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政司濫控不誠實取用電腦 張達明:終院撥亂反正 惟能否翻案拗過先知

2019/4/4 — 17:30

律政司就「不誠實取用電腦」涵蓋範圍上訴到終審法院但終極敗訴,終院裁定法例只適用於取用他人的電腦,用自己的電腦不會觸犯法例。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今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指政府過往將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當成「萬能鎖匙」,形容終院今次是撥亂反正。對於之前已被判罪成的案件能否「翻案」,張達明認為問題複雜,本港暫無直接案例處理今次情況,具體情況要「拗過先知」。

張達明:終審法院撥亂反正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入學試試題外洩,涉案教師用自己的手機拍下試題外傳,被控不誠實取用電腦,高等法院早前裁定被告用的是自己手機,並非不誠實取用他人電腦,裁定其罪名不成立,結果律政司暫緩所有檢控「不誠實取用電腦」的案件,並上訴到終審法院,要求釐清法例涵蓋範圍。終審法院今日頒布判詞,一致駁回律政司的上訴,明確指任何人用自己的電腦,而不是取用他人電腦,便不會觸犯「不誠實取用電腦」罪。

廣告

張達明今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政府是將不誠實取用電腦的罪名當成「萬能鎖匙」,罪行涵蓋範圍被愈用愈寬,偏離了立法原意。他認為終審法院今次的裁決是撥亂反正,令政府不能再將罪行涵蓋範圍無限擴展。

律政司早前暫緩檢控的不誠實取用電腦案件。張達明如今表示,政府將要因應今次裁決,檢視這些控罪是否仍然適用。若涉案人士是使用自己電腦,政府就要審視能否用其他罪行起訴當事人。

廣告

能否翻案成疑

被問到過去被裁定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成的案件能否「翻案」,張達明形容問題複雜,要視乎具體情況。他解釋若當時人涉案時使用自己的電腦,並一直上訴至被定罪,相信如今已經超出上訴期限,若要「翻案」需要申請逾期上訴。

張達明引用 2006 年終審法院一宗權威案例,在洪燦華一案中表明若單單因有新的權威案例推翻以往對法律的看法,並不構成足夠理由作逾期上訴,除非是涉及特別例外的情況。

在另一宗 1994 年案例上,當時基於樞密院裁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30 條違反《人權法案條例》,上訴庭容許被判罪的人作逾期上訴。不過終審法院在 2006 年一案中,並沒有處理 1994 年上訴庭的做法是否正確。

張達明:認罪者或較易爭取逾期上訴

至於今次是否構成容許逾期上訴的「特別例外情況」,張達明坦言沒有簡單答案。他認為今次並非如 1994 年般整條罪行不再存在,但控罪基礎的確不足以支持控罪,具體情況要「拗過先知」。

「他們能否翻案,其實不能簡單去說,因為暫時未有直接案例處理今次的情況。有法律原則指,需要有特別例外的情況才會批准逾期上訴。但究竟這情況是否構成(特別例外情況),就要有更多資料,待上訴級法庭聽取雙方理據後決定是否批准。」

張達明另指,如果涉案人士使用自己電腦後自行認罪,則可能較容易爭取逾期上訴。他解釋因為若涉案人士承認一項連控罪詳情也不支持的罪行,該認罪將被視為無效。

郭榮鏗:提醒律政司勿亂解法例以達「社會效果」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表示,今次判刑除了解釋清楚不誠實取用電腦定義外,亦是提醒了律政司日後不應胡亂解讀及無限擴大法律條文,以達致所謂的「社會效果」。至於以往案件能否翻案,他認為要視乎判詞是否適用,亦要視乎案件本身,「當然或有些被告當年被錯判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現在因為終審法院判詞,可能推翻當年判決」。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指,過去檢控部門一直因為「貪方便」和懶散,濫用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政府以往將佢無限擴大,係一種貪方便,舉證門檻相對低左,咩都可以放入去」;他形容終審法院的裁決是「正本清源」,裁決後目前積壓涉及不誠實取用電腦的案件將難以處理,政府明顯自食惡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