔這樣的後果,我覺得是十分不公平。」

最後,銀幕上投射出 25 位目前在囚人士名字,包括被判暴動罪、分別被重判囚六年和七年的梁天琦和盧建民,在場十數位牧者站起來為他們及將面對審訊的人士禱告;教堂內響起一首名為「在黑夜中我們追尋」的詩歌。

今年五月,31 歲的盧建民與 27 歲的梁天琦,同被判暴動罪成。梁麗幗為辯方團隊律師工作,長達五個月的審訊,她一直坐在被告席前方。有時休庭,她還會跟梁天琦耳語、談笑。

資料圖片:梁天琦、盧建民

資料圖片:梁天琦、盧建民

她也對盧建民留下深刻印象。早兩個星期,颱風「山竹」襲港後,全市滿目瘡痍,梁國幗馬上想起這位身體力行推動環保、正身陷囹圄的小市民。雖不曾接受高等教育,行文未必能清楚表達其理想,但他會透過行動 — 例如行山時自發執垃圾 — 表達對這個城市的熱愛。

梁麗幗於是反思:自己尚有自由,應該做什麼?

「如見到風後狀況,他(盧建民)一定會去執垃圾。」她說。「有時我會想起,這些朋友在某些情況會做些什麼,然後再想想,自己可以怎樣做?」

雨傘留下了什麼

傘後四年,香港政治氣氛已變,政府處處以威權壓迫,但仍然為社會不公而憤怒以至發聲的人,愈來愈少。過去幾年,梁麗幗當上港大宿舍導師,盡力向來自不同國家的宿生分享傘運經歷。雖然很多時候不知從何說起,被牽動的情緒也令她有時說得雜亂無章,不過這些外地學生的反應,卻令她感動。

「部份學生來港讀書,是因為四年前看了有關雨傘運動的新聞。他們雖從未踏足香港,來港四年也只不過是過客,但也想來這地了解,當年學生為何會這樣做。」她道:「他們會問我,能否在港大學生會當幹事,為香港民主出一分力?」

「我們做的事情永不足夠,但仍很希望告訴他們,不要因為這無力感,而令他們心中這團火也失去。」

她認為在這「後雨傘」時期,很多香港人都似在無盡頭的隧道中摸索前行,沒有看到出口,也不知有什麼可以做。加上很多政治行動都遭遇拘捕和檢控,參與社會運動的代價相較數年前為高,要發動像傘運一樣大型政治運動,基本上不可能。

傘運四周年集會,人數不如往年

傘運四周年集會,人數不如往年

縱使香港的言論和結社自由不斷收窄,但梁麗幗認為香港情況仍未到「臨界點」,「對整個社會未夠震憾,他們仍可繼續生活,不受影響」。她指,或者要發生如 2013 年烏克蘭危機 (Euromaiden) 1般的事件,才會激發全民抗爭 ,「整個社會也有鮮明立場,你無得避,一定要在這事上有取態和立場,但香港仍未到。」

傘運四年,記念「雨傘運動」的活動比往年少,往金鐘集會紀念的人數明顯比過去數年少。梁麗幗拒絕過份悲觀。在她眼中,四年前的能量或已轉化,進入另一階段。以「山竹」為例,風後各區市民自發清理垃圾和倒塌樹木,實踐「自己社區自己清理」,她深信是由傘運播下、散落社區的種子。即使大型運動「此路不通」,有心人也可從小議題著手,一步步結集公民力量,水靜流深地保持動力,伺機再起。

「這些種子,是在說明(公民社會)有動員力、有覺醒,大家對身邊不公義的事很敏感,會願意出聲,我覺得這就是雨傘留下的東西。」她說。

與政府談判後,學聯五子向公眾交代。

與政府談判後,學聯五子向公眾交代。

令自己成為更強大的人

梁麗幗自己又如何?

