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政司對梁振英案的總結 令人嘆為觀止

2018/12/21 — 14:18

梁書記一案,ICAC 花了幾年時間才於人事大地震下調查完畢,律政司卻不用外判御用大律師,只用幾行就總結全案,真令人嘆為觀止。

此案兩大要點,一、梁書記收五千萬前,有沒有得到自己合伙人的同意。這點律政司說沒有証據不同意,我倒能夠理解,因為前合伙人或許不想得罪權貴,於是在沒有苦主積極支持下,的確不容易告得入。

(當然,有心告你的話,一樣可以告,你看陳志雲那單 case,TVB 又何嘗想告?)

廣告

二、不申報五千萬,是不是公職人員行為不當。

大家還記得許仕仁案嗎?許仕仁快當政務司前,地產商巧立名目,說是「顧問費」之類的,給了他大概兩千萬,沒有申報,雖然控方不能確實指出許仕仁答應會為那地産商做什麼,但一樣坐監去也。

廣告

梁書記的五千萬,同樣是上任前答應收的,而且更是上任後才收,無論上任前或後亦沒有申報,為什麼結果跟許仕仁差那麼遠?

首要問題,是五千萬究竟是巧立名目,實際是看中他要當特首才給,還是真正的商業決定?

你的公司要賣盤了,買家還要拿錢去請求正想轉行入政府的你,不要吃回頭草,返回測量界跟他競爭,而且還要開宗名義要求日後幫忙,奇怪不奇怪?如果真的是所謂的 golden handshake,又有沒有給其他合伙人,沒有的話,why only you?

如果真的是正常的商業行為,為什麼不申報?許仕仁其中的罪名就是不申報。

律政司說,因為沒有利益衝突,所以不用申報。

什麼時候開始,只有直接利益衝突時才要申報?申報制度是自由選擇的嗎?許仕仁案又有什麼確實的利益衝突?更何況,特首權力那麼大那麼闊,有什麼生意又或者行業他管不到?他對公共工程影響力那麼大,跟承建商之類的公司,怎麼沒有利益衝突?

OK,我沒有機會把整件案件的資料從頭到尾翻一次,可能有缺失,那你就一五一十講清講楚吧。事關如此重大,看來又如此可疑,就這樣一兩頁就算,你還要別人相信香港是法治廉潔的社會?還要別國把香港跟大陸分開看待?是不是有點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