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悔沒有轉界別的工程師

2016/9/4 — 0:15

【文/N 展仔】

眾多功能組別中,惟獨工程界最不濟,雨傘運動後,每個功能組別都有新生代的議政組織,惟獨是工程界甚麼都沒有變過,因為工程界,求穩定、求和諧、求發展,的確是界別核心主流價值,基本上也不會與同業討論政治,對選舉更是不熱衷。整個界別就連找一位有水平的候選人,挑戰建制派的盧偉國也沒有,實在是工程界及界別選民之悲哀。

過去四年,盧偉國除了反拉布、要求推工程外,其他方面的政績,實在不見得有何突出,也沒有令人深刻的發言,但低水平的醜態倒有不少,由要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點算人數,可否考慮靈魂,就連政改麼重要的投票,盧偉國竟然跟著其他建制派一起「等埋發叔」,實在有辱工程界的名聲。

廣告

工程師日常遇到的問題,盧偉國又提出甚麼解決方法?例如我們做地區小型的,遇到的問題是工人不夠,工程往往有延誤,地區人士及巿民也往往對工程不滿,以致有各種投訴和意見,當中以建制派議員猶其多,個別動輒索取政治好處。盧偉國身為建制的一員,有沒有幫業界向其建制派的友好溝通解釋呢?

又例如,工程界內有青黃不接的問題,未來將有退休潮,盧偉國除了反拉布、推工程外,又有沒有提出甚麼良策解決?年青工程師工時長、待遇欠奉,盧偉國除了反佔中,又有沒有真正了解業界的聲音?

廣告

這些年來,我在工程界投的每一票都是廢票,這個界別從來只是選盲目親政府的舉手機器,只懂一味推工程、反拉布,而沒有想過行業如何健康地發展。這麼多年來,工程界是僅有的一人一票的界別之中,從來沒有改變,從來沒有變天的希望,無論甚麼候選人挑戰,全部都是大比數落敗於建制、中聯辦、政府支持的候選人。

我很後悔沒有轉功能組別,放棄我的工程界一票,改為跟普羅巿民一同選超級區議會。至少在超級區議會,我的一票還有一點用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