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一而終,捍衛傳統

2015/11/4 — 11:09

(港大被去殖化與「港大為中國而立」部署已久,本文作者曾於 2013 年 3 月 18, 19, 21, 22 日在主場新聞發表四篇文章,以下為第四篇,特此重刊。)

2012年12月13日,我知道這幾天是畢業禮,特地回到香港大學,一心想看看陸佑堂鐘樓頂上的 「明德格物」校旗。周圍都沒有校旗,同學們照樣歡天喜地拍照留念。在陸佑堂門外右側,樹立了一個 Class of 2012彩牌,上面的校徽縮得很小,幾乎看不真 「明德格物」的校訓。而旁邊多了一個口號: “Knowledge · Heritage · Service” ,下面是中文: 「知識 · 傳承 · 服務」 。

廣告

港大是不是預埋伏筆,要用「知識 · 傳承 · 服務」 這樣行貨的口號去取代百年古訓,然後逐步取締校徽?是盾頂的英國獅子太礙眼,惹人懷舊? 也許,我患上職業病過敏,以前見得太多商品、公司,轉名、轉 logo逐步 phase out。

廣告

知識和服務,我懶得去理。傳承,我有話說。當日見到這官方彩牌,我很悲痛,我覺得它不尊重港大傳統,刻意低調處理某些不能或缺的設計元素。當時很多畢業同學輪流在這彩牌前面拍照,我舉起相機準備,還未調較好,他們已經禮貌地讓出空檔。我移左移右揀角度取景,身後漸漸排滿同學,但仍然很安靜地等我。拍完後,身旁一位教育學院女同學說,以為還要等我的子女入鏡。我說不不,我只是路過的老畢業生,恭喜,幸會,便黯然離開。

其實我很想跟這群年輕人訴說我的感受,和他們分享傳承的真正意義。但他們和我隔了一個世代,會理解嗎?會關心嗎?百年古訓都可以刻意被淡忘,再隔多一個世代,老畢業生都歸西,港大再傳承甚麼?

有些傳統,未必有正式的文字或圖片記錄,未必可以承接下去。尤其是有關港大懸掛校旗的 「古老習俗」,即使翻開港大的官方禮儀守則也未必能重整歷史。我不清楚香港大學傳訊及公共事務處引用的禮儀守則是甚麼年代的本子,但他們說掛校旗已經按足本子辦事:

2013 年 3 月 16 日為港大奠基日 (Foundation Day),一如往年,大學在本部大樓懸掛了國旗、區旗和港大校旗。這是根據大學的禮儀守則,在三個特定日子掛旗,即 3 月 16 日奠基日、7 月1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及 10 月 1 日國慶日懸掛三旗。圖示掛旗的基本規格照片,三枝旗幟分別為:國旗懸掛於中間的鐘樓上,其東面塔樓上懸掛區旗,西面塔樓上懸掛港大校旗。(港大回應全文

所謂一如往年,肯定是回歸以後的十五年。我的年代可不是這樣。以下,我將寫下我的口述歷史,年份是 1971 到 1974,以我親眼見過的 「古老習俗」,來對質一下港大懸掛校旗 「一如往年的禮儀」。

我對港大校旗懷有深厚感情,是真的。我讀中文系(現在的中文學院),中文系在陸佑堂西翼頂樓。(那時我們叫陸佑堂,現時他們叫本部大樓。) 上了中文系,直出走廊盡頭,推開門,就是屋頂天台。(記憶中,天台地面鋪大格紅磚,現在似乎是蠟青之類的深色防滲物料。) 除了逃學的日子,幾乎每次回校我都一定上天台。有時遠眺維多利亞港,有時看着鐘樓頂上的校旗思前想後。秋涼的日子躲在塔樓裏看書,就是他們現在要掛校旗的小塔樓。 有風的日子就放風箏,每次中文系的秘書見到都出來叫停。

我再鄭重說一次,除了逃學的日子,每次回校,都有「明德格物」校旗,是正中的主塔、正正鐘樓頂上。我不可能說得更明白,這就是我的口述歷史。

港英旗有沒有見過?絕少,但有,大概只是皇室要員訪港之類才掛一天。印象中曾經掛在小塔樓,絕對不會在鐘樓頂。

回歸之後,舊傳統通通要改,港英禮儀通通要反,按新本子辦事,我無話可說。我只是提醒香港大學的主事人:將五星紅旗掛在主塔,就等如百周年慶典安排李克強坐禮臺正中,是獻媚,會令群情洶湧的。再假設,萬一國內出現新政權,有新國旗,主塔就要換旗?我重複,那只是假設,萬萬不可能發生。只是想你撫心自問,甚麼叫朝秦暮楚,甚麼叫從一而終。港大守住行政獨立,才有學術自由,懂吧?

然則,又不是要你將五星紅旗下半旗掛在國殤之柱面前。校旗、國旗、特區旗都可以掛在陸佑堂。只是提醒你,我們中國人有所謂定位致和之道:「各得其所,各安其位。」 你一向深明和諧之道,你懂的。

適逢 3.21 國際詩歌日,拋磚引玉,願港大師生共勉。

《2013.03.16 港大奠基日觀旗有感》

序: 我是港大 74 年畢業生。在校三年來 (當時是三年制),陸佑堂的鐘樓頂每天都掛着綠色的明德格物校旗,除非打大風落大雨,否則它一定在那裏,直至下午六點前才卸下,第二天它都一定比我早起。

是那年開始不掛校旗,我無從稽考。現在推斷,應是回歸之後,明德格物校徽頂部的英國獅子觸犯禁忌。

去年年底返港,逗留三個月,上港大不下十次,沒有一次見過綠色的明德格物校旗,連畢業禮那幾天也沒有。離港前託朋友留意 3 月16日,港大奠基日應該掛校旗。朋友發來的照片,鐘樓頂沒有綠旗,只有五星紅旗。

我終於明白,荷花池畔的孫中山先生銅像和 「我有如遊子歸家」 綠色大條幅原來早有預見,所以背向陸佑堂,不肯北望神州。 

當綠色的尊嚴被褪下 
我是否感到驚訝
當紅色的獻媚在飛揚  
我是否感到悲傷

五星可以偷天換日
說甚麼明德格物
百年校慶嚴防佈陣
說甚麼至善親民

盧押奠基   百有三年
古訓丟人眼前
逸仙遊子   有如歸家
空對一池荷花

如果我還有那面綠旗
誓再穿越帶刺的鐵網
物換星移 
還看雄獅慓悍

 

發表意見