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緊急情況》時期

2019/8/29 — 12:57

《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確是一個帶滿惡菌的潘多拉盒。說穿了,是在香港實行一段沒有人權和法治的時期。

林鄭窮了之前的方法嗎?

林鄭和警務處處長一直強調用最低武力處理示威場面。筆者聲明不同意以武力手段解決政治問題,但已有不少藍絲學者建議港府將武力升級,對付最前線的示威者。

廣告

香港警察被林鄭和中聯辦政治化後,在處理人群控制的手法十分窩囊。這是人的問題,因此,不見得警隊在後《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實施後忽然聰明起來。

雨傘運動

廣告

警隊在雨傘運動中有大批的示威者自首資料,這些資料對政府是沒有用的,因為在禁制令案件中,法官表明不同意用法院處理政治問題。事實上在反送中運動至今的兩個多月,正式拘捕的有八百多名示威者,但看來完全沒有阻嚇作用。因此,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增加拘捕示威者人數未必有效。明顯地,林鄭無法拉哂所有前線的或有被捕前科的示威者。

警隊質素

目前的警隊表現似乎問題是質素訓練。各地的警隊都有一套有系統的防暴守則,只要他們依樣劃葫蘆,示威者是很難招架的,尤其是當警隊使用橡膠子彈驅散人群。

我看,首先警隊不想為林鄭賣命;其二,他們不趕絕示威,示威活動令他們收多些補水。人的最終動機很多時是為了錢,這情況在國內的維穩人員中已出現。

兩個類比

筆者認為林鄭試圖啟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好比一個不善炊的主婦,在第一個爐頭未開盡時,或開最低火力時,投訴它火力不夠,去找更大的爐頭。

或者如一個主婦未吃完一包已開啟的牛扒,又走去開另一扮未解凍的牛扒,可想而知,她是劣婦難為有米炊。

回應網上批評

網上的主催青年人繼續衝的似乎對筆者十分不客氣。大部份是辱罵,主要是說我意見陳舊,收嗲當幫忙。假若他們說得對,這些文章當然是垃圾文章,沒人理會的。既然害不到任何人,這些網絡打手又何必浪費筆墨呢?根據孫子兵法,沒有一條是教人永遠地向前衝的。

筆者行文有兩個原則,一是說出自己意見;二是解釋理由。

現在網絡五毛不斷運用德國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理論:「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他們叫異見聲音收嗲,就是不想被別人戳穿,因而筆者很難找到一篇需要回應的留言。

以下的一則可以討論。筆者的文章《禮失求諸野》被網絡攻擊,它們的主要指責是說筆者想搞大台。

不曾發生的事情必有原委

運動至今未出現大台,未來也看不出有大台的出現。當中的客觀原因很多,當中的一點是香港社運缺乏人才。筆者不會天真地認為寫幾篇文章就會出現大台,筆者的《禮失求諸野》文章的中心思想是,香港的示威行動反對聲音將延續至少數年,所以應未雨綢繆,組織海外聯席。筆者無意介入實際運作,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由之到這些現代戈培爾水平之低,連別人的文章重點也看不明。

筆者不介意論戰,只是找不到一篇認真的反對意見。網友 Yuki Lamb 逐點反駁筆者文章,筆者多謝她,並逐點回覆如下:

Yuki Lamb 留言:

1. 「携槍分析,大至同意。」

2.「黨鐵稱號並非全無根據。關閉衆多車站行動,完全係回應黨組織報呼喚,目的昭然。黨鐵稱號,既提醒港鐵已經開始逾越文明社會界限,亦簡單向公眾綜合描述港鐵行為。」

答:Yuki Lamb解釋:「港鐵完全聽命於中央,所以稱它為黨鐵合理。」筆者無法得出這「完全」的結論,但她行文稱「提醒港鐵」,筆者同樣這點。

3.「破壞收費亭,因為紅隧是官產,收少些隧道費總好過堵塞。」

Yuki Lamb指:「紅隧收費亭不是觀感上大問題。紅隧是官產,非私人產業。官方小收隧道費,總較出入口堵塞,較少引起公眾不便。」

筆者認為政府資產不等於破壞合理,而且破壞行為不見得政府少收的費用數額很少,看不到有何實質意義。

4.Yuki Lamb表示:「藍/白衣人和該店舖係同源,相信示威者係知得很清楚才去搗亂。如果有人無理去傷害你嘅生命,但你得不到政府保護,你會 take steps 去保護自己嗎?」

答:「破壞這店舖是事後報復與自己保護自己生命的康德原則不符。」

5.Yuki Lamb表示:「5.智慧燈柱問題。你應知道政府很多不合乎民意政策,都是倚仗立法會保皇黨人數佔多而強行通過。你同意議會嘅制度暴力?你仍然以為現目文官制度仍是中立行事?未免太天真。」

答:「智慧燈柱經過很多層文官執行,說大陸安插了部件,等同認為這批文官集體作假,因而是攻擊香港政府的整個公務員制度。

這與 Yuki Lamb 的立法過程不公是兩碼子事。筆者認同現時建制派壟斷立法會是今次不滿根源之一。」

Yuki Lamb 表示:「6. 六七暴動,遍地土製炸彈,歷時 2 年,無孤死者數十,受傷 5 百餘。你將它類比為今天年輕人於警民衝突中遭毒打嘅反送中行動,係極為不合理。左派只是藉工人運動將文革引進香港,你何必美化為青年工人運動。」

6.答:「筆者沒有美化六七年反政府運動。筆者只想指出兩者有共通之處。

  1. 反送中的勇武與六七年暴動主體同樣地希望回歸到之前的政治體制,六七年是返大陸,今天的是回到英國。
  2. 兩者的理想政府都不想收留這批示威者。
  3. 兩者都出現激烈的街頭抗爭,而且,參與六七年示威的青年工人並非全是左仔。
  4. 兩者都受到警察的殘酷迫害,六七的警察暴力遠遠超出今天。」

Yuki Lamb表示:「7. 解决香港問題,並不複雜,只須依原有管理系統,合理而 faithfully 執行决策。如果領導層找不到聰而穩妥策略,就交由市場機制處理好了。問題係共產黨意識作崇,那就會變得一團糟。」

答:「7.筆者看不到林鄭政府依原有特區管治系統辦事可以化解今天社會危機。剛相反,反送中的特殊形態似乎在香港從未出現過。Yuki Lamb 提出的巿場機制不明所以,香港今天的問題不是香港政府高層的共產黨意識作崇,而是共產黨不肯放手港人治港,釀成不可收拾的亂局。」

2019 年 8 月 2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