2014 年佔領時期,包括梁麗幗在內的「學聯五子」,與由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為首的「政改三人組」對話。這五名學生中,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前學聯常委羅冠聰,之後都曾成為階下囚。

去年 8 月,周永康、羅冠聰和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因2014 年 9 月 26 日晚的「重奪公民廣場」案,被上訴庭覆核宣判,三人被改判即時監禁,直至今年初終審法院裁定三人上訴得直,維持原審緩刑判決。

2016 年 9 月,梁麗幗接受傳媒訪問時曾提到:「「我真的很怕自己投身了一場運動,不肯定有什麼成果,但很快就看到身邊的人付出了代價。這種感覺很難受,像一個個疊上去的 burden (負擔)。」

他的戰友周永康,明白她心裡的無數糾結,曾在獄中書信,希望開解和鼓勵她:

...但在這樣紛亂的狀態中,我卻更察覺妳身上其中一項十分耀眼的品格。一旦見到各人的差異,便希望拉近各方的距離,縱使這有時非常艱鉅。裡頭無非就是一種對他者的關愛、憐憫,並從中生起一種動力。因看見他人的痛苦而從中重新尋覓自己的位置,又或是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相信不少人對妳都有很大的期望,亦會笑言早晚將會出現梁麗幗資深大律師(笑)!

...有些事情,或許當下未能逆轉,但阻止或減低他們崩壞的速度,並使自己快速成長,都是我們一直在實踐並得著良多之處!在各個領域和價值上,願繼續共同奮鬥,共勉。"

[email protected]壁屋 11-9-2017

梁麗幗說, 目前最重要是在精神上和學識上作好準備,令自己成為「更強大的人」。她承認在傘運期間,在控制壓力方面未如理想,當要作決策時,可能未詳細思考就接納他人想法。大學雙主修政治學與法學、中學時期矢志從政的梁麗幗, 經歷傘運後改變看法 — 她覺得在這時勢,進入法律界更能發揮助力,並期望兩年內成為執業大律師。

現任職律師樓的她,不時要換個身分,接觸以往的社運戰友。「過程中,我感覺好複雜。」她說,有時跟這些「客人」開會,一同回顧現場片段,不少場面她自己也經歷過。「我會想,如果我是今日要面對法庭聆訊的那個人,其實自己心情會係點呢?而點解同樣地,我也有做過類似事情,但他們要面對這樣大的壓力、法庭長達數十日的聆訊,但我自己...…」她微頓,續道:「也不知能否用幸運去形容,但一個客觀的事實是,我不需要、或未需要面對這件事。」

但她始終慶幸自己能在抗爭者被檢控案件中出一分力。

「我有機會去做一些事情,彌補從前做得不夠好的地方。」她說,「我並非感到自責,但我認為是有責任要為他們做些事情。」

對於部份已出獄的朋友找到前路目標,梁麗幗由衷感到高興。仍然在囚的戰友,有人考慮出獄後從政,有人打算繼續為社會公義出力,她也表示支持。「我希望他們成功,縱使我當學生代表時有不稱職,我也可以做一粒好的螺絲,令他們這些夢想實現得到。」

梁麗幗不打算讓無力感停留太久,「我要好好地 prepare 好自己,令自己成為更強大的人。」

「我永遠作最壞打算, 但不希望這心理準備會影響我平日做事。我有一天的自由,會繼續做一天要做的事。」

 

文:Seb

 

註1: 烏克蘭危機 (Euromaiden) :2013年11月21日,烏克蘭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拒絕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導致反對派發起大規模抗議示威,稱為「Euromaidan」(釋作「歐洲廣場」),抗議示威持續數月之久。2014年2月22日,烏克蘭國會表決通過,革除亞努科維奇總統一職,他離開首都基輔,輾轉到達俄羅斯。隨後支持他的親俄地區發生騷亂,同年3月18日自治區克里米亞(Crimea)遭俄羅斯併吞,親俄分裂勢力與烏克蘭政府發生武裝衝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