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林子健時代的眾志成員被擄事件

2018/9/3 — 15:50

【文:夕覺】

眾志早前高調召開記者會,指兩名成員訪內地期間,被國安帶走盤問。記者會由眾志元老黃之鋒、林朗彥及羅冠聰三人轉述兩宗分別發生在本年三月及八月的案件,聲稱兩名非骨幹成員在內地被國安帶走及扣查盤問,更曾被要求坐「拷問椅」或在手上戴上「測謊機」。眾志表示為了保護有關成員,將會保密成員的身份。由於是次記者會披露的資料片面,而且當事人又未有現身說法,親中媒體及網上藍絲紛紛出擊,直指事件充滿疑點,明顯是眾志自編自導自演,又形容為林子健事件的翻版。本文無意質疑事件的真實性,反而想探討眾志的處理手法及衍生的問題。

危機四伏 欠缺證據 為何仍站出來

廣告

林子健被擄風波可說是泛民主派近年最敗筆之作,民主黨單憑林子健一人之詞,緊急召開記者會,高調指控大陸「強力部門」人員,全城轟動,二十二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聯署要求跟進事件,但不出一日傳真社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林子健隨即由原告變成被告,終被警方落案以涉嫌誤導警務人員罪拘捕。雖然現在案件仍在審理階段,但足以令民主黨神檯級元老李柱銘、前主席何俊仁及明日之星林卓廷兩隻老貓一隻嫩貓齊齊燒鬚,相信整個泛民主派,上至從政者下至支持者,無不吸取這個跟車太貼的教訓。

在慘痛教訓仍未被消化的今天(相信明年年初林子健案審訊時又會被炒作一番),筆者認為,思維尚算正常的從政者都不會再在沒有充足證據下,貿然站出來對國安等部門作出類似指控,畢竟賭上的是全個泛民主派的誠信,就好比伊索寓言「狼來了」,第一次誤警,人們仍會選擇相信,但再三的錯報,只會把人的警覺性消耗掉。因此雖然筆者願意相信事件的真實性,但亦難免好奇為何政治觸覺超凡的眾志會選擇在未能勸服當事人出面指證的情況下,仍執意由三位元老召開記者會,僅以「網絡圖片」「眾志製圖」等信則有不信則無的證據,提出嚴重的指控呢?如此不顧一切的操作,難免令人聯想到他們現時面臨的困局。

廣告

香港眾志 前無去路 後有追兵

自從被褫奪參選資格以來,香港眾志一直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眾志僅成立兩年半卻已被閹割了大半功能,因不能參選而被迫「不再做政黨」,重新定位為「立足民間的政治團體」。說來好聽,但如何保持曝光及影響力卻不是易事,畢竟香港市民都是善忘的,而政治新組織不斷湧現。單看近日眾志就教科書偏頗的記者會沒泛起半點漣漪,就知道眾志的光環正日益減退。民生、政策倡議、地區工作,通通都不是眾志的領域,眾志的強項自始至終,都是政治。

在這個脈絡下,這次記者會就不難理解。縱使前有林子健事件,縱使當事人不願露面,縱使完全沒有實質證據,但記者會仍然是必須開的。整場記者會就只有一個主要訊息:香港眾志是中共的頭號打擊對象。就有如一個在江湖上曾叱咤一時的老前輩,要站出來跟全世界說「我是東方不敗的最大對手」,這不單純是不甘寂寞,而有更實質的用意,要保持響亮的名聲,才有助吸引不畏虎且又想當英雄的初生之犢加入,壯大門派。這樣確實有助眾志保持政治市場的占有率,鞏固其原有支持者,但對整個泛民主派,甚至對民主運動而言,卻是一場災難。

我不殺伯仁 伯仁卻因我而死

眾志強調被扣查的成員非骨幹份子,彰顯中共的歹毒,也鼓動激進派支持者的情緒,但同時亦難免把溫和派、同情者及低度參與者等嚇走。要知道現在正值運動低潮,群眾參與度本已偏低,眾志還要宣揚「現在在香港參與政治示威抗議行動,會面對強力部門這樣的對待」的訊息,大眾自然會想:現在局勢的險惡,就連當個小小後勤都會出事,沒有被捕被扣留的覺悟就不要站出來。而泛民主派的其他領袖,為了道義,為了團結,斷不能站出來主動解釋:「其實我們大部分成員,以至領導層都能安全出入內地,大家不用怕,參與運動都有很多不同層面,當個後援還是很安全的。」如此局勢,激進派損失不大,倒是溫和派又當了苦主。

還有一點較少人提及的,就是眾志對兩位當事人的道德責任問題。雖然眾志元老在記者會上,聲稱兩位當事人為公眾知情權而願意公開事件及承擔風險,但作為負責任的從政者,若真心為二人安危去考慮,則應勸導並在二人願意公開身份後,才召開是次記者會。回想當日協助林榮基的何俊仁急於召開記者會,無非是希望公開事情後,以輿論壓力阻止國安再次出手,以保障林榮基的安全。反之,在沒有揭露當事人身份的情況下公開事件,令兩名當事人公然違反國安要求的保密保證書,而公眾因不知當事人身份,未能靠公眾輿論監察去保障當事人,倒是直接置他們於危牆之下。

煙花璀璨 抑或 滴水穿石

眾志賭上不少的召開記者會,結果呢?五個字:雷聲大雨點小。本文撰寫之時,眾志記者會已過了快將一星期,反應可謂水靜鵝飛:媒體當天雖有報導,但眾志披露的內容之少令其難以後續跟進;泛民主派平日最喜歡發動聯署聲明以示團結,但今次完全沒有絲毫行動;唯一有迴響的,應該就是建制派,上至議員下至網民,簡直是停不了的挖苦與譏諷。身為民主派支持者,筆者看見這個局面,甚為欷歔。

筆者曾是學民思潮的支持者,亦曾對後來的眾志寄予厚望。以前是敬佩學生的勇往直前及不顧一切,但經過了這些年的多場運動,從反國教到佔中,再經歷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筆者覺得如今香港需要的並不是只會硬碰硬的反對派,而是懂得委曲求全保存實力的政治家,既然眾志諸位選擇當個政治人,那就要有政治人應有的承擔,進退有度。與其當璀璨的煙火,不如成為可穿石的滴水。

 

作者自我簡介:塵世中一迷途小書僮。在世事紛亂的今天,與其事事計算,倒不如選擇聽從心之聲音,本著初心行走天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