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6/15 - 21:13

後殖民時期

這張照片來自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的 Facebook,在 2019 年 6 月 11 晚上,她寫道:「金鐘地鐵站好多警察,將年輕人㩒埋牆罰企,一字排開咁查身份證,查完又唔俾人走,擺喺到示眾。有睇唔過眼的市民行埋兩步影相,都俾啲警察鬧。現場消息話,有近一半俾人查嘅年輕人係喺金鐘地鐵站 lobby 等埋朋友一齊過政總祈禱會的基督徒,另有一半係圍觀駁咗兩句嘴嘅市民。」

這張照片來自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的 Facebook,在 2019 年 6 月 11 晚上,她寫道:「金鐘地鐵站好多警察,將年輕人㩒埋牆罰企,一字排開咁查身份證,查完又唔俾人走,擺喺到示眾。有睇唔過眼的市民行埋兩步影相,都俾啲警察鬧。現場消息話,有近一半俾人查嘅年輕人係喺金鐘地鐵站 lobby 等埋朋友一齊過政總祈禱會的基督徒,另有一半係圍觀駁咗兩句嘴嘅市民。」

話說在殖民統治時期,自「抵壘政策」取消後,港英政府強逼香港人攜帶身份證,而警方截查市民身份證的比率也大大增加。按警方數字,自 1980 年 11 月 25 日至 1982 年 9 月 10 日止,曾截查 15 歲以上市民的次數,達到 1,101,242 人次。

警方截查行動太過頻密,令市民極度不習慣,經常有人忘記帶身份證而被檢查,也加大了法庭的工作量。

當時有法官指出,雖然法例要求每人也攜帶身份證,但警察不應無緣無故截查市民。

廣告

一位在銅鑼灣法庭主審、名叫威爾遜的法官說道:「警方只有權截查可疑人物,而非一般市民。」該法官在 1981 年 11 月後數月之內,把三百多名忘記攜帶身份證的市民即時釋放,並不判任何罰款。

殖民時期(注)的法官,對於警方濫權搜證,一於實行「你有你捉人,我有我放人」的態度。

及後殖民時期的港英政府再行修例,其中增加了以下查證時的條件:

一,持證者若能在 100 米範圍內出示身份證,也算是「隨身攜帶」。
二,警方必須有充分理由,才能截查市民身份證。
三,截查的理由包括,有跡象懷疑當事人為非法移民。
四,有跡象懷疑當事人有非法活動。

說起來世事真的很可笑,在殖民時期,香港人感到被政權尊重,而本身有制度歧視(institutionalized discrimination)的殖民政權,面對民間聲音,也不敢完全橫行無忌。

為甚麼香港人在殖民政權下,會強烈感到自己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反而在殖民後的時代,卻感到真正的後殖民主義?

(此文的資料及數據,來自鄭宏泰及黃紹倫的《香港身份證透視》,三聯出版,2004 年。)

注:殖民時期指的是英國管治香港的實際年期,而不是按聯合國在 1971 年的「第 2908 號決議」來判定。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