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7/24 - 14:04

得來不易的連儂牆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難道香港連言論自由都容不下?

麗港城巴士總站外的高牆,是連儂牆設立的地方。事前,街坊精挑細選,即使我等是業主,亦避免在屋苑內設置連儂牆,免得被人以任何理由清除。這個站外高牆,是政府物業,只有食環署、地政總署的人員可以清理。若有任何人等清除、破壞或撕走牆上帖文,屬於刑事罪行,可被檢控。

即使如此,街坊仍然相信麗港城比較文明,會尊重彼此意見,和而不同。然而,在首輪義工抵達之際,便覺九巴多派兩架私家車停在總站以外,並有一男一女職員從旁監視。由於沒有異樣,我等便繼續貼牆。當然,砌牆之前,有司機出言恐嚇、爆粗要來破壞,由於尚未動工,暫且不論。

廣告

大概晚上八時正,街坊拿著 Post-it、膠紙及包書膠等,開始砌牆。其中參與的年青人,二話不說就疊羅漢,高懸「麗港城連儂牆」六隻大字,令我深受感動。

未幾,一對父子前來表達不滿。父親年約六、七十,怒火中燒,就說「我不要見到連儂牆」,兒子攔下父親,再說政治不應進入屋苑。我大惑不解。期間,一名記者拍攝交涉過程,被兒子要求出示記者證,又要求刪除影片,再要求拿咭片。經過一輪解釋以後,記者智退父子,尚且和氣收場。不過,我們感受的,是有人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不理解,旁邊的街坊亦感受到壓迫,令我稱奇。

父子散去後,又發現街坊在專頁留言,聲稱有子有女,並爆粗責罵,說麗港城不要連儂牆。然而,自己卻沒教養,連言論自由也容不下。

其實,或許你有沒有想過:《逃犯條例》修訂,或許你認為事不關己;警察暴力,或許你覺得與我何干。然而,當官商鄉黑合謀,無差別毒打香港市民。昨日元朗,明日麗港,怎麼可以置身事外?況且,惡法、警暴及官商鄉黑,其禍根在於政制改革。若無雙真普選,香港必會淪為中國一縣,毒奶粉、豆腐渣、假疫苗,將會充斥我城。到時,受苦的是你的子孫。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努力後,約九時半,街坊已砌出一個雛型。雖沒有大埔的那麼宏偉,麗港城連儂牆又被兩度摧毀。可是,今晚看到很多愛香港的街坊,在盛暑揮汗幫忙,也是值得的。期望麗港城連儂牆,將不會被人破壞。六大訴求,將會不久後逐一兌現。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