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政司真係好衰格

2015/7/23 — 19:39

資料圖片:旺角清場

資料圖片:旺角清場

【文:從旺角到高等法院】

這單刑事藐視法庭仲要拖幾耐呀,2015年都不知可否KO到。

廣告

兩個月前接到傳票,得知今天有聆訊,律政司表示會申請,要答辯方在50多日內呈交自己的證據,我那時只是覺得煩,因為又要準備這準備那,好那煩。

但我的律師代表今質疑,這是有刑事性質的案件,一般刑事案件也不會要被告一方先透露自己的證據,而且這並非有利沒利的問題,而是原則問題,不應要答辯人先呈交證據,而法庭應先說明呈交證據與否,又會有何後果。最後,法官將案押後至下月底,到時才處理是否要答辯人交證據問題。

廣告

我心想,律政司真係好衰格。

面對這民事和刑事「撈埋嚟做瀨尿牛丸」的麻煩東東,我真是不知準則如何。

另一霸氣答辯人說不要律師代表,他在庭上向法官表示「搵律師好麻煩」,「我自己對自己的行為好清楚,我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如果你想審我,即管審,希望盡快開庭,唔好拖咁耐」。

我坐在旁細心想「我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意思,是否參與雨傘這場運動,就是公民抗命,就什麼後果,包括法律後果也應無懼地承擔?

但若對方是屈9你呢,又是否什麼也要承擔?你是雨傘中人,但對方屈9你,一句為運動而承擔責任也好像不能說服自己吧?

霸氣先生又問,若輸了官司會有何後果,法官說,可能判囚,可能罰款,都有其他可能性。這也是與各位想反抗的人說吧?

*     *     *

母親大人至今仍是說:「都咗叫你唔好搞事!」被捕後還被她罵得狗血淋頭,吵了很多回。母親大人不是反對爭取民主,只是覺得子女不應作出無謂的投入。我也不是想說服母親,但也不想她擔心。

這大半年,就是不停接收律政司文件、處理法援申請、重看錄影,驚就唔驚,但好煩囉。下堂是31/8。

我常常想起,2014月11月25日的亞皆老街,我對亞皆老街的記憶就只停在那一刻,現在再臨,感覺很怪,車通了,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 作者簡介:在旺角清場之日被捕,之後被帶上法庭,面對政權的壓迫,我們不能退縮。這裡只想和大家分享這個經歷,因為這場一運動不是一人的事,是整個香港的事;作者 facebook page )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