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國王的新衣:希望之所在

2019/6/23 — 21:44

在智能手機的年代,人人都可以是真相的紀錄者。我好驚訝政府樂此不疲地繼續講大話,然後繼續被揭穿,然後繼續講大話,不繼重重複複。前一哥曾偉雄走出來發言,說道歉是一種風土病,只要是履行職責,就無需要承擔責任。從來沒有想過,承擔責任會被視為一種病態,怪不得政府行事作風如此,問責制由此至於都是一套大話。政府沒有人覺得自己有錯,沒有人覺得要檢討,錯的只是大話說得不夠完美,林鄭月娥話:「解說工作不足」。

面對這種上樑不正下樑歪、禮崩樂壞的狀況,生活還有什麼意思?我沒有終極答案,但至少覺得在充滿謊言的世界,我們必須要以徹底的力度真誠地活著。以下有一段學生的感言,經她的同意,轉載分享(改了點錯字):

H:「我已經諗好我人生未來十年唔死要點過,要保持身心健康,體能要好,得閒做苦行。最少要學多兩國語言,睇國際新聞,去下旅行,打通唔同國界人脈,識啲記者、律師、醫生、教會朋友。得閒落社區同阿婆阿伯講國家大事,同啲師奶講下政府壞話議員是非,同啲幼稚園朋友分析好人壞人卡通片,約曬佢地踢波飲茶睇戲畫畫食飯,來個遍地開花。仲要鑑古知今,讀下啲極權統治手法,民主國家弊端,研究下北歐模式,學下基本法律。宜家最重要係考好個DSE,然後考到大學,畢埋業。(我已經諗緊我份IES究竟點做好。)香港政府居然逼到我人生突然咁有希望同目標,就連現代孤獨症同無力感都比佢打破埋,wow犀利。活在咁樣的世界,人生真是好充實喔。」

廣告

H的生活條件不算很好,但卻概括了一個人如何在極權之下真誠地活。首先要健康、要有知識、要不斷學習和改進、要明辨是非、要有社區網絡、要懂得分享和傳播,以個人作為出發點去改變社會。其實說來也是,所謂的希望,不一定是由外在環境提供,而是發現自己還有可以著力的點、還有可以學習和改進的地方。我覺得,這就是希望的所在。

在雨傘運動後,很多人找不到著力的點,生活條件可能問題不大,但意志卻很消沉,甚或變得犬儒。而如今反送中運動走到這裡,香港人發現自己還是可以一巴掌打在極權之上,連登上的年輕人就每日推陳出新地搵辦法解決問題。例如前晚包圍警總,如果不是警察的Call白車鬧劇阻礙,年輕人還可能真的會實踐一次直接民主,即場集體表決去留。然後就開始有討論去檢討當日的行動,想想還有什麼可以改善的地方,然後計劃下一步,這實在讓我嘆為觀止。

廣告

相反,早排陳建波話:「點解要破壞我嘅生活?而家我收成期吖嘛! 」,這種由始至終只想到自己,老來要收成印印腳的人,他的人生可以說是完了,還可以有什麼希望和進步可言?

都說世界是年輕人的,他們已經不斷在進化、不斷成長、不斷解決問題,如果我是那個裸體的國王,我會好